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家具,中国嘉德拍卖协办

2019-09-04 21:08栏目:新闻中心
TAG:

图片 1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将于3月30日至4月17日在北京恭王府嘉乐堂(西城区前海西街17号)举办“读往会心”——侣明室藏黄花梨家具展。

3月29日,由颐和园管理处主办,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和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协办的“中国古典家具展览及学术研讨峰会”启动,该系列活动主要包括:1、中国古典家具学术研讨会;2、“物华天宝”——颐和园藏明清宫廷家具精品展(包括颐和园清代宫廷原状陈设展、澹宁堂清代宫廷家具展、颐和园家具残件展);3、“再现风华”——《颐和园藏明清家具》画册首发式活动;4、“读往会心” ——侣明室藏黄花梨家具展。其中,前三项于3月29日进行,“读往会心” ——侣明室藏黄花梨家具展将于3月30日至4月17日在北京恭王府嘉乐堂(西城区前海西街17号)展出。

明代家具是在宋、元家具的基础上发展成熟的,形成了最有代表性的民族风格“明式”。明式家具 的产地主要有三处:北京皇家的“御用监”,民间生产中心苏州与广州。明式家具的品种十分丰富。保留至今的,主要有凳椅类,几案类、橱柜类、床塌类、台架类等。此外尚有作为屏障之用的围屏、插屏、落地屏风等。明式家具多用花梨、此檀、鸡翅木、钱梨等硬木,也采用楠木、樟木、胡桃木、榆木及其它硬杂木,其中以花梨中的黄花梨效果最好。这些硬木色泽柔和、纹理清晰坚硬而又富有弹性。这种材料对家具造型结构、艺术效果有很大的影响。由于木质坚硬面有弹性,且硬木是比较珍贵的木料,所以家具有料的横断面制作很小。为此,造型也就显得线型简练,挺拔和轻巧。由于木材本身的色泽纹理美观,所以明式家具很少施用髹漆,仅仅擦上透明蜡即可以充分显示木材本身的质感和自然美。选材是设计意匠的重要部分之一。

| 明清家具研习社 |

据悉,此次展览将展出七十件明式家具,涵盖桌案、椅凳、床榻、柜架、文玩类等,这批家具曾先后在紫禁城、南京博物馆、法国巴黎吉美东方艺术博物馆展出,引起广泛关注,享誉世界。其中的重量级精品:黄花梨香几、黄花梨四出头椅、黄花梨展腿式半桌、黄花梨冰绽纹方角柜等罕见家具此次将全部亮相。此次参展的黄花梨精品也将全面展现16、17世纪明代家具的风貌。

海内外中国古典家具研究学者、收藏家及管理者,共约40余人出席了峰会开幕式,北京公园管理中心党委书记郑秉军、颐和园园长阚跃、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寇勤先生、恭王府管理中心主任孙旭光在开幕式上致辞。在随后的中国古典家具研讨会中,侣明室主人――菲利普·德巴盖先生表示:“明式家具是古典家具的美学高峰,它得益于独具匠心的设计和优质的木材。明式家具还表现出美学超越时间、文化和世代的特性,可以说明式家具独特的美感影响了整个世界,而且已经证明了明式家具对西方家具的传统和设计师所产生的巨大影响。正因为如此,明式家具才永远是那么经典。也正是由于这一原因,明式家具这一艺术奇葩才能长盛不衰。目前,明式家具已确立为一个主要的艺术领域,成为中国艺术传统的一个主要部分。因此,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相信本次展览就是这个领域的又一个地标,具备举足轻重的地位。”

明式家具制作工艺精细合理,全部以精密巧妙的榫卯结合部件,大平板则以攒边方法嵌入边框槽内,坚实牢固,能适应冷热干湿变化。高低宽狭的比例或以适用美观为出发点,或有助于纠正不合礼仪的身姿坐态。装饰以素面为主,局部饰以小面积漆雕或透雕,以繁衬简,朴素而不俭,精美而不繁缛。通体轮廓及装饰部件的轮廓讲求方中有圆、圆中有方及用线的一气贯通而又有小的曲折变化。家具线条雄颈而流利。家具整体的长、宽和高,整体与局部,局部与局部的权衡比例都非常适宜。

研习君语

中国古代家具,尤其是明清以来的家具,以其精湛的工艺价值、极高的欣赏价值和历史价值对东西方许多国家产生过深远影响。十八世纪开始流入欧洲各国与美国,虽只限于漆家具和竹藤家具,但对西方家具的发展产生了相当程度的作用。1944年,德国人艾克出版了第一部介绍中国古典家具的著作《中国花梨家具图考》,让世界认识了中国古典家具之美。

据悉,“读往会心”——侣明室藏黄花梨家具展将展出七十件明式家具,涵盖桌案、椅凳、床榻、柜架、文玩类等,这批家具均为比利时人菲力浦·德巴盖先生收藏,曾先后在法国巴黎吉美东方艺术博物馆、北京故宫、南京博物馆展出,引起广泛关注,享誉世界。其中的重量级精品:黄花梨香几、黄花梨四出头椅、黄花梨展腿式半桌、黄花梨冰绽纹方角柜等罕见家具此次将全部亮相。此次参展的黄花梨精品也将全面展现16、17世纪明代家具的风貌。

家具工艺到了清代总的来看造型已趋向笨重,并一味追求,富丽华贵,由于繁缛的雕饰破坏了造型的整体感,触感也不好。但在民间,家具仍沿袭“明式”程式,保留了朴实简洁的风格。根据学者们的研究,清代家具工于用榫,不求表面装饰;京作重蜡工,以弓镂空,长于用鳔;广作重在雕工,讲求雕刻装饰。装饰方法有木雕和镶嵌。木雕分为线雕、浅浮雕、深浮雕、透雕、圆雕、漆雕;镶嵌有螺钿、木、石、骨、竹、象牙、玉石、珐琅、玻璃及镶金、银,装金属饰件等。装饰图案多用象征吉祥如意、多子多福、延年益寿、官运亨通之类的花草、人物、鸟兽等。家具构件常兼有装饰作用。如在长边短抹、直横档,肓板脚柱上加以雕饰;或用吉字花、古钱币造型的构件代替短柱矮老。特别是脚型变化最多,除方直腿、圆柱腿、方圆腿外,又有三弯如意腿、竹节腿等;腿的中端或束腰或无束腰,或加凸出的雕刻花形、兽首;足端有兽爪、马蹄、如北京时间砂、卷叶、踏珠、内翻、外翻、镶铜套等。束腰变化有高有低,有的加鱼门洞、加线;侧腿间有透雕花牙档板等。北京故宫太和殿陈列的剔红云龙立柜,沈阳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螺钿太师椅、古币蝇纹方桌、紫檀卷书琴桌、螺钿梳妆台、五屏螺钿榻等,均为清代家具的精粹。家具种类为坐卧类家具有太师椅、扶手椅、圈椅、躺椅、交椅、连椅、凳、杌、交杌、墩、床、榻等;凭倚承物类家具有圆桌、半圆桌、方桌、琴桌、炕桌、书桌、梳妆桌、条几、花几、茶几等;贮藏类家具有博古柜架、架格、闷芦橱、书柜、箱等;其他家具还有座屏、围屏、灯架等。

明式家具作为中国明代以来的一种特定艺术风格的家具类型,是中国古代造物的典范,也是古人留给我们的珍贵设计遗产,给设计师带来无尽的启迪。

比利时菲力浦·德巴盖先生即是一位长期致力于中国家具收藏的外国友人,其收藏的大量精美的中国硬木家具更是独具特色。其中,明式家具是其收藏品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清代早期的作品,这些作品延续了明式家具的风格特征,从某种意义上讲仍然属于明式家具的范畴。德巴盖先生的藏品不仅数量丰富,而且做工精细,材质精良,大部分都是用优质的黄花梨制作而成,他们的结构相当合理,加上做工精良,历数百年时间,至今仍然严丝合缝,十分坚固。

比利时菲力浦·德巴盖先生即是一位长期致力于中国家具收藏的外国友人,其收藏的大量精美的中国硬木家具更是独具特色。其中,明式家具是其收藏品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清代早期的作品,这些作品延续了明式家具的风格特征,从某种意义上讲仍然属于明式家具的范畴。德巴盖先生的藏品不仅数量丰富,而且做工精细,材质精良,大部分都是用优质的黄花梨制作而成,他们的结构相当合理,加上做工精良,历数百年时间,至今仍然严丝合缝,十分坚固。

清朝经历了近300年的历史,家具由继承、演变到发展,在形制、材料、工艺手段等多个方面形成了其独特之外。现分述如下:

明式家具一向给人以端庄典雅的印象,实际上它在外观背后还内含着丰富的机能性设计构思,包括折叠、拆装、开合、组合、移动等等动态设计,共同反映出家具创作者的造物智慧。

长期以来,德巴盖先生一直以极为纯真的目光阅读中国传统文化,以近乎虔诚的态度收藏中国家具,随着藏品不断增长,他将房子增建新翼来放置中国明式家具,亦萌生“生活于明”的念头,于是有侣明室藏品之诞生。早在2003年,侣明室即于法国巴黎吉美东方艺术博物馆举办“明——中国家具的黄金时期”特展。 2006年春,在中国和比利时官方的共同努力下,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永寿宫举办“永恒的明式家具——侣明室收藏明式家具展”。时隔五年,经过长时间的筹备,中国嘉德再次倾力呈现其收藏盛宴。

长期以来,德巴盖先生一直以极为纯真的目光阅读中国传统文化,以近乎虔诚的态度收藏中国家具,随着藏品不断增长,他将房子增建新翼来放置中国明式家具,亦萌生“生活于明”的念头,于是有侣明室藏品之诞生。早在2003年,侣明室即于法国巴黎吉美东方艺术博物馆举办“明——中国家具的黄金时期”特展。 2006年春,在中国和比利时官方的共同努力下,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永寿宫举办“永恒的明式家具——侣明室收藏明式家具展”。时隔五年,经过长时间的筹备,中国嘉德再次倾力呈现其收藏盛宴。

1、造型厚重,形式繁多。

其中“折叠”便是一大特色。

展品中最值得关注的有以下三件。其一,黄花梨交杌——交杌又称胡床,李白《静夜思》中的“床前明月光”的“床”即指交杌,是很罕见的家具品种。其二,黄花梨圈椅四出头扶手椅成对——四出头椅是明式椅类家具中级别较高的品种,成对传世少见。这对椅子尺寸硕大,做工精致,有龙纹雕饰,非常难得。其三,黄花梨冰绽纹方角柜——方角柜柜门镂空者甚少,尤其是大型柜子更是如此。这只柜子文人气息浓厚,比例完美,用材考究,是难得的艺术真品。

展品中最值得关注的有以下三件。其一,黄花梨木交杌——交杌又称胡床,李白《静夜思》中的“床前明月光”的“床”即指交杌,是很罕见的家具品种。其二,黄花梨圈椅四出头扶手椅成对——四出头椅是明式椅类家具中级别较高的品种,成对传世少见。这对椅子尺寸硕大,做工精致,有龙纹雕饰,非常难得。其三,黄花梨冰绽纹方角柜——方角柜柜门镂空者甚少,尤其是大型柜子更是如此。这只柜子文人气息浓厚,比例完美,用材考究,是难得的艺术真品。

清式家具在造型上与明式家具的风格截然不同,首先表现在造型厚重上,家具的总体尺寸比明式家具要宽,要大,与此相应,局面尺寸、部件用料也随之加大。比如清代的太师椅、三屏式的靠背、牙条、腿步等协调一致,造成非常稳定、浑厚的气势。这是清式家具的典型代表。

图片 2

相信此次展览将是继中国嘉德2010年推出“简约隽永――明清黄花梨家具精品展”之后的又一次古典家具盛宴,值得期待!

相信此次展览将是继中国嘉德2010年推出“简约隽永――明清黄花梨家具精品展”之后的又一次古典家具盛宴,值得期待!

清式家具在结构上承袭了明式家具的卯榫结构,充分发挥了插销挂榫的特点,技艺精良,一丝不苟。凡镶嵌方面的桌、椅、屏风,在石与木的交接或转角处,都是严丝合缝,无修补痕迹,平平整整的融为一体。

折叠式

重点展品具体信息:

重点展品具体信息:

家具的主料木材,选料极为精细,表里如一,无节,无伤,完整得无一瑕疵。硬木家具的部件和零部件,如抽屉板、桌底板及穿带等,所用的木料都是硬木。

-Special Furniture-

黄花梨木交杌
座面横材锼出壸门曲线并沿边起阳线,立面浮雕卷草纹。座面原为织物软屜,现以绳索编屜代。圆材杌足皆以透榫纳入杌面横材与杌足下横材的卯眼,轴钉贯穿前后两足,出卯处垫有黄铜菊花纹和如意头饰件加强牢固。踏床下有两小足与壸门牙子,出榫纳入前端两杌足及其下横材。踏床正中镶方胜黄铜饰件,四角镶如意头。四杌足与足下横材交接处,包裹如意头黄铜饰件以加强稳固性 。

黄花梨木交杌
座面横材锼出壸门曲线并沿边起阳线,立面浮雕卷草纹。座面原为织物软屜,现以绳索编屜代。圆材杌足皆以透榫纳入杌面横材与杌足下横材的卯眼,轴钉贯穿前后两足,出卯处垫有黄铜菊花纹和如意头饰件加强牢固。踏床下有两小足与壸门牙子,出榫纳入前端两杌足及其下横材。踏床正中镶方胜黄铜饰件,四角镶如意头。四杌足与足下横材交接处,包裹如意头黄铜饰件以加强稳固性 。

清式家具的样式也比明朝繁多,如清朝新兴的家具太师椅,就有三屏风式靠背太师椅、拐子背式太师椅、花饰扶手靠背太师椅等多种。

在中国传统造物者中的,运用“折叠”这一工艺由来已久,在各种器物中有很多表现,如中国传统的折扇、折叠伞等等。

黄花梨圈椅四出头扶手椅成对:
黄花梨木圈椅扶手以楔钉榫五接,两端出头回转收尾成圆钮形,上方拍平。一弯靠背板中央雕如意形纹内饰云朵朝面双螭虎龙。后腿上截出榫纳入圈形弯弧扶手,下穿过椅盘成为腿足。三弯形鹅脖出榫纳入扶手下方及椅盘抹头,扶手与鹅脖间打槽嵌入小角牙。扶手左右支以三弯形上细下大的圆材联帮棍。椅盘为标准格角攒边,抹头见透榫,四框内缘踩边打眼造软屜,现用旧蓆是更替品,下有二根穿带支承。前腿足出双榫纳入座面边框底部。座面下窪堂肚劵口牙子沿边起线,上方齐头碰椅盘下,二侧嵌入腿足,底端出榫纳入踏脚棖。左右两侧为相似牙条,后方则为短素牙条。前腿间下施一踏脚棖,左右两侧及后方安方材混面步步高赶棖,全出透榫。踏脚及左右两面管脚棖下各安一素牙子。

黄花梨圈椅四出头扶手椅成对:
黄花梨木圈椅扶手以楔钉榫五接,两端出头回转收尾成圆钮形,上方拍平。一弯靠背板中央雕如意形纹内饰云朵朝面双螭虎龙。后腿上截出榫纳入圈形弯弧扶手,下穿过椅盘成为腿足。三弯形鹅脖出榫纳入扶手下方及椅盘抹头,扶手与鹅脖间打槽嵌入小角牙。扶手左右支以三弯形上细下大的圆材联帮棍。椅盘为标准格角攒边,抹头见透榫,四框内缘踩边打眼造软屜,现用旧蓆是更替品,下有二根穿带支承。前腿足出双榫纳入座面边框底部。座面下窪堂肚劵口牙子沿边起线,上方齐头碰椅盘下,二侧嵌入腿足,底端出榫纳入踏脚棖。左右两侧为相似牙条,后方则为短素牙条。前腿间下施一踏脚棖,左右两侧及后方安方材混面步步高赶棖,全出透榫。踏脚及左右两面管脚棖下各安一素牙子。

2、用材广泛,装饰丰富。

我国有许多文学典藏对折叠器物也有所描述,比如明代魏禧《大铁椎传》有“折叠环复”之句。

黄花梨冰绽纹方角柜:
黄花梨木冰绽纹柜柜顶以格角榫攒边打槽镶板心,下装二根出梢穿带。四根方材立柱上以粽角榫与柜顶边框接合,出一透榫。此柜分上下两部,上为透格层,活动式闩杆旁两扇可拆卸的柜门及柜帮均以短材攒接成冰绽纹。柜身装有白铜长方形合叶与面叶,三个方形钮头与吊牌。下层柜身,活动式闩杆旁两扇可拆卸的柜门均以格角榫攒边打槽平镶板心,柜帮构造相似。柜内中央有一格板装两具抽屉。门下作肩底棖下有壸门牙条。两侧安类似牙条。柜身装有白铜合叶与海棠形面叶,三个方形钮头与吊牌。合叶与面叶上刻有云纹。此柜通体用黄花梨造。

黄花梨冰绽纹方角柜:
黄花梨木冰绽纹柜柜顶以格角榫攒边打槽镶板心,下装二根出梢穿带。四根方材立柱上以粽角榫与柜顶边框接合,出一透榫。此柜分上下两部,上为透格层,活动式闩杆旁两扇可拆卸的柜门及柜帮均以短材攒接成冰绽纹。柜身装有白铜长方形合叶与面叶,三个方形钮头与吊牌。下层柜身,活动式闩杆旁两扇可拆卸的柜门均以格角榫攒边打槽平镶板心,柜帮构造相似。柜内中央有一格板装两具抽屉。门下作肩底棖下有壸门牙条。两侧安类似牙条。柜身装有白铜合叶与海棠形面叶,三个方形钮头与吊牌。合叶与面叶上刻有云纹。此柜通体用黄花梨造。  

清式家具喜于装饰,颇为华丽,充分应用了雕、嵌、描、堆等工艺手段。雕与嵌是清式家具装饰的主要方法。

而家具中的折叠做法在中国历史上也很早就有。在湖北荆门市十里铺镇附近的战国晚期楚墓出土的折叠床便是最早的一例。

雕漆在清代有很大的变化和发展。福建雕漆享有盛名。

图片 3

嵌有瓷嵌、玉嵌、石嵌、珐琅嵌、竹嵌、螺钿嵌和骨木镶嵌等。清代除继承了明代原有的形式外,又发展了螺钿嵌,产生了骨木嵌、珐琅嵌和瓷嵌。

图片 4

3、骨嵌的作用。

最早的折叠床

骨嵌用在器皿虽然很早,但是骨嵌用于家具上还是清代的创举。骨嵌的鼎盛时期是乾隆中叶,其艺术特点有:

此床设计巧妙,通过简单的拆卸折叠即可缩小四分之三的体积,便于移动或者存放。

骨嵌工艺精良,拼雕工巧。

而在明代的百科全书《三才图会》中,也直接将椅子分为了四类:

工艺制作上保持多孔,多枝,多节,块小而带棱角,既宜于胶合,又防止脱落,虽天长地久,仍保持完整形象。

方椅、圆椅、折叠椅、竹椅

骨嵌表现形式分为高嵌、平嵌、高平混合嵌三种。

图片 5

早期和盛期是高嵌和高平混合嵌,

明万历刊本《三才图会》器用十二卷

那么,何为折叠?

“折”在字典中意为:弄断、弯转、曲折、转折、返转。叠,意为连续、接连、叠加,使一物与另一物占有相同位置并与之共存,用对折或交叠的方法减少长度或宽度。

折叠的产生是人类在长期生活和生产斗争中对客观规律的认识和应用。它和器物的造型、装饰一样,受到自然的启示。

明式家具中不乏折叠的形态,主要是因折叠家具兼具以下功能和作用:

  1. 节约空间。折叠后体积缩小,所以空间相对扩大;

  2. 易于存储和运输。折叠后搬上搬下较为方便,使用也更为容易;

3. 节约成本。同样的用材用料,如果折叠制作的话,可做到降低成本,降低损耗;

4. 降低安全隐患。折叠可以更好地保护物件不受损坏,因其便于收纳,更不易丢失,因而减少了不必要的担忧。

由此可见折叠家具的成功之处以及重要性。今天我们根据家具的使用功能,分为三类,一同探讨折叠式家具:

  1. 交叉式折叠

图片 6

明末清初 黄花梨交杌

胡床是明式家具中常见的一种小型的交叉式折叠凳,也称交杌,俗称“马扎”。

由于它可以折叠,在携带、存放上都比较方便,所以千百年来广泛被人使用。尤其是小型的交杌,更是居家常备。

图片 7

图片 8

清早期 黄花梨丝绒面交杌

明式的交杌,最简单的只用八根直材构成,杌面穿绳索或皮革条带。比较精细的则施雕刻,加金属饰件,用丝绒等编织杌面。

图片 9

图片 10

明 黄花梨交杌

有的还带踏床,也有杌面用木棂造成,可以向上提拉折叠,它是交杌中的变体。按照形制分,大体可分为三种:

| 无踏床交杌 |

图片 11

|有踏床交杌|

图片 12

清 黄花梨带踏床交杌

| 上折式交杌 |

图片 13

黄花梨上提式交杌

交椅是在交杌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又称带靠背的交杌,下身的椅足呈交叉状,明代的文震亨称之为“交床”,并解释说:

交床即古胡床之式,两脚有嵌银、银铰钉圆木者,携以山游,或舟中用之,最便)。

《长物志》

图片 14

明万历 黄花梨交椅

明代交椅,上承宋式,可分为直后背和圆后背两种。尤以后者是显示特殊身份的坐具,多设在中堂显着地位,有凌驾四座之势,俗语还有“第一把交椅”的说法,都说明它的尊贵而荣高。

图片 15

明 黄花梨木靠背雕螭龙交椅

圆后背交椅的结构是服从它的折叠需要而形成的。

为了折叠,它不能和一般椅子似的扶手可与下面的构件相交,而只能由安在后腿上端的、弯转而向前探伸的构件来支撑。

图片 16

图片 17

明 黄花梨交椅

然而后腿和弯转的部分,不问榫卯造得如何紧密,是不可能承重得好的。补救的方法是:

  1. 在转角处安角牙,起垫塞空间的作用;

2. 弯转处安金属或木旋的棍柱,使它起到支撑的作用,这样椅圈就可以有5个支撑点;

  1. 接榫处用金属叶片包裹,起加固作用。

正因为如此,交椅都有金属饰件,或铜或铁,在许多构件相交的地方使用。

图片 18

图片 19

明 黄花梨交椅铁錽银金属饰件

在折叠家具的部件中,折叠功能的实现主要有赖于耐磨的金属制成的轴钉或合页,这些金属件在承担折叠功能之外还具有装饰作用,令家具的外观形态更加丰富,在使用的过程中也富有情趣。

图片 20

图片 21

躺椅也有采用交椅形式的,并有“醉翁椅”之名,见《三才图会》所绘图式与仇英《梧竹草堂图》。

图片 22

黄花梨直背交椅式躺椅

而基于同样的原理,宋代就出现了由胡床折叠形式演变而来的折叠桌,下部的腿足是胡床的交叉形,上部加桌面,见于山西繁峙县岩上寺金代壁画。这种折叠桌能开能合,使用方便。但明式家具留存实例中并未见此桌。

  1. 面面贴合折叠

面与面基本上是完全重合的折叠状态,类似于纸张间的对折,该种这得形态被称为对折式折叠。

图片 23

清乾隆 旅行文具箱线描图

明代的《鲁班经匠家境》中有“折桌”的概念,指的就是腿足可以折叠的桌子,但是书中并没有详细说明它的折叠方式和用途。

而屠隆在《考盘余事》中有“叠桌”的描述较为详尽:

二张,一张高一尺六寸,长三尺二寸,阔二尺四寸,作二面折脚活法,展则成桌,叠则成匣,以便携带,席地用此抬合,以供酬酢。其小几一张,同上叠式,高一尺四寸,长一尺二寸,阔八寸,以水磨楠木为之,置之坐外,列炉焚香,置瓶插花,以供清赏。

《考盘余事》

图片 24

图片 25

清乾隆 旅行文具箱

古人郊游时在山野中席地而坐,不但要用折叠桌放置食品酒水用来野餐,还要再摆放一个折叠的小几,放置香炉花瓶,作为清赏,可见折叠家具对于文人雅士的身份体现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图片 26

图片 27

折叠式方桌

《明式家具研究》里记有一款折叠式炕桌和折叠式平头案。

炕桌一般为北方常用,因此折叠式炕桌多用于室内,白天围坐炕桌饮茶赏玩,夜晚收起入寝。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清中期 柞木折叠式炕桌

折叠式平头案,和明式家具中平头案的基本式样特征相同,但构造方式却不同。

图片 32

明 黄花梨平头案

此案面心平整,腿足间装枨相连,其腿足和枨均可拆下,但是案子的整个长牙条是可折叠的,牙头和牙子亦可缩入桌面下。

图片 33

图片 34

明 黄花梨平头案构件

一般条案的长牙条均可拆下以便组装,此案为折叠式目的可能为了减少部件分散,同时又起到保护牙条和牙头的作用,以避免磕碰导致损伤。

图片 35

卧具对折式折叠应用比较突出,文震亨论床时说:

永嘉、粤东有摺叠者,舟中携置亦便。

《长物志》

古时候的家庭住房在防暑降温方面无法和现代相比,因此人们的户外活动非常多,家具也常常搬进搬出,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榻逐渐变得轻巧起来,有了折叠榻。

在《明式家具珍赏》中有一件【黄花梨六足折叠式榻】:

图片 36

黄花梨六足折叠式榻

榻为六足,大边在正中断开,用铁錽银合页联结,可在此对折。中间的两条腿足,上端造出插肩榫,用一根横材联结成工字型支架。当榻平放时,腿上的榫卯与牙子拍合。

榻折叠时,工字型的支架可以拆下来。位在榻四角的四条三弯式腿足,可以折叠后卧入牙条之内。

图片 37

图片 38

黄花梨六足折叠式榻 局部

腿足用方材,分两截造成。下截上端留大片榫舌,略如手掌。舌根两侧又各留长方形小榫。舌片上有两孔,上为长圆形,下为圆形。

上截在朝内一侧开深槽,容纳下截的舌片。槽两侧凿长方形榫眼,容纳舌片两侧的小榫。腿足上截亦有两孔,均为圆形,与下截的舌片的两孔相对。

图片 39

上一孔为穿销钉之用。穿钉后可将上下两截固定。拔出穿钉后,下截腿足方可折叠,卧入牙条之内。

当上下两截腿足对正合严时,舌旁小榫已插入榫眼,也起固定下截腿足的作用。如要折叠,在拔出穿钉后,还需将下截腿足拉开少许,是舌旁小榫脱出槽眼,才能卧倒。

因此,下截穿轴棍的孔不是圆的,而是长圆形的,其长度恰好略长于榫舌两侧小榫的高度。

图片 40

折叠用的关节

榻折叠后,便形成一个对折的方形木框和一个工字型支架,存放或搬运时都比不能折叠的榻要方便一些。

图片 41

折叠后

再举一例:【黄花梨四面平式折叠榻】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黄花梨四面平式折叠榻

腿足上下两截,下截腿足出大榫舌纳入上截,贯以木轴,可以自由折叠。

下截在榫舌旁另有呈十字形的短燕尾榫,起固定作用,折叠时,需要先将下截往下拔出燕尾榫,方能向内转动。

图片 45

图片 46

黄花梨四面平式折叠榻折叠处榫卯结构

  1. 不规则折叠

不规则折叠的形态产生主要是由于器物的用途需要,而其构件又不算规整,就会产生横向折叠和纵向折叠同时存在的情况,这种折叠可称之为不规则折叠。

明式家具中的镜箱就属于不规则折叠范畴。

图片 47

无柜门折叠式镜箱

图片 48

两开门折叠式镜箱

镜箱的镜架大都设在箱具之内,共分两层,与官皮箱颇为相似,折叠时,先将支架后部的杆移开,然后收入盒子内,再将上方的镜子拆下一并收入盒中,折叠支架构造类似小书托。

图片 49

图片 50

清 紫檀点翠山水福寿纹镜箱

中国古代匠师要考虑家具的移动和运输的方便,所以会产生折叠的构造,同时也反映了古代造物者对家具使用功能的深入理解和精湛的技艺,并由此诞生出丰富的形态。

- 结 -

在现代设计中也不乏以折叠或为设计出发点的各种器物,从中不难看出,在这一类设计中,外观形态仅仅是结果而不是原点,设计师关注更多的是使用方式所带来的变化。

毋庸置疑,明式家具中的机能性构思方式可以超越时空,对于当下的家具设计依然具有可借鉴的作用和意义。

图片 51

- END -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清家具,中国嘉德拍卖协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