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道德经导读,道的形象是什么样

2019-09-02 04:53栏目:新闻中心
TAG:

图片 1

第四章四十二言

老子道德经导读:无源

《道德经》是中国人的哲学。初学哲学,宜由导读指引。我的方法,选了《道德经》河上公章句,王弼本合校的版本,参考南怀瑾的《老子他说》,佩傅荣的《解读老子》。参照两大家之言,自己整理。结合股票交易来应用学习。生活中要能应用到一点,就是道之用了。

我会每周学一章《道德经》,欢迎大家关注,并一起学习交流。


学习回顾


人生很多事,都是前一阶段的自己难以预料的。

人生最怕刻舟求剑。

只有不停进步,才能应对瞬息万变。

为什么要学道德经?我的学习方法及前期学习内容见:

文心体会之读书笔记

第一章:道德经笔记|道无名

第二章:道德经笔记|有无相生

第三章:道德经笔记|人事治道


《道德经》第四章: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文】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本周学习内容


意思是:道冲虚,而它的实用从未盈满。渊深啊,好像是万物的宗主。虚灵啊,好像是无却实有。我不知道它是从哪里产生的,似乎是出现在上帝之先。

傅奕《道德经古本篇》第四章

帛书甲本:□ □ □ □ □ □ □ 盈也,潚呵始万物之宗。锉其解其纷,和其□ ,同□ □ □ □ □ 或存,吾不知□ 子也,象帝之先。

第四章

图片 2

道盅而用之,又不满。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帛书乙本:道冲而用之有弗盈也,潚呵似万物之宗。锉其兑,解其芬,和其光,同其尘,湛呵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也,象帝之先。

【原文】

道冲,而用之有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

帛书《老子》甲本复原第48章

道以空虚为用,保有此空虚而不让他盈满,如此渊深而有如万物的宗主。消除它的锋芒,解除它的纷乱;应和它的光明,与它蒙受同样的尘垢。看似沉没消失而又仿佛存在,我不知它是谁所生的,大概是在天帝之前吧。

【译文】

大“道”空虚无形,但它的作用又是无穷无尽。大道深渊不可知,好似万物的祖宗。消磨它的锋锐,消除它的纷扰,调和它的光辉,混同于尘垢。大道隐约不可见,似乎若存若无。我不知道“道”是谁所生,似乎在天帝之先,本自有之,本不生灭。


这章讲的是道体与道用。道的冲虚,说的是道的体;而用之不盈,则是道的实用。

道冲,而用之又弗盈也。渊呵,似万物之宗。 锉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湛呵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也,象帝之先。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南怀瑾注解


道与存在不存在间。上章,为无为则无不治的用而无用,勿用而用之后,提出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作为用道而不为道所用的进一步阐述。了解充而不盈的妙用,便如生生不已,永无休止,应用无方,量同太虚。

冲而不盈自然玄同。顿挫坚锐,化解纷扰。后参和光景,互同尘象。然澄澄湛湛,和而不杂,同而不流,若存若亡。这就是象帝之先的道本无形,道本无名。

冲虚谦下的修养。个人修养首要冲虚谦下,不盈不满,来而不拒,去而不留,除故纳新,留存无碍而不住。坚锐的心念,需顿挫平息。纷扰纠结的心结,需要解脱。气息与精神,须保养不拘,冲而不盈,存养纯熟,自然和合自然的光景,与世俗同流而不合污,自掩光华,混迹尘间。先天而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如此而已。


这种关系,其实涉及两种情形,一是一般意义上的体用关系,如物体之体、物体之用;二是本体的体,本体的用。虽然都可以体用来说,但意义迥然相异。

【字】

道以空虚为用,保有此空虚而不让它盈满。

傅佩荣注解


道术知道用。傅佩荣先生讲,本章对道的描述用了或,似,似或,象等疑问词。经由不盈,万物之宗,存,帝之先,可以察觉到道的作用。

玄同混沌。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与五十六章一样,是为玄同。说明人生的修养,目的是希望人们效法道的作为。

象帝之先。一为天之前,无物存在。一为道之前,至高存有,道的超越性。


在第一种情形下,凡是物体、器物,皆有其功用,如第十一章所说的“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盅:本义:杯类;没有把的小杯子。做动词时,指把药或是某些物质放进一个杯里进行捣烂或研碎。一说“冲”,冲,涌摇也。本义为水流摇晃。引申为冲虚、冲和等。

道以空虚为用,不盈满,那么就可以源源不绝。王弼注曰:「冲而用之,用乃不能穷。满以造实,实来则溢,故冲而用之,又复不盈,其为无穷亦已极矣。」

我的学习体会


人生修养重在冲虚自然。冲是智慧,虚是哲学。智慧不是知识,而是自己心智运作的机制,产生于对自我的了解,面对世事人事,才能格物致知。人生的哲学,能容纳无限的经验,虽然饱经世故,却又维持单纯,这才是朴素。

玄同混沌就是经事方略。挫解纷锐,同光和尘的玄同混沌之道。从历史伟人经事方略就可窥见一斑了。如何挫解纷锐?如何同光和尘?


陶质的器皿、开门户的房屋,都算是器物、实物,这是它们的实体;而这器物、实体的空虚之处,就是它们的功用。所以说,凡有一物之体,就有这物的功用。

又:表示重复或继续,指相同的。推测道的“盅”与“不满”。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应当作「道冲而用之有不盈」,或「道冲而用之又不盈」,可以「道盅而用之又不盈」解释。

道之用


1.历史是实例讲述的哲学,英雄是玄同实践的样本。学习历史就是增加认知,了解英雄就是丰富心智的捷径。

英雄系列之天国王朝

2.股票交易的思考。

冲虚的资金策略。仓位控制就是对风险的控制。反脆弱中讲的,抗风险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加冗余度。

交易玄同策略。挫其锐,何为锐?急升段的拉升,涨停;急跌段的下跌,跌停。解其纷,何为纷?纷乱万象的表征。和其光,识别急升段的启动,涨停的本质和表征,识别病死阶段的锐纷,以待重生之机,享圣杯之悦。交易博弈,同其尘,乃是自由之道。

但是,作为道的本体,和它的用,则抽象玄妙,它的体是冲虚不实的,它的用则是实在的,之所以“用之不盈”,就因为它的体是冲虚的,似乎任凭你往里面填东西,永远也不会盈满。

不满:一说“弗盈”,意思相同。

冲:通盅,器物空虚之处为盅,引伸为空虚。《说文》:「盅,器虚也。从皿中声。《老子》曰:道盅而用之。」

这里当然是比喻的方式,也如同说,道能生万物,也就能容得下万物。

渊:本义:打漩涡的水。《说文》古文字形,外边大框象水潭,里面是打漩的水。

此句帛书乙本作「道冲而用之有弗盈也」与《太平御览》三百二十二同。《太平御览》:「《墨子》曰:墨子为守,使公输般服而不肯以兵知。善持胜者,以强为弱。故老子曰:道冲而用之有弗盈也。」《老子》有多处用到「或」字,别处今本「或」字帛书甲乙本中也皆作「或」,唯独此句用「有」。有,通今「又」字,所以王弼注「或不盈」曰「又复不盈」。

“渊兮,似万物之宗”,是在描述道与物的关系。渊之深,足以生养、包纳万物,好像它就是万物的宗主。

湛:清澈透明。

这是因为「或」为「国」的本字,是「国」字最早的字源,后来又衍生出域、惑、国等字,通囿,汉代时并与「有」字互通。但此处「或」当是「有」之假借,不当以邦、国来解释,因《老子》中「国」、「或」两字都是很常用的字,总体来说用法也与现在一致。《说文》:「邦也。从囗从戈,以守一。一,地也。」段注:「邑部曰:邦者、国也。盖或、国在周时为古今字。古文只有或字,旣乃复制国字,以凡人各有所守,皆得谓之或。各守其守,不能不相疑,故孔子曰:或之者、疑之也。而封建日广,以为凡人所守之或字未足尽之,乃又加囗而为国,又加心为惑,以为疑惑,当别于或,此孶乳浸多之理也。旣有国字,则国训邦,而或但训有。汉人多以有释或。毛公之传《诗商颂》也,曰: 『域、有也。』传大雅也,曰: 『囿、所以域养禽兽也。 』域卽或。《考工记梓人》注:『或,有也。』《小雅天保笺》、郑《论语注》皆云:或之言有也。高诱注《淮南屡言》 :『或,有也。』《毛诗》〈九有〉《韩诗》作〈九域〉,《纬书》作〈九囿〉。盖有古音如以,或古音同域,相为平入。」

在描述道与物的关系的时候,也就表达了道是一个境域、境界,在这个境域、境界里面,没有什么不接受道的长养的。

【校】

「或」唐景龙碑作「久」,河上公注曰:「或,常也,道常谦虚不盈满。」

“湛兮,似或存”,是描述道的存在样式或状态,似乎是虚无,其实是实有,虚无是表达无所不在、无所不入,实有是表达它是真实的存在,只是看不见而已。这也如同第一章讲的那样,无与有,其实都是玄,都是道的存在方式。

“满”当为“盈”,帛书甲本、帛书乙本、王弼本皆作“盈”。汉人避汉惠帝刘盈讳改“盈”为“满”。

盈:《说文》:「盈,满器也。」冲为器虚,盈为满器或器满。

由于老子所描述的道具有这两个方面,故而后人在理解“道”的时候,容易各执一端,有的人从实有方面,有的人从虚无与抽象方面。“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这是从时间关系上描述道。

【注】

河上公注:◎ 冲,中也。道匿名藏誉,其用在中。◎ 或常也。道常谦虚不盈满。◎ 道渊深不可知也,似为万物之宗祖。

“谁之子”,有两种理解,一是把“子”理解为“似”,也就是说,我不知道这个道似谁;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在此前言不搭后语,应该属于其章节。

渊兮似万物之宗。

二是我不知道“道”是怎么产生的,依照常识,什么事物都是有生有灭,都是产生出来的,那么道呢?“象帝之先”,“象”在这里也是“似”的意思,与“似万物之宗”、“似或存”相近。“帝”,古今多理解为“天帝”。

【译】

道很深远,有如万物的宗主。

图片 3

道是空虚的,而作用又无穷无尽。混沌起来像万物之母,清晰起来好像是存在的。我不知“道”是谁的后代,象在帝之先。

渊:深不见底之貌。

依老子的意思,这个道似乎在天帝之先就存在了。老子这里既设问、又自答的方式值得玩味。

【解】

宗:宗主、祖宗。

依照常识设问,回答却是非常识的,常识的要求是无论什么都有生灭,都是某人、某物之“子”,但“道”却存在于生灭之外,它在天帝之前就存在了。

渊和湛做形容词都有深的意思,但我倾向于在本义上面做引申,渊理解为搅浑了的水,湛理解为清澈的水。然后再这个基础上引申意思,混沌的样子,清晰的样子。

河上公注:◎ 道渊深不可知也,似为万物之宗祖。

为何要用“似”、“似或”、“象”呢?这种语气表达的是不甚肯定的意思,老子是否不肯定?

按断句不同,这么几种解释: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其实是肯定的,只是两个因素使老子采取了这种语气:一是表达的对象是“道”,而非具体的物,所以不能够用“是”、“乃”等直言判断句式,而只能采用描述的语言,而描述就只能用“似”、“或”和“象”了;

1、象,帝之先。似乎在天帝之前。象同像。

消除它的锋芒,解除它的分别;应和它的光明,与它同样的尘垢。

二是老子把自己摆在一个“道”的描述者的身份,他只是述道者,并没有说“我”、“吾”就是道,这与《老子想尔注》把“我”、“吾”理解为道的态度是不同的。

2、象帝,之先。道在象帝之前。象帝指天帝。

挫:摧毁、毁折。

道体与道用的关系,以描述的语言表达虽然不够清晰准确,但符合对象以及这种关系的实际。由此也滋生了对这种关系的无限想象和推测。

3、象,帝,之先。象在帝之前。象为后文中的“大象”。帝为君,为主体。

《说文》:「锐,芒也。从金兑声。」段注:「芒者、艸耑也。艸耑必鑯。故引申为芒角字。今俗用锋铓字、古只用夆芒。」

在这段话里,道既是“用之而不盈”,那么道应当是一种境域与境界;道既是“万物之宗”,那么道应当是万物的生成者;

“象帝之先”有待深究,还请有识之士不吝赐教。

纷:河上公注:「纷,结根也。」五十六章:「挫其锐,解其分,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说文》:「分,别也。从八从刀,刀以分别物也。」纷可解释作纷乱,亦可作分别解。

道既是“似或存”,那么道既是有,也是无;道既是“象帝之先”,那么它应当是一个久远的存在,它与万物之间有时间关系。

鄙人愚见,欢迎批评

《说文》:「光,明也。从火在人上,光明意也。」

这些关系,说到底,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生成关系,一个是体现关系。

河上公注:◎ 锐,进也。人欲锐精,进取功名,当挫止之。法道不同也。◎ 纷,结根也。当念道无为以解释。◎ 言虽有独见之明,当知暗昧不当,以曜乱人也。◎ 当与众庶同垢尘,不当自别殊。◎ 言当湛然安静,故能长存不忘。

图片 4

湛兮似或存。

老子

看他沉没不见了,但又好像存在一样。

对于前一个关系,老子说得比较透彻;对于第二个关系,庄子说得透彻一些。

《说文」:「湛,没也。从水甚声。一曰湛水,豫章浸。」段注:「古书浮沉字多作湛,湛沉古今字。沉又沈之俗也。下文云,没,湛也,二字转注。」

如《齐物论》里说“已而不知其然谓之道”;《天地》里说“夫道渊乎其居也,漻乎其清也”;

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天道》里说“广广乎其无不容也,渊渊乎其不可测也”;《知北游》里面有一段东郭子与庄子的一场对话,更清楚而形象地表达了道的普遍存在。

我不知道它是从何而生,似乎是在天帝之前就存在了。

东郭子向庄子请教:

此言道先天地之先。「吾不知谁之子」直译为「我不知道他是谁的儿子」,也就是不知道是谁所生的,因道先天地而生,是创化之源,不是任何事物所生。

“人们平常所说的‘道’,在哪里啊?”

象:通像,似也。

庄子回答:“无所不在。”

河上公注:◎ 老子言我不知道所从生。◎ 道自在天地之前,此言道乃先天地生也。至今在者,以能安静湛然,不劳烦欲,使人修身法道。

“请说说在哪里。”

王弼注:夫执一家之量者不能全家,执一国之量者不能成国。穷力举重,不能为用。故人虽知,万物治也。治而不以二仪之道,则不能赡也。地虽形魄,不法于天则不能全其宁。天虽精象,不法于道则不能保其精。冲而用之,用乃不能穷。满以造实,实来则溢,故冲而用之,又复不盈,其为无穷亦已极矣。形虽大,不能累其体。事虽殷,不能充其量,万物舍此而求主,主其安在乎!不亦渊兮似万物之宗乎!锐挫而无损,纷解而不劳,和光而不污,其体同尘而不渝,其真不亦湛兮似或存乎!地守其形,德不能过其载。天慊其象,德不能过其覆。天地莫能及之,不亦似帝之先乎。帝,天帝也。

东郭子想要庄子说的具体些。庄子说:“在蝼蚁那里。”

东郭子感到困惑,又问:“为什么那么低下?”

庄子则不理会东郭子,继续说:“在稊稗那里。”

“为什么更低下了?”

“在瓦甓那里。”

“为什么越来越低下了?”东郭子更不解了。“在屎溺那里。”

东郭子不再问下去,干脆不吭声了。看到东郭子这样子,庄子这才回过头来对他说:“先生刚才问道,没有问到实质。主管市场的官员‘正获’向负责屠宰的吏卒问如何才知道猪的肥瘦,吏卒用脚踩了踩猪的腿就知道了,

说什么‘越是下部越知猪的肥瘦’。您只是不要说一定有某种东西是逃于道的。

至道是这样的,至道之言也是这样的。周、遍、咸,这三者名称相异,其实相同,指的是同一个东西。”

庄子之所以在回答东郭子的问道时,把道的存在往低贱的东西上说,就是想表明,既然道存在于蝼蚁、稊稗、瓦甓、屎溺当中,那就没有什么东西道不存在其中了,这正好体现了道的周延、普遍与圆成。

图片 5

作者简介:李大华,男,陕西紫阳人。武汉大学哲学博士,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兼职教授,四川大学客座教授。本文摘自《老子的智慧》。

声明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子道德经导读,道的形象是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