唐诗三百首,寒山寺古钟今何在

2019-09-04 21:11栏目:新闻中心
TAG:

图片 1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首七绝是唐代诗人张继吟咏苏州寒山寺的绝唱。而寒山寺也由于张继的吟咏成为名扬千古的游览圣地,就是在日本也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不但我国历代各种唐诗选本和别集将张继的《枫桥夜泊》选人,连日本的小学课本也载有此诗。可见诗名之盛。特别是使张继写出声情并茂诗句的那口钟,使中外游客无不为之向往。日本游客每年在岁末之夜都要专程到寒山寺聆听“夜半钟声”,并以此为荣。有趣的是:因为张继诗中提到了“夜半钟声”,竟引起了一场持续到清代的笔墨官司。
  宋代著名文学家和诗人欧阳修在《六一诗话》一书中指责张继“贪求好句而理有不通,亦语病也”,因为“句则佳矣,其如三更不是打钟时?”但他的指责却受到后人的普遍反对。南宋叶梦得在《石林诗话》中说:“盖公未尝至吴中,今吴中山寺实以夜半打钟。《唐诗纪事》曰:此地有夜半钟,谓之无常钟。继志其异耳,欧阳以为语病,非也。”《学林》、《诗眼》、《遁斋闲览》等书也都证明苏州寺庙有夜半敲钟的习惯。《苕溪渔隐丛话》、《野客丛书》等还引了不少唐代诗人如白居易、温庭筠、王健等人咏苏州夜半钟的诗句。直到清代,《渔洋诗话》、《全唐诗话续编》等书还在批评欧阳修的主观臆断。其实,历代诗人墨客到寒山寺游览后留下的诗句中,仍然可以发现寒山寺一直是夜半敲钟的,像宋人陆游“客枕依然半夜钟”、明人唐寅“客船夜半钟声渡”、清人王士禛“疏钟夜火寒山寺”等。由此看来,欧阳修的批评指责实在是想当然的主观臆断。由于这场笔墨官司的渲染,寒山寺真成了“寺以诗显,钟以诗名”的游览胜地了。然而,使张继诗兴大发和使历代游人慕名而来的这口古钟如今何在呢?为什么现在寒山寺只有一口清代所铸的钟和一口日本钟呢?说来有趣,历经沧桑的寒山寺已经数易其钟了。寒山寺原名妙利普明塔院,初建于南朝梁天监年间(502~519 年)。这口钟也是当时所铸。到唐代,据《清一统志》载:“相传寒山、拾得尝至此”,才改名为寒山寺。寒山、拾得都是唐时高僧,皆有诗集传世。至元朝末年寒山寺毁于战祸,以后虽经多次修建,却屡遭火灾,日趋败落。那口有名的古钟也不知去向。这口钟据说声音异常宏亮,夜深人静时敲起来,连十几里外的苏州城内也能隐约听见。寺庙里是不可无钟的,所以到了明代嘉靖年间,本寂掸师又主持建楼铸钟。大画家唐伯虎曾写了一篇《姑苏寒山寺化钟疏》,记载了化缘募钟的始末。他的好友文征明还手书张继《枫桥夜泊》刻碑立于寺内。但没有多久,据《寒山寺志》记载:“钟遇倭变销为炮”,文征明的手书诗碑也毁于火。直到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江苏巡抚陈夔龙才重修寺庙,并又铸了一口大钟。著名文人俞曲园在《重修寒山寺记》中说:“堂之西尚有隙地,乃构重屋,是曰钟楼,铸铜为钟悬其上,以存古迹。”这口钟今天仍然悬于寺内西侧的八角钟楼上。俞曲园还补书了张继的诗,这块碑刻也陈列在寒山寺的碑廊里。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口清钟铸成的同时,日本各界人士募捐集款,由小林诚义等一批日本优秀工匠精心制作,铸成一对青铜奶头姐妹钟,一口悬于日本馆山寺,一口送到苏州寒山寺悬于大雄宝殿内,同时还移来一批樱花。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侯爵还亲自撰写了铭文和铭诗刻于钟上。其铭诗云:“姑苏非异域,有路传钟声。勿说盛衰迹,法灯灭又明。”反映了日本人民对中国人民及寒山寺的友情。寒山寺建成至今已历1400余年,古钟佚、明钟毁,现在只有清钟与日钟互为辉映、声韵长存了。
  那口珍贵的古钟究竟哪里去了呢?这个谜已经有人揭示过了。康有为在庚辰年(1880年)二月二十五日到苏州寒山寺游览,看到古钟早佚,明钟又毁,大为感慨,写下了一首七绝:“钟声已渡海云东,冷尽寒山古寺枫。勿使丰干又饶舌,他人再到不空空,”在题款中又云:“唐人钟已为日人取去。”
  康有为博学多览,所云必有所据,可惜未点明出处。无独有偶,日本人也认为古钟流人日本。伊藤博文在赠钟铭文中说:“姑苏寒山寺,历劫年久,唐时钟声,空于张继诗中传耳,尝闻寺钟转入我邦,今失所在,于山田寒山搜索甚力,而遂不能得焉。”他究竟据何“所闻”,于今也无从查考,真是令人十分惋惜。或许有一天,谜底终被揭示,古钟重见天日,不但与张继之诗珠联壁合,也可为中日友谊的一段佳话。
  (朱小平)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首七绝是唐代诗人张继吟咏苏州寒山寺的绝唱。而寒山寺也由于张继的吟咏成为名扬千古的游览圣地,就是在日本也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不但我国历代各种唐诗选本和别集将张继的《枫桥夜泊》选人,连日本的小学课本也载有此诗。可见诗名之盛。特别是使张继写出声情并茂诗句的那口钟,使中外游客无不为之向往。日本游客每年在岁末之夜都要专程到寒山寺聆听夜半钟声,并以此为荣。有趣的是:因为张继诗中提到了夜半钟声,竟引起了一场持续到清代的笔墨官司。 宋代着名文学家和诗人欧阳修在《六一诗话》一书中指责张继贪求好句而理有不通,亦语病也,因为句则佳矣,其如三更不是打钟时?但他的指责却受到后人的普遍反对。南宋叶梦得在《石林诗话》中说:盖公未尝至吴中,今吴中山寺实以夜半打钟。《唐诗纪事》曰:此地有夜半钟,谓之无常钟。继志其异耳,欧阳以为语病,非也。《学林》、《诗眼》、《遁斋闲览》等书也都证明苏州寺庙有夜半敲钟的习惯。《苕溪渔隐丛话》、《野客丛书》等还引了不少唐代诗人如白居易、温庭筠、王健等人咏苏州夜半钟的诗句。直到清代,《渔洋诗话》、《全唐诗话续编》等书还在批评欧阳修的主观臆断。其实,历代诗人墨客到寒山寺游览后留下的诗句中,仍然可以发现寒山寺一直是夜半敲钟的,像宋人陆游客枕依然半夜钟、明人唐寅客船夜半钟声渡、清人王士禛疏钟夜火寒山寺等。由此看来,欧阳修的批评指责实在是想当然的主观臆断。由于这场笔墨官司的渲染,寒山寺真成了寺以诗显,钟以诗名的游览胜地了。然而,使张继诗兴大发和使历代游人慕名而来的这口古钟如今何在呢?为什么现在寒山寺只有一口清代所铸的钟和一口日本钟呢?说来有趣,历经沧桑的寒山寺已经数易其钟了。寒山寺原名妙利普明塔院,初建于南朝梁天监年间(502~519 年)。这口钟也是当时所铸。到唐代,据《清一统志》载:相传寒山、拾得尝至此,才改名为寒山寺。寒山、拾得都是唐时高僧,皆有诗集传世。至元朝末年寒山寺毁于战祸,以后虽经多次修建,却屡遭火灾,日趋败落。那口有名的古钟也不知去向。这口钟据说声音异常宏亮,夜深人静时敲起来,连十几里外的苏州城内也能隐约听见。寺庙里是不可无钟的,所以到了明代嘉靖年间,本寂掸师又主持建楼铸钟。大画家唐伯虎曾写了一篇《姑苏寒山寺化钟疏》,记载了化缘募钟的始末。他的好友文征明还手书张继《枫桥夜泊》刻碑立于寺内。但没有多久,据《寒山寺志》记载:钟遇倭变销为炮,文征明的手书诗碑也毁于火。直到清光绪三十二年,江苏巡抚陈夔龙才重修寺庙,并又铸了一口大钟。着名文人俞曲园在《重修寒山寺记》中说:堂之西尚有隙地,乃构重屋,是曰钟楼,铸铜为钟悬其上,以存古迹。这口钟今天仍然悬于寺内西侧的八角钟楼上。俞曲园还补书了张继的诗,这块碑刻也陈列在寒山寺的碑廊里。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口清钟铸成的同时,日本各界人士募捐集款,由小林诚义等一批日本优秀工匠精心制作,铸成一对青铜奶头姐妹钟,一口悬于日本馆山寺,一口送到苏州寒山寺悬于大雄宝殿内,同时还移来一批樱花。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侯爵还亲自撰写了铭文和铭诗刻于钟上。其铭诗云:姑苏非异域,有路传钟声。勿说盛衰迹,法灯灭又明。反映了日本人民对中国人民及寒山寺的友情。寒山寺建成至今已历1400余年,古钟佚、明钟毁,现在只有清钟与日钟互为辉映、声韵长存了。 那口珍贵的古钟究竟哪里去了呢?这个谜已经有人揭示过了。康有为在庚辰年二月二十五日到苏州寒山寺游览,看到古钟早佚,明钟又毁,大为感慨,写下了一首七绝:钟声已渡海云东,冷尽寒山古寺枫。勿使丰干又饶舌,他人再到不空空,在题款中又云:唐人钟已为日人取去。 康有为博学多览,所云必有所据,可惜未点明出处。无独有偶,日本人也认为古钟流人日本。伊藤博文在赠钟铭文中说:姑苏寒山寺,历劫年久,唐时钟声,空于张继诗中传耳,尝闻寺钟转入我邦,今失所在,于山田寒山搜索甚力,而遂不能得焉。他究竟据何所闻,于今也无从查考,真是令人十分惋惜。或许有一天,谜底终被揭示,古钟重见天日,不但与张继之诗珠联壁合,也可为中日友谊的一段佳话。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首七绝是唐代诗人张继吟咏苏州寒山寺的绝唱。而寒山寺也由于张继的吟咏成为名扬千古的游览圣地,就是在日本也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不但我国历代各种唐诗选本和别集将张继的《枫桥夜泊》选人,连日本的小学课本也载有此诗。可见诗名之盛。特别是使张继写出声情并茂诗句的那口钟,使中外游客无不为之向往。日本游客每年在岁末之夜都要专程到寒山寺聆听夜半钟声,并以此为荣。有趣的是:因为张继诗中提到了夜半钟声,竟引起了一场持续到清代的笔墨官司。 宋代着名文学家和诗人欧阳修在《六一诗话》一书中指责张继贪求好句而理有不通,亦语病也,因为句则佳矣,其如三更不是打钟时?但他的指责却受到后人的普遍反对。南宋叶梦得在《石林诗话》中说:盖公未尝至吴中,今吴中山寺实以夜半打钟。《唐诗纪事》曰:此地有夜半钟,谓之无常钟。继志其异耳,欧阳以为语病,非也。《学林》、《诗眼》、《遁斋闲览》等书也都证明苏州寺庙有夜半敲钟的习惯。《苕溪渔隐丛话》、《野客丛书》等还引了不少唐代诗人如白居易、温庭筠、王健等人咏苏州夜半钟的诗句。直到清代,《渔洋诗话》、《全唐诗话续编》等书还在批评欧阳修的主观臆断。其实,历代诗人墨客到寒山寺游览后留下的诗句中,仍然可以发现寒山寺一直是夜半敲钟的,像宋人陆游客枕依然半夜钟、明人唐寅客船夜半钟声渡、清人王士禛疏钟夜火寒山寺等。由此看来,欧阳修的批评指责实在是想当然的主观臆断。由于这场笔墨官司的渲染,寒山寺真成了寺以诗显,钟以诗名的游览胜地了。然而,使张继诗兴大发和使历代游人慕名而来的这口古钟如今何在呢?为什么现在寒山寺只有一口清代所铸的钟和一口日本钟呢?说来有趣,历经沧桑的寒山寺已经数易其钟了。寒山寺原名妙利普明塔院,初建于南朝梁天监年间(502~519 年)。这口钟也是当时所铸。到唐代,据《清一统志》载:相传寒山、拾得尝至此,才改名为寒山寺。寒山、拾得都是唐时高僧,皆有诗集传世。至元朝末年寒山寺毁于战祸,以后虽经多次修建,却屡遭火灾,日趋败落。那口有名的古钟也不知去向。这口钟据说声音异常宏亮,夜深人静时敲起来,连十几里外的苏州城内也能隐约听见。寺庙里是不可无钟的,所以到了明代嘉靖年间,本寂掸师又主持建楼铸钟。大画家唐伯虎曾写了一篇《姑苏寒山寺化钟疏》,记载了化缘募钟的始末。他的好友文征明还手书张继《枫桥夜泊》刻碑立于寺内。但没有多久,据《寒山寺志》记载:钟遇倭变销为炮,文征明的手书诗碑也毁于火。直到清光绪三十二年,江苏巡抚陈夔龙才重修寺庙,并又铸了一口大钟。着名文人俞曲园在《重修寒山寺记》中说:堂之西尚有隙地,乃构重屋,是曰钟楼,铸铜为钟悬其上,以存古迹。这口钟今天仍然悬于寺内西侧的八角钟楼上。俞曲园还补书了张继的诗,这块碑刻也陈列在寒山寺的碑廊里。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口清钟铸成的同时,日本各界人士募捐集款,由小林诚义等一批日本优秀工匠精心制作,铸成一对青铜奶头姐妹钟,一口悬于日本馆山寺,一口送到苏州寒山寺悬于大雄宝殿内,同时还移来一批樱花。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侯爵还亲自撰写了铭文和铭诗刻于钟上。其铭诗云:姑苏非异域,有路传钟声。勿说盛衰迹,法灯灭又明。反映了日本人民对中国人民及寒山寺的友情。寒山寺建成至今已历1400余年,古钟佚、明钟毁,现在只有清钟与日钟互为辉映、声韵长存了。 那口珍贵的古钟究竟哪里去了呢?这个谜已经有人揭示过了。康有为在庚辰年二月二十五日到苏州寒山寺游览,看到古钟早佚,明钟又毁,大为感慨,写下了一首七绝:钟声已渡海云东,冷尽寒山古寺枫。勿使丰干又饶舌,他人再到不空空,在题款中又云:唐人钟已为日人取去。 康有为博学多览,所云必有所据,可惜未点明出处。无独有偶,日本人也认为古钟流人日本。伊藤博文在赠钟铭文中说:姑苏寒山寺,历劫年久,唐时钟声,空于张继诗中传耳,尝闻寺钟转入我邦,今失所在,于山田寒山搜索甚力,而遂不能得焉。他究竟据何所闻,于今也无从查考,真是令人十分惋惜。或许有一天,谜底终被揭示,古钟重见天日,不但与张继之诗珠联壁合,也可为中日友谊的一段佳话。

中国是个爱诗的国度,没有哪个民族,能像中国人这样热爱诗歌。从《诗经》开始,这种文学体裁便开始承担了“黄钟大吕”的教化功能,让多少文人为了得一佳句而白头。诗歌文化到了唐朝后,更是进入了巅峰,唐诗数量太多,《全唐诗》中就收录了两千多人的四万八千多首诗。就因为太多,而且水平层次不齐,因此几乎没有人学习唐诗是从《全唐诗》入手的。

这样一来,唐诗选集便大行其道,其中最成功的当属清朝文人蘅塘退士孙洙所编的《唐诗三百首》。蘅塘退士编写这本诗集的主观性很强,那就是要美。经过两三百年的考验,证明这本诗集确实选得好,而最美的唐诗,被公认为张继的这首《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图片 2

张继这个人名气不大,但这首诗的名气却大得可怕,甚至传到日本,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篇。时至今日,苏州城名胜古迹举不胜举,但关于《枫桥夜泊》,关于寒山寺的景点,依旧是游人必须观赏的重头戏。

然而,这首诗虽然写得好,写得美,却在北宋的时候,就遭到了当时的文坛宗师级别的人物欧阳修的当头棒喝。他在《六一诗话》中就曾经明确地指出:

诗人贪求好句而理有不通,亦语病也。如唐人有云“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说者亦云句佳矣,其如三更不是打钟时。

图片 3

欧阳修富有盛名,是北宋着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而且他精通佛学,所以晚年自号为“六一居士”。再加上他的门生故吏遍天下,所以此言一出,非常有市场。许多文人更是只听说过“晨钟暮鼓”的说法,也纷纷赞同。当然欧阳修还补充说道,人死了也可能在寺庙敲钟,叫做“无常钟”,恐怕张继是听到了这种钟声,也未可知。

然而,就在宋朝,就有人对欧阳修提出的理论提出了质疑。比如南北宋之交的陈岩肖在《 庚溪诗话》就表示:

然余昔官姑苏,每三鼓尽,四鼓初,即诸寺钟皆鸣,想自唐时已然也。

图片 4

陈岩肖名气不大,但他却非常有勇气,直接向欧阳修发起挑战,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表示苏州就是半夜钟声。他认为宋朝如此,唐朝时就更应该如此了。宋代另外一个非着名文人曾慥也在笔记小说《类说》中记载:

欧阳公《诗话》讥唐人“夜半钟声到客船”之句,云:“半夜非钟鸣时。或云人死鸣无常钟;疑诗人偶闻此耳。”予尝过姑苏,宿一寺,夜半闻钟。因问寺僧,皆曰:“分夜钟。何足怪乎?”寻闻他寺,皆然。始知“半夜钟”,惟姑苏有之,诗人信不谬也。

图片 5

曾慥更是专门问过苏州寺院的和尚,为什么半夜也敲钟,和尚告诉他这是苏州特有的“半夜钟”,或者叫做“分夜钟”、“定夜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小珏看过一些文章,为了证明寒山寺半夜敲钟,还特地实地访问。这种精神固然可嘉,但值得注意的是,自从《枫桥夜泊》火了之后,苏州已经将其作为一张名片,很多古代传统被唤醒。甚至在清末之后这种夜半敲钟的习俗,就已经是刻意为之了。因此,我们还是应该在唐朝人的诗歌中找寻答案。

图片 6

最好的例子,还是中唐诗人白居易在《宿蓝溪对月》(一作《宿蓝桥题月》)所写的“新秋松影下,半夜钟声后”;与白居易差不多同时代的于鹄则有诗云:“定知别后家中伴,遥听缑山半夜钟”;《南史》中更是丘仲孚勤奋读书,以“以中宵钟鸣为限”的故事。

尽管如此多的人,都曾经证明,寒山寺甚至其它很多寺庙,都有半夜敲钟的习惯,但欧阳修的名气太大,以至于清代黄生在《唐诗摘钞》中,还得小心翼翼地说:

夜钟声,或谓其误,或谓此地故有半夜钟,俱非解人。要之,诗人兴象所至,不可执着。必曰执着者,则“晨钟云外湿”,“钟声和白云”,“落叶满疏钟”皆不可通矣。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诗三百首,寒山寺古钟今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