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让他从纨绔恶少进化成伟大诗人,成就

2019-08-31 12:18栏目:新闻中心
TAG:

图片 1

问题:为什么“安史之乱”成就了韦应物,令他从“流氓到诗人”?

问题:韦应物是如何从地痞逆袭成著名诗人的?

说到唐朝的安史之乱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唐朝由盛转向衰败的转折点,这对于唐朝来说是致命的,但是这件事情却对一位叫韦应物的诗人来说就显得十分的重要了,因为话说韦应物就是因为安史之乱从一名流氓变成了诗人的,那么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下面跟随小编一起来揭秘分析看看吧!

文:茉莉花开

回答:

回答:

诗人很少有坏人,如果有,年轻时的韦应物应该算一个。

在大唐璀璨的诗词天空中,从不乏耀眼明星。比如天才少年王勃、骆宾王,潇洒飘逸的诗仙李白,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以及“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诗佛王维等等。而且,他们大多是从小饱读诗书,年轻时就崭露头角,声名在外之流。

初识中唐诗人韦应物,是源于他的那首诗《滁州西涧》。

问题:韦应物是如何从地痞逆袭成著名诗人的?

不信?看看韦爷下面写的这首自叙诗就知道了。

但这其中有一位诗人,他小时候却放荡不羁,是街头里巷人人嫌恶的小霸王。在经历过安史之乱后,才完成了个人生命的成长,从纨绔子弟蜕变成一名胸怀家国天下的爱国诗人。

其中那句“野渡无人舟自横”,不仅描绘了一种幽静、旷远的意象,更代表了一种淡泊宁静的心境,颇有禅意的感觉。于是,一下子由一首诗喜欢上了一个人。


少事武皇帝,无赖恃恩私。

他,就是韦应物。

其实,韦应物小时候并不让人省心。他出生于官宦世家,家世显赫,作为一名高干子弟,从小被娇纵惯了。

前言:

韦应物是一个挺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年轻时候是个官二代,汉唐有“城南韦杜,去天尺五”的谚语,可见韦姓的出身之高贵。韦应物有点像清朝的才子纳兰容若,很自然的成为了皇宫中的年轻侍卫。但是韦应物不像纳兰那样从小饱读诗书,他的经历有点像《世说新语》中的三害之一周处。

唐朝从唐高宗开始考诗赋以后,通过进士科考试作官的读书人无一不是诗人。但是也有例外,有些人天生就是当官的身份,即使不读书也能当官,例如清朝的纳兰容若,比如唐朝的韦应物。

作为唐玄宗的侍卫,安史之乱时,皇帝逃跑却没有带着他。”憔悴被人欺“的韦应物中年开始折节读书,纨绔子弟后来成为了唐朝时的一流诗人,竟然吟出了"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图片 2

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

1.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从小飞扬跋扈

他虽然聪明,却不爱读书,整天和一群小混混一起,玩乐、闹事。

一、 《逢杨开府》中的少年无赖韦应物

从韦应物的这首诗中,能够看到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简直判若两人。

少事武皇帝,无赖恃恩私。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

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司隶不敢捕,立在白玉墀。

骊山风雪夜,长杨羽猎时。一字都不识,饮酒肆顽痴。

武皇升仙去,憔悴被人欺。读书事已晚,把笔学题诗。

两府始收迹,南宫谬见推。非才果不容,出守抚茕嫠。

忽逢杨开府,论旧涕俱垂。坐客何由识,惟有故人知。

在这首自传式的古体诗中,韦应物记载了自己年轻时的所作所为:”

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

樗蒲是一种赌博,白天赌博晚上美女相伴,还是偷偷摸摸用了一个”窃“字。韦应物自己倒也知趣,给自己的评价是:

“无赖恃恩私。”

南北朝时期的周处年轻时横行乡里,被称为三害之一, 后来周处杀虎斩蛟,改过自新。陆云曾经劝他:“

古人贵朝闻夕改,君前途尚可,且患志之不立,何忧名之不彰。”

周处后来战死沙场留名于青史。而当年“一字都不识”的韦应物,在安史之乱以后,终于知道“读书事已晚,把笔学题诗”,没想到竟然成了唐朝山水诗人的代表人物之一。

图片 3

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

说起韦应物,他的身世可不得了。他家是长安关中地区的世家大族,曾祖父曾担任过武则天朝的宰相。

十足的小霸王一枚。

二、韦应物被收入《唐诗三百首》里两首诗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滁州西涧》

这首诗大概是韦应物最著名的作品了,被收录进了《唐诗三百首》,成为《唐诗三百首》中少见的出律的七绝。2、3句失黏,这种诗被称为折腰体。

读过这首诗的人,无不被其“恬淡闲雅”的诗风所折服, 几十年后的白居易与元稹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特别指出了韦应物的诗”才丽之外,颇近兴讽“。

韦应物被收入唐诗三百首的诗达到12首,说明在后人大多眼里,韦应物的地位颇高。

《寄李儋元锡》唐代:韦应物

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又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
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读过韦应物: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再回想其“身作里中横”少年时代,很难想象一个人的修养会有如此的转变。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传统的诗教之风对于国人的改变可见一斑。

图片 4

白了说就是:

在当时的长安城中,曾流传过这样一句歌谣:“城南韦杜,去天尺五。”是说韦姓和杜姓两大望族,门槛可不是一般的高。

家人拿他没办法,于是在他15岁时就将他送进皇宫,成了皇帝身边的一名侍卫。

三、为什么会得到白居易的赞赏

白居易写给元稹的 《与元九书》中,专门提到了一个诗人,用以作为自己诗论的依据。这个人竟然就是韦应物。信中写到:

如近岁韦苏州歌行,才丽之外,颇近兴讽;其五言诗,又高雅闲淡,自成一家之体,今之秉笔者谁能及之?然当苏州在时,人亦未甚爱重,必待身后,人始贵之。

韦应物因出任过苏州刺史,世称"韦苏州",他(737~792)比白居易(772年-846年)早生四十余年,白居易进士及第的那一年(806年),韦应物已经过世十几年了。

信中“自成一家之体,今之秉笔者谁能及之?”的评价极高,白居易还记载了“当苏州在时,人亦未甚爱重,”可见韦应物在世时名声不甚显赫,但是对于后辈的白居易影响颇深,成为元白新乐府运动中的文化前辈。

白居易看重的韦应物“才丽之外,颇近兴讽”, 他认为自己的诗风和韦应物有共同点,当时的人并不理解自己:

“今仆之诗,人所爱者,悉不过杂律诗与《长恨歌》已下耳。时之所重,仆之所轻。至于讽谕者,意激而言质;闲适者,思澹而辞迂。以质合迂,宜人之不爱也。

意思是,我白居易引以为傲的讽喻、闲适诗世人不爱,喜欢的却是我的”杂律诗与《长恨歌》“一类。时人之所看重的,却是我白居易所轻视的,因此白乐天对于诗中”颇近兴讽“韦应物有惺惺相惜之感。

我年少时仗着玄宗皇帝的宠爱,是长安银枪小霸王。

在这样的家庭中出生的韦应物,自然是被宠溺惯了。他从小聪明好动,酷爱舞枪弄棒,却不能安静地坐下来,认真地学习诗书。

原本指望着在皇帝身边能有所约束,奈何唐玄宗本身就是个只知沉溺于声色犬马的昏君。“上梁不正下梁歪”,侍卫们耳濡目染,也是个个飞扬跋扈,惹是生非。

结束语

王孟韦柳被称为唐朝四大山水诗人,韦应物和孟浩然、王维、柳宗元被后人相提并论,对于半途出家的学诗人是一个莫大的鼓励,入门不在早晚,修行还看个人。

结束时再录一首押入声韵的古体诗, 《寄全椒山中道士_》:

今朝郡斋冷,忽念山中客。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老街味道

回答:

韦应物的祖上是官运亨通的显赫家族,居于首都长安。他的曾祖父韦待阶官至武则天的宰相,(今天的国务院总理级别),祖父和父亲都是司法系统里的官员。

家庭的荫蔽使他15岁时就被鳞选为玄宗待卫,出入皇宫,可以说是皇帝的大红人。

正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韦应物是一个成色十足的纨绔子弟,在他的自传诗中描述,在市井中惹是生非,百姓敢怒不敢言,和狐朋狗友饮酒,下棋吵闹,窝藏杀人犯朋友,更绝的是,晚上潜入邻居家中窃取人家妻女的美色。

正所谓好事没一桩,坏事干尽。

即便如此,也不会有识趣的官员缉捕他,毕竟他有皇帝老爷和富贵家族罩着。

正当他想这样逍遥霸道地滋润下去时。

靠山山倒。安史之乱的爆发和后来的玄宗驾崩,使他犹如一条丧家之犬。家境日渐式微,加上失业,他的人生来了个180度反转。出来混,迟早要还,轮到别人对他欺凌了。

痛定思痛,从酒池肉林抽身的他,反思自已的人生,悟出唯有读书济世才是人生的正道。

于是他加入了京城一个补习班,扫地,反思,研读四书五经。来了个脱胎换骨的大进修。

只可惜也没能中中央一级的殿士,但凭借自己在诗歌和文学上的表现,朝廷还是录用他当地方官。

从一个放荡不羁的少年到一个清廉的地方官,起主导作用的无疑是儒家思想。有诗为证,

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不过,韦应物在历史长河中的闪光点应采撷于他的山水田园派诗歌,例证,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图片 5回答:

诗人很少有坏人,如果有,年轻时的韦应物应该算一个。

不信?看看韦爷下面写的这首自叙诗就知道了。

少事武皇帝,无赖恃恩私。

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

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

白了说就是:

我年少时仗着玄宗皇帝的宠爱,是长安银枪小霸王。

横行街头巷尾,家里窝藏的都是亡命徒。

白天我去赌钱,晚上去撩邻居家姑娘。

司隶不敢捕,立在白玉墀。

骊山风雪夜,长杨羽猎时。

一字都不识,饮酒肆顽痴。

警察来了又怎样,我站在皇宫的白玉阶上,谁敢抓我?

骊山大风大雪的晚上,还在长杨宫里陪皇上打猎。

那时候我就是个文盲,整天沉迷于饮酒作乐。

这首诗叫《逢杨开府》,是韦应物五十多岁时,写给发小杨某的一首青春回忆录,虽有装逼的嫌疑,但无不散发着诗人内心的坦诚心境。

摇色子把妹,身在宫廷,朋友却多是黑社会。如果韦应物有别名,应该叫小宝。

看来,金老爷子在写《鹿鼎记》前,是研究过韦应物的。

大家都知道,韦小宝之所以能得到皇帝的恩宠,是因为他是能说会道、人品爆棚的小桂子。

可是,韦应物又是凭啥能耐得到皇帝的恩宠进入近卫军的呢?

原来,城南杜陵住着当时两大家族,京兆杜氏和京兆韦氏。从汉朝开始,韦杜两家就是跟着皇帝混,是典型的士大夫阶层。

皇帝选禁卫军,喜欢从韦杜两大家族的子弟里选。

没错,投胎小能手韦应物,正好出生在杜陵韦家。少年韦应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玄宗皇帝选中了。

如果你看过《阳光灿烂的日子》就会发现,一个荷尔蒙旺盛的少年,多么渴望保卫伟大领袖,那是一件特别值得炫耀的事。

韦应物十五六岁,就当上了三卫郎,主要工作就是保卫伟大的玄宗皇帝。

玄宗狩猎,他陪着;玄宗接见外国领导人,他跟着;玄宗带杨玉环到华清池洗澡,他......在门外候着。

这样的身份,家里藏个亡命徒,赌个钱撩个妹,偶尔耍个小流氓,警察敢抓吗?

这首诗记录的是748年的事,当时的李白已经下岗六年;高适在为高考备战苦读,杜甫还在为房租发愁;大名鼎鼎的王维,也闷闷不乐,跑到终南山在雪地里写生。

诗坛的大佬们,没有人对这个小混混多看一眼,甚至,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如果大唐一直这样安静的繁华下去,韦应物很可能就这么一直顺利的混下去,到老做个不大不小的武官,从小混混变成老混混,混完他满地鸡毛的一生。

而此时的北方,一个叫安禄山的大胖子,领着小胖子史思明,对着长安大吼一声:我们要吃唐僧肉。 安史之乱爆发了。

这天早晨,韦应物像往常一样,骑着他的宝马去上班。

进了宫门,只感到人们神色紧张,步履匆匆,一片寂静中,似乎隐藏着惊天大事。

韦爷下了马,吊儿郎当冲一个同事喊: 嘿,boy,帮我打个考勤。

朋友一脸神秘,贴到他耳朵上说: 韦队,还打个毛考勤,要打仗了。

“打仗?跟谁打? ”

“安禄山呀! ”

“兄弟淡定,伟大神武的皇帝陛下,一定会带领我们取得伟大胜利。 ”

“呃...皇帝陛下已经连夜跑路了…”

原来,渔阳鼙鼓后,安史叛军从北方一路杀来,洛阳、长安相继沦陷。唐玄宗得到消息,身先士卒,带着亲信和杨玉环,连夜逃往四川。

安禄山是一名优秀的土匪,进了城,直奔那些“朱门”、“王孙”家去,金银珠宝,用骆驼一车车运走。

没来得及跑的豪门子弟、官员家眷,甚至李唐皇族的老弱,见一个杀一个。

安史之乱持续七年,诗人们的日子很难过。

王维、储光羲被叛军绑了;王昌龄被叛军杀了;岑参被迫走向了战场;杜甫天天逃难小儿子也饿死了;李白一不小心上了永王的贼船,被朝廷派兵讨伐,而领兵讨伐他的人,正是他的好朋友高适。

韦应物是大家族,被洗劫一空。城南韦杜,只能吃土。大量韦家人,逃难去南方。现在广东、福建的韦姓人,很多都是当时的望族后代。

韦应物只得四处流窜,昔日那个“身作里中横”的纨绔子弟,现在连饭都吃不上。

在《温泉行》的结尾,韦应物回忆了当时的惨状:

可怜蹭蹬失风波,仰天大叫无奈何。

弊裘羸马冻欲死,赖遇主人杯酒多。

简单翻译说就是:我蹭蹬失势,仰天大叫也没用。我的马也病了,穿着破大衣,差点冻死,幸亏遇到一个好心人,请我吃了一顿酒菜。

那顿酒估计把他喝醒了,他突然发现,自己誓死保卫的皇帝,把他们抛下,连个招呼都不打。几百年的家族荣耀,在乱军面前,瞬间碎成渣渣。

安史之乱强大的破坏力,让韦应物明白:靠天天会塌,靠山山会倒,这世界什么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他想:算了,不做保安了,也不做韦爵爷了,我要写诗。 像王维一样,为自己写诗。像杜甫一样,为这个乱糟糟的世界写诗。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改变,真的很难。很多坏人的“改正”,往往是迫于现实的压力。

但是,我们不能小觑了苦难的力量。

韦应物的“改正”,是彻彻底底,改头换面。 可以说,唐朝诗人里,他是一个奇葩。

李白、杜甫、白居易这些大神,都是幼儿园时期就开始读书了,而韦应物拿起书本时,已经23岁。

想想看,一个像韦小宝一样的文盲青年,要写诗得有多难,总得先认字吧。

韦应物把自己关在家里,悬梁刺股,刻苦读书,“东邻姬”主动上门都装作没看见。

他还报了各种培训班,进步飞快,快到让老师惊讶,五道杠都不足以表扬他。

据班里的学习委员回忆,那段时期的韦应物“为性高洁,鲜食寡欲,所居焚香扫地而坐。” 无欲无求,焚香扫地。

一个扫地僧,即将横空出世。

彼时,盛唐的大神们都一个个离去,公元770年,曾经的小杜,也走完了最后的生命历程。

浪漫的盛唐诗坛,突然暗淡下来。

难道唐诗的香火要断了吗? ‘擦’的一声,在扬州的扬子津上,客船中的韦应物点上了一炷香: 佛祖保佑,这盛唐诗坛的香火,且让我来传递吧。

少年时期的古惑仔生涯,青年时期的家道衰落,中年时期的官场沉浮,这些经历似乎在他身上发酵了。

四十多岁,韦应物做了滁州刺史,他的诗也迎来了巅峰。

这一年春天,仍然是在滁州,韦应物一个人到郊外散心。 那是一个山涧,溪水边花草丛生,黄鹂在树上歌唱,一阵春雨说来就来。

美,太美了。那一刻,韦大人似乎真的“若有神助”,一首叫《滁州西涧》的神作,跟那场雨一起从天而降: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对这首《滁州西涧》,我只说一句:仅凭“春潮”两句,韦应物就可以站在唐诗第一梯队。

杜甫去世的前后两年,有四个孩子刚刚出生。他们是韩愈、白居易、刘禹锡和柳宗元。 这四人尚未踏入诗歌江湖的20年里,唐诗的长河基本是断流的。

某个阴冷的雨天,白居易、元稹,还有那个“锄禾日当午”的李绅,正在为新乐府运动要不要向杜甫看齐而摇摆,韦应物送来了春天的消息。

中唐诗坛,开始浪奔浪流。韦应物真的像一个扫地僧,初看,他就是在扫地,没有技术含量,再细看,扫帚上刻着八个小字:改邪归正,传递香火。

晚年的韦应物,就是一个看透世事、心怀慈悲的老僧人。 做江州刺史,他是个工作狂:“到郡方逾月,终朝理乱丝”。

后来又做苏州刺史,看到百姓流亡,他惭愧得不好意思拿工资,他写诗道: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退休后,他没有一点家产,跑到苏州的永定寺,吃斋念佛、耕田读书,走完了传奇的一生。

从“好兄弟讲义气”的韦爵爷,到“察民情写民生”的韦诗人,他吃尽了一个时代的磨难,才悟透了这山高水远的人生。

但无论如何,我想,韦应物都不会感谢苦难,安史之乱永远只会是诗人心中的痛。

回答:

韦应物,唐代诗人,流传下来的诗歌很多,但散文却仅存一篇。而且曾经当过苏州刺史,所以好多文朋诗友又把他叫做“韦苏州”。他的诗歌以恬淡高远为名,善于写景和隐逸生活。

比如他的《滁州西涧》: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就这样一位人物,却有着传奇一样的励志故事,曾经横行乡里,被人称作无赖,但到最后,却走了正道,做官写诗,芳名流传。

他横行霸道与出身有关。

韦应物是文昌右相韦待价的曾孙,就是宰相家的小小少爷,是京兆韦氏逍遥公房的后人。韦氏是关中望姓之首,多出文学方面的人才。有这样雄厚的后台,所以年纪轻轻就成了唐玄宗的近侍,跟着李隆基进出皇宫,还出游大好江山美景,这种荣耀,是个人都会骄傲,更何况,年少轻狂。

他转性成才与安史之乱有关。

正因为陪着唐明皇这里那里走,所以安史之乱来时,他也是亲眼所见,战火燃烧,民不聊生,唐朝似乎也是摇摇欲坠,而唐玄宗逃亡属地,唐肃宗时,韦应物失去了官职,过着近乎飘零的生活。

生活的无奈,自己前二十多年的轻狂,两相对比,便收心养性,在长安太学读书。韦氏的基因,加上自己的勤奋,韦应物从一个轻狂少年,富贵无赖,慢慢的因为读书而变得忠厚仁爱,成了一代大家,也是韦氏在文学方面成就最高的人。

韦应物读书时,可谓刻苦,吃得少,也不留恋儿女之情,经常是“焚香扫地而坐”。后来代宗在位,韦应物便先后任洛阳丞,京兆府功曹参军,鄂县令等职务,到德宗贞元七年退职,任职期间也是仁爱体恤百姓,名声远扬。

我是青鸾惊鸿,70后蜀女,喜欢读书写文字和心理学。感谢相遇在头条,感恩喜欢我的文字。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回答:

应赞儒家教化功,

分清善恶归正宗。

脱胎换骨谱新曲,

史册诗集留美名。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回答:

"为赋新词强说愁"。古人如此,诗人更是如此。先抑后扬是通用的手法。当不得真。

韦应物是官宦子弟不假,官六七代。韦家乃关中世族大姓。远非"我爸是李钢"那样的地痞可比。

横行街头巷尾,家里窝藏的都是亡命徒。

及至少年时期,皇帝要选拔一批贴身侍卫。出生于高干家庭,又长得高大帅气的韦应物,自然成了被选拔的对象。

而韦应物更是做过不少坏事:横行街道乡里,窝藏亡命之徒;白天公然赌博,晚上甚至做出强奸邻居妇女之恶行。图片 15

白天我去赌钱,晚上去撩邻居家姑娘。

别人要拼尽全力才能达到的高度,才是他的起跑线而已。

因为忌惮于他的身份地位,衙役也不敢抓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扬长而去。

司隶不敢捕,立在白玉墀。

15岁时,韦应物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这让他更加飞扬跋扈,骄横不可一世。

也许是因为年少吧,总之,日子过得极其荒唐,而他自己却丝毫不觉得,反而颇感得意。

骊山风雪夜,长杨羽猎时。

各位看官可自行脑补一番这样的场面:一群鲜衣怒马的少年,耀武扬威地从街头走过。若有人让他们看不顺眼,轻则一顿痛斥,重则拳脚相加。

然而,似乎是一夜之间,他的好日子忽然就结束了。安禄山叛乱,大军逼近京城,唐玄宗仓皇逃路,根本不可能顾及这小小的侍卫。

一字都不识,饮酒肆顽痴。

他们以欺凌普通百姓为乐,一般人也是敢怒而不敢言,见了他只能远远地躲避。

作为名门望族,韦家也被叛军洗劫一空。于是,韦应物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流落于京城的街头。昔日的耀武扬威一下子失去了资本,不得不夹紧尾巴做人。

警察来了又怎样,我站在皇宫的白玉阶上,谁敢抓我?

除了这,关于韦应物的恶劣行径,有不少还是他自己后来回忆起来深感后悔的,比如:公然窝藏亡命之徒;白天聚众赌博,晚上四处游荡,看到年轻美貌的女子,便强行占为己有。

巨大的落差,将他一下子从云端拉到谷底,被狠狠地摔疼了。困顿之极,甚至连饭都吃不上。

骊山大风大雪的晚上,还在长杨宫里陪皇上打猎。

当地司法机关忌惮于他那显赫的家世,并不敢拿他法办。而这,更助长了他嚣张的气焰。

说到这儿,各位一定很好奇,那纨绔子弟韦应物已经落魄至极了,他又是如何从“流氓”逆袭成为大诗人的呢?

那时候我就是个文盲,整天沉迷于饮酒作乐。

凡此种种,令京城恶少的臭名远播。

有书君认为,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这首诗叫《逢杨开府》,是韦应物五十多岁时,写给发小杨某的一首青春回忆录,虽有装逼的嫌疑,但无不散发着诗人内心的坦诚心境。

图片 16

1.因为磨难,让他明白了荣华富贵如浮云。

摇色子把妹,身在宫廷,朋友却多是黑社会。如果韦应物有别名,应该叫小宝。

2.显赫家族,在叛军眼里狗屁也不是

那天,他漫无目的地来到华清池。看到昔日灯红酒绿、富贵繁华的温柔乡,如今却成了野草弥漫、山石嶙峋的荒凉之地,内心不由得感慨万千。

看来,金老爷子在写《鹿鼎记》前,是研究过韦应物的。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没有谁的人生会是一帆风顺的。

昔日当侍卫时定制的裘皮大衣已经破旧不堪,难以遮挡住阵阵寒气。而伴他出行的曾经的高头大马,更是羸弱不堪,步履蹒跚。幸亏碰上了一个好心人,给了他一杯酒,聊以驱寒。

大家都知道,韦小宝之所以能得到皇帝的恩宠,是因为他是能说会道、人品爆棚的小桂子。

要不是因为一场叛乱,也许,韦应物的人生就是一个由小恶少慢慢变成老流氓的过程。

在这样的境遇面前,他的内心波澜起伏,并深刻地意识到:盛极一时的大唐王朝都可以在一瞬间凋敝零落,连贵为九五之尊的皇帝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刻。

可是,韦应物又是凭啥能耐得到皇帝的恩宠进入禁卫军的呢?

可是,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安史之乱打破了韦应物原来骄奢糜烂的生活。

我一个小小的侍卫,更是卑微如蝼蚁。只是可笑我过去怎么就那样飞扬跋扈,盛气凌人呢?

原来,城南杜陵住着当时两大家族,京兆杜氏和京兆韦氏。从汉朝开始,韦杜两家就是跟着皇帝混,是典型的士大夫阶层。

那一日,叛军突然杀进京城,唐玄宗被吓得面如土色,仓皇中,带了爱妃和部分近臣匆匆出逃,甚至都没有通知韦应物一声。

2.因为落魄,让他意识到靠人不如靠己。

皇帝选禁卫军,喜欢从韦杜两大家族的子弟里选。

那一刻,韦应物才深深尝到生活的苦水。原本显赫的家族,在叛军眼里狗屁也不是,惨遭洗劫。侥幸保全一命的韦应物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不知该何去何从。

痛定思痛,他终于沉下心来,深度思考人生。

没错,投胎小能手韦应物,正好出生在杜陵韦家。少年韦应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玄宗皇帝选中了。

流落街头的他甚至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昔日耀武扬威的纨绔子弟,在这期间,受尽了世人的白眼。有一个成语叫“云泥之别”,说的就是他此刻的境况吧。

他意识到,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要想依靠外在的力量,过不劳而获的生活,是多么幼稚可笑。

如果你看过《阳光灿烂的日子》就会发现,一个荷尔蒙旺盛的少年,多么渴望保卫伟大领袖,那是一件特别值得炫耀的事。

一天,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行走,不觉中来到了华清池。但见昔日灯红酒绿、繁华高贵的温柔乡,如今竟是荒草丛生、断壁残垣,心头更有无限的感慨。

回首荒唐不堪的过往,他不由得感到汗颜。为曾经犯下的过错,为浪掷的青春,深深地后悔。图片 17

韦应物十五六岁,就当上了三卫郎,主要工作就是保卫伟大的玄宗皇帝。

回首前尘往事,韦应物深深地为过去的行径而后悔。为什么要等到失去以后,才明白曾经的过错呢?

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不是我们处在什么位置,而在于我们朝着什么方向出发。只有自己才是自己命运的主宰。也只有努力,才能拥有安身立命的资本。

玄宗狩猎,他陪着;玄宗接见外国领导人,他跟着;玄宗带杨玉环到华清池洗澡,他......在门外候着。

图片 18

3.因为知耻而后勇,让他走上了努力学习,学做好人的道路。

这样的身份,家里藏个亡命徒,赌个钱撩个妹,偶尔耍个小流氓,警察敢抓吗?

3.得遇贵人,让他有机会重返学堂

知耻而后勇,让他立誓要奋发向上,潜心于学。他希望通过读书,用知识的力量来武装自己,与过去的自我挥手告别。

这首诗记录的是748年的事,当时的李白已经下岗六年;高适在为高考备战苦读,杜甫还在为房租发愁;大名鼎鼎的王维,也闷闷不乐,跑到终南山在雪地里写生。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他黯然神伤、孤独无助之时,他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父辈世交杨开府。

产生了这种强烈的愿望后,他有幸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父辈世交杨开府收留了他,并送他去国子学读书。

诗坛的大佬们,没有人对这个小混混多看一眼,甚至,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杨开府不但收留了他,更建议他应该重新走进学堂,以知识的力量充实自己的头脑。而这,恰好符合了韦应物此时的意愿。

于是,大龄青年韦应物终于进了学堂,老老实实的做起了学生。这一回,他真的是脱胎换骨,由内而外发生了蜕变。

如果大唐一直这样安静的繁华下去,韦应物很可能就这么一直顺利的混下去,到老做个不大不小的武官,从小混混变成老混混,混完他满地鸡毛的一生。

于是,23岁的大龄青年开始进入太学读书。

经历过苦难的磨炼,浪子回头的韦应物,格外珍惜求学的时光。他不再有物质上的欲望,吃得很简单,穿的更不讲究。但居住的地方,却一定要焚香扫地而坐,他觉得,如此才能让心灵更加安宁。

而此时的北方,一个叫安禄山的大胖子,领着小胖子史思明,对着长安大吼一声:我们要吃唐僧肉。 安史之乱爆发了。

因为年少时的顽劣,他腹无诗书,几近文盲。相较别人,更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行。

经过系统的学习,他在学业上突飞猛进,收获颇丰。后来,他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了不断的上升。他的诗作,也喷薄而出。

这天早晨,韦应物像往常一样,骑着他的宝马去上班。

对于这迟到的机会,韦应物格外珍惜,他摒弃了无效的朋友圈,每日只是焚香、扫地、静坐读书。

他从县令做起,最终成为封疆大员、朝廷显宦。经历过国家和个人的巨大变故后,韦应物早已褪却了昔日的骄纵与奢华。他勤政爱民,淡泊质朴。并以自己的一支笔,为黎民百姓代言。

进了宫门,只感到人们神色紧张,步履匆匆,一片寂静中,似乎隐藏着惊天大事。

虽然,他参加科考并没有成功,但他的实力与努力,还是得到了认可。27岁那年,他终于凭借自己的能力,重新入朝为仕。

要不是因为安史之乱,韦应物的一生,也许只不过是由小混混转为大混混的过程,而世人也无以得见他那清新淡雅、富有禅意的诗作了。

韦爷下了马,吊儿郎当冲一个同事喊: 嘿,boy,帮我打个考勤。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机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这正是“国家不幸诗家幸”啊。看来,苦难并非全是坏事,有时候,它也能给人带来不可思议的力量。

朋友一脸神秘,贴到他耳朵上说: 韦队,还打个毛考勤,要打仗了。

4.因为经历,所以常怀一颗悲悯心

有书君语 :有书送书季开始啦~每周会免费赠送1000本实体书给大家作为福利,本次送出的是年度必读之书《无声告白》。私信回复:福利,即可免费包邮领取书藉,本次仅剩200本,先到先得哦~

“打仗?跟谁打? ”

韦应物从基层小吏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努力学做一个好官。

回答:

“安禄山呀! ”

因为经历,所以懂得。曾经的苦难,让他常怀包容仁爱之心。他的仕途,也是起起落落,并不顺利。但无论在哪一任上,他都恪尽职守,政绩斐然。努力为百姓办实事,是他余生最大的追求。

从无赖到清官:“浪子回头”的大诗人

“兄弟淡定,伟大神武的皇帝陛下,一定会带领我们取得伟大胜利。 ”

他曾经给友人写过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是这样的:“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图片 19

“呃...皇帝陛下已经连夜跑路了…”

因为官场的黑暗以及身体的原因,让他多次产生过辞官归隐的念头。但当看到自己治下的百姓因为贫穷而流亡,于国于民,他的内心都非常不安。所以,又不忍一走了之。

中唐诗人韦应物是长安人,出生于一个官宦世家。他的曾祖父叫韦挺,在武则天时曾担任过宰相。

原来,渔阳鼙鼓后,安史叛军从北方一路杀来,洛阳、长安相继沦陷。唐玄宗得到消息,身先士卒,带着亲信和杨玉环,连夜逃往四川。

这两句,流露出深深的忧国忧民的情绪,让人感动。

少年时期的韦应物,像许多官二代一样,是一个飞扬跋扈的恶少。凭借家世,只有十五岁的韦应物成为了唐玄宗的内廷侍卫,得以出入宫闱,扈从游幸。他和其他侍卫一起,在长安城里横行霸道,惹是生非,搞得老百姓看见他们就躲得远远的。玄宗的声色犬马,上行下效之下,也使得他们更加骄奢淫逸。后来,韦应物回忆这段生活,在《燕李录事》一诗里写道:“与君十五侍皇闱,晓拂炉烟上赤墀。花开汉苑经过处,雪下骊山沐浴时。”

安禄山是一名优秀的土匪,进了城,直奔那些“朱门”、“王孙”家去,金银珠宝,用骆驼一车车运走。

为官多年,他依然是两袖清风,一尘不染。晚年,离任苏州时,竟因为没钱返京而客死他乡。

但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安史之乱爆发后,叛军逼近了长安。玄宗皇帝仓皇奔逃,连许多后宫嫔妃、王公大臣都来不及带走,更何况是韦应物他们这班小侍卫,他们只能作鸟兽散,各奔生路。

没来得及跑的豪门子弟、官员家眷,甚至李唐皇族的老弱,见一个杀一个。

图片 20

叛军进城后,从不知生活艰难的韦应物失去了一切依靠,流落街头。为了吃饱肚子,他四处游窜,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当初陪伴皇帝经常来的华清池。过去灯红酒绿,富贵繁华的帝王园囿,如今却是荒草遍野,温泉冷寂,山石清寒。幸亏遇见了一个朋友,招待了他一顿酒饭。韦应物感慨万分,写下了一首《温泉行》,其中有这样几句:“一朝铸鼎降龙驭,小臣髯绝不得去。今来萧瑟万井空,唯见苍山起烟雾。可怜蹭蹬失风波,仰天大叫无奈何。弊裘羸马冻欲死,赖遇主人杯酒多。”

安史之乱持续七年,诗人们的日子很难过。

5.他的诗作,奠定他在大唐文坛上的地位

昔日的骄横侍卫,如今成了丧家之犬。艰难痛苦让韦应物明白了人生的道理,他下定决心,要告别过去的浮浪奢侈,重新做人。

王维、储光羲被叛军绑了;王昌龄被叛军杀了;岑参被迫走向了战场;杜甫天天逃难小儿子也饿死了;李白一不小心上了永王的贼船,被朝廷派兵讨伐,而领兵讨伐他的人,正是他的好朋友高适。

韦应物的诗作,有对安史之乱后社会离乱、民生疾苦的反应,但更多的是山水田园诗,诗风恬淡高远,清新自然又值得反复回味。

后来,一个姓杨的世交长辈收留了他。韦应物仿佛变了一个人,他一改过去的生活习惯,少食寡欲起来,常常“焚香扫地而坐”,并且立下志向,开始刻苦读书。

韦应物是大家族,被洗劫一空。城南韦杜,只能吃土。大量韦家人,逃难去南方。现在广东、福建的韦姓人,很多都是当时的望族后代。

在网络上,曾经有这样一句诗火了:“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其作者就是韦应物。

浪子回头金不换,韦应物的辛苦没有白费。从代宗广德年间开始,他重又走上仕途,从县令开始,一直做到了滁州、江州、苏州刺史,也曾在朝中担任过太仆少卿兼御史中丞,直到德宗贞元七年 (791年)退职。过去的无赖少年,成了地方大员、朝廷显宦。

韦应物只得四处流窜,昔日那个“身作里中横”的纨绔子弟,现在连饭都吃不上。

这句诗点燃了人们情感的共鸣。人生旅途,有许多的无奈,但幸亏我还有一瓢酒,可以用来慰藉奔波的生活。

在将近三十年间,韦应物大部分时间在江州、苏州一带作地方官吏,所以世称他为韦江州或韦苏州。

在《温泉行》的结尾,韦应物回忆了当时的惨状:

好的诗词就具有这样的魅力,它具有一种感发的力量,穿越千年的风霜,依然能熠熠生辉。

这时期的韦应物,为人朴实淡泊,为官廉洁自守、勤政爱民。他心怀百姓疾苦,并时时反躬自省,为自己没有尽到责任而自责。他在《寄李儋元锡》一诗里写道:

可怜蹭蹬失风波,仰天大叫无奈何。

接下来,咱们再来聊聊韦应物另一首着名的代表作《滁州西涧》:

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又一年.

弊裘羸马冻欲死,赖遇主人杯酒多。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

简单翻译说就是:我蹭蹬失势,仰天大叫也没用。我的马也病了,穿着破大衣,差点冻死,幸亏遇到一个好心人,请我吃了一顿酒菜。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那顿酒估计把他喝醒了,他突然发现,自己誓死保卫的皇帝,把他们抛下,连个招呼都不打。几百年的家族荣耀,在乱军面前,瞬间碎成渣渣。

这是描写暮春时节景象的一首诗。诗人不爱那千娇百媚的繁花,却独独喜欢生长于无人问津的溪涧边的野草。

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安史之乱强大的破坏力,让韦应物明白:靠天天会塌,靠山山会倒,这世界什么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其实,那自甘寂寞,于孤寂中依然要努力给春天增添一抹绿色的小草,不正象征着作者本人高标逸韵的风格吗?

“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韦应物这种忧时爱民的仁者心肠,感动着后世的读者。沈德潜评论说: “是不负心语。”“不负心语”,也就是有良心的话。

他想:算了,不做保安了,也不做韦爵爷了,我要写诗。 像王维一样,为自己写诗。像杜甫一样,为这个乱糟糟的世界写诗。

而傍晚因为一场雨的缘故,春潮更加汹涌。在寂静无人的渡口,只有一叶扁舟随意的停歇在那里,更营造了一种旷达悠远的意境,给人感觉禅意满满。

苏州刺史任满之后,韦应物没有得到新的任命,他为官清廉,家里竟然一贫如洗,没有路费回京城候选,只能寄住在苏州的无定寺。在贫病之中,他不久就客死异乡。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改变,真的很难。很多坏人的“改正”,往往是迫于现实的压力。

都说“言为心声”,一个诗人的人格,也早已注定了其作品的格局。在经历了滚滚红尘中的繁华与凋零后,依然努力地热爱生活的人,是值得敬佩的。

韦应物是中唐著名的山水田园诗人,后人常常以“王孟韦柳”并称。他的山水诗简约优雅、清新自然,而又饶有趣味,代表作就是那首《滁州西涧》:

但是,我们不能小觑了苦难的力量。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韦应物的“改正”,是彻彻底底,改头换面。 可以说,唐朝诗人里,他是一个奇葩。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李白、杜甫、白居易这些大神,都是幼儿园时期就开始读书了,而韦应物拿起书本时,已经23岁。

滁州山水优美,韦应物在这里做刺史的时候,有了空闲,就会徜徉在滁州的西涧。这里景致幽静,使他感受到了大自然的诗意和禅境。涧边的幽草,树上的黄鹂,夜雨后涌动的春潮是那样的美妙,而“野渡无人舟自横”,却又是何等的从容淡定。

想想看,一个像韦小宝一样的文盲青年,要写诗得有多难,总得先认字吧。

回答:

韦应物把自己关在家里,悬梁刺股,刻苦读书,“东邻姬”主动上门都装作没看见。

韦应物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他的父亲韦銮是唐代的知名画家,善画花鸟、山水、松石,官职为“宣州司法参军”,县处级干部。韦应物从十五岁就在中央混,给唐玄宗李隆基当近侍。因为条件的优越,韦应物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流氓”,“豪纵不羁,横行乡里,乡人苦之”。韦应物后来曾写诗回忆这一段历史,“少事武皇帝,无赖恃恩私”,韦应物把自己的“无赖”行为归结为“恃恩私”上,父亲营造的家庭条件优越和皇帝对他的宠幸,是他成为“无赖”的主要原因。韦应物做过什么“无赖”的事呢?“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里中是街坊邻里的意思,横是横行霸道的意思,韦应物在街坊邻里横行霸道,而且到了家里私藏朝廷钦犯的地步。“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樗蒲是古代一种赌博游戏,窃是窃取,强奸的意思,韦应物白天去赌场混,晚上去奸污邻居的女子;“司隶不敢捕,立在白玉墀”,韦应物犯下如此大罪,但因为他家的权势与他的无赖霸道,就连官府也不敢逮捕他。说明韦应物并非小混混,而是大流氓了。“一字都不识,饮酒肆顽痴。”,韦应物年轻时,虽然在太学学习,但却一字不识,是个文盲,每天只知饮酒作乐。

他还报了各种培训班,进步飞快,快到让老师惊讶,五道杠都不足以表扬他。

图片 21

据班里的学习委员回忆,那段时期的韦应物“为性高洁,鲜食寡欲,所居焚香扫地而坐。” 无欲无求,焚香扫地。

但安史之乱,结束了韦应物的“流氓”历史,玄宗西逃,给了韦应物沉重的打击,他失去了原来的权势,任人欺凌。此时韦应物方才醒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洗心革面,开始学习。终过发奋学习,韦应物由“流氓”成为中唐著名的大诗人,并当上了苏州刺史。唐朝时发现的石鼓文,也因为韦应物说其象“石鼓”而命名。

一个扫地僧,即将横空出世。

春秋史社,专注于中国历史、文化研究,喜欢历史的小伙伴请关注“春秋史社”,有问题欢迎留言。

彼时,盛唐的大神们都一个个离去,公元770年,曾经的小杜,也走完了最后的生命历程。

回答:

浪漫的盛唐诗坛,突然暗淡下来。

诗人很少有坏人,如果有,年轻时的韦应物应该算一个。

难道唐诗的香火要断了吗? ‘擦’的一声,在扬州的扬子津上,客船中的韦应物点上了一炷香: 佛祖保佑,这盛唐诗坛的香火,且让我来传递吧。

不信?看看韦爷下面写的这首自叙诗就知道了。

少年时期的古惑仔生涯,青年时期的家道衰落,中年时期的官场沉浮,这些经历似乎在他身上发酵了。

少事武皇帝,无赖恃恩私。

四十多岁,韦应物做了滁州刺史,他的诗也迎来了巅峰。

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

这一年春天,仍然是在滁州,韦应物一个人到郊外散心。 那是一个山涧,溪水边花草丛生,黄鹂在树上歌唱,一阵春雨说来就来。

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

美,太美了。那一刻,韦大人似乎真的“若有神助”,一首叫《滁州西涧》的神作,跟那场雨一起从天而降:

白了说就是: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我年少时仗着玄宗皇帝的宠爱,是长安银枪小霸王。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横行街头巷尾,家里窝藏的都是亡命徒。

对这首《滁州西涧》,我只说一句:仅凭“春潮”两句,韦应物就可以站在唐诗第一梯队。

白天我去赌钱,晚上去撩邻居家姑娘。

杜甫去世的前后两年,有四个孩子刚刚出生。他们是韩愈、白居易、刘禹锡和柳宗元。 这四人尚未踏入诗歌江湖的20年里,唐诗的长河基本是断流的。

司隶不敢捕,立在白玉墀。

某个阴冷的雨天,白居易、元稹,还有那个“锄禾日当午”的李绅,正在为新乐府运动要不要向杜甫看齐而摇摆,韦应物送来了春天的消息。

骊山风雪夜,长杨羽猎时。

中唐诗坛,开始浪奔浪流。韦应物真的像一个扫地僧,初看,他就是在扫地,没有技术含量,再细看,扫帚上刻着八个小字:改邪归正,传递香火。

一字都不识,饮酒肆顽痴。

晚年的韦应物,就是一个看透世事、心怀慈悲的老僧人。 做江州刺史,他是个工作狂:“到郡方逾月,终朝理乱丝”。

警察来了又怎样,我站在皇宫的白玉阶上,谁敢抓我?

后来又做苏州刺史,看到百姓流亡,他惭愧得不好意思拿工资,他写诗道: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骊山大风大雪的晚上,还在长杨宫里陪皇上打猎。

退休后,他没有一点家产,跑到苏州的永定寺,吃斋念佛、耕田读书,走完了传奇的一生。

那时候我就是个文盲,整天沉迷于饮酒作乐。

从“好兄弟讲义气”的韦爵爷,到“察民情写民生”的韦诗人,他吃尽了一个时代的磨难,才悟透了这山高水远的人生。

这首诗叫《逢杨开府》,是韦应物五十多岁时,写给发小杨某的一首青春回忆录,虽有装逼的嫌疑,但无不散发着诗人内心的坦诚心境。

但无论如何,我想,韦应物都不会感谢苦难,安史之乱永远只会是诗人心中的痛。

摇色子把妹,身在宫廷,朋友却多是黑社会。如果韦应物有别名,应该叫小宝。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22
看来,金老爷子在写《鹿鼎记》前,是研究过韦应物的。

大家都知道,韦小宝之所以能得到皇帝的恩宠,是因为他是能说会道、人品爆棚的小桂子。

可是,韦应物又是凭啥能耐得到皇帝的恩宠进入禁卫军的呢?

原来,城南杜陵住着当时两大家族,京兆杜氏和京兆韦氏。从汉朝开始,韦杜两家就是跟着皇帝混,是典型的士大夫阶层。

皇帝选禁卫军,喜欢从韦杜两大家族的子弟里选。

没错,投胎小能手韦应物,正好出生在杜陵韦家。少年韦应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玄宗皇帝选中了。

如果你看过《阳光灿烂的日子》就会发现,一个荷尔蒙旺盛的少年,多么渴望保卫伟大领袖,那是一件特别值得炫耀的事。

韦应物十五六岁,就当上了三卫郎,主要工作就是保卫伟大的玄宗皇帝。

玄宗狩猎,他陪着;玄宗接见外国领导人,他跟着;玄宗带杨玉环到华清池洗澡,他......在门外候着。

这样的身份,家里藏个亡命徒,赌个钱撩个妹,偶尔耍个小流氓,警察敢抓吗?

这首诗记录的是748年的事,当时的李白已经下岗六年;高适在为高考备战苦读,杜甫还在为房租发愁;大名鼎鼎的王维,也闷闷不乐,跑到终南山在雪地里写生。

诗坛的大佬们,没有人对这个小混混多看一眼,甚至,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如果大唐一直这样安静的繁华下去,韦应物很可能就这么一直顺利的混下去,到老做个不大不小的武官,从小混混变成老混混,混完他满地鸡毛的一生。

而此时的北方,一个叫安禄山的大胖子,领着小胖子史思明,对着长安大吼一声:我们要吃唐僧肉。 安史之乱爆发了。

这天早晨,韦应物像往常一样,骑着他的宝马去上班。

进了宫门,只感到人们神色紧张,步履匆匆,一片寂静中,似乎隐藏着惊天大事。 图片 23

韦爷下了马,吊儿郎当冲一个同事喊: 嘿,boy,帮我打个考勤。

朋友一脸神秘,贴到他耳朵上说: 韦队,还打个毛考勤,要打仗了。

“打仗?跟谁打? ”

“安禄山呀! ”

“兄弟淡定,伟大神武的皇帝陛下,一定会带领我们取得伟大胜利。 ”

“呃...皇帝陛下已经连夜跑路了…”

原来,渔阳鼙鼓后,安史叛军从北方一路杀来,洛阳、长安相继沦陷。唐玄宗得到消息,身先士卒,带着亲信和杨玉环,连夜逃往四川。

安禄山是一名优秀的土匪,进了城,直奔那些“朱门”、“王孙”家去,金银珠宝,用骆驼一车车运走。

没来得及跑的豪门子弟、官员家眷,甚至李唐皇族的老弱,见一个杀一个。

安史之乱持续七年,诗人们的日子很难过。

王维、储光羲被叛军绑了;王昌龄被叛军杀了;岑参被迫走向了战场;杜甫天天逃难小儿子也饿死了;李白一不小心上了永王的贼船,被朝廷派兵讨伐,而领兵讨伐他的人,正是他的好朋友高适。

韦应物是大家族,被洗劫一空。城南韦杜,只能吃土。大量韦家人,逃难去南方。现在广东、福建的韦姓人,很多都是当时的望族后代。

韦应物只得四处流窜,昔日那个“身作里中横”的纨绔子弟,现在连饭都吃不上。

图片 24

在《温泉行》的结尾,韦应物回忆了当时的惨状:

可怜蹭蹬失风波,仰天大叫无奈何。

弊裘羸马冻欲死,赖遇主人杯酒多。

简单翻译说就是:我蹭蹬失势,仰天大叫也没用。我的马也病了,穿着破大衣,差点冻死,幸亏遇到一个好心人,请我吃了一顿酒菜。

那顿酒估计把他喝醒了,他突然发现,自己誓死保卫的皇帝,把他们抛下,连个招呼都不打。几百年的家族荣耀,在乱军面前,瞬间碎成渣渣。

安史之乱强大的破坏力,让韦应物明白:靠天天会塌,靠山山会倒,这世界什么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他想:算了,不做保安了,也不做韦爵爷了,我要写诗。 像王维一样,为自己写诗。像杜甫一样,为这个乱糟糟的世界写诗。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改变,真的很难。很多坏人的“改正”,往往是迫于现实的压力。

但是,我们不能小觑了苦难的力量。

韦应物的“改正”,是彻彻底底,改头换面。 可以说,唐朝诗人里,他是一个奇葩。

李白、杜甫、白居易这些大神,都是幼儿园时期就开始读书了,而韦应物拿起书本时,已经23岁。

想想看,一个像韦小宝一样的文盲青年,要写诗得有多难,总得先认字吧。

韦应物把自己关在家里,悬梁刺股,刻苦读书,“东邻姬”主动上门都装作没看见。

他还报了各种培训班,进步飞快,快到让老师惊讶,五道杠都不足以表扬他。

据班里的学习委员回忆,那段时期的韦应物“为性高洁,鲜食寡欲,所居焚香扫地而坐。” 无欲无求,焚香扫地。

一个扫地僧,即将横空出世。

彼时,盛唐的大神们都一个个离去,公元770年,曾经的小杜,也走完了最后的生命历程。

浪漫的盛唐诗坛,突然暗淡下来。

难道唐诗的香火要断了吗? ‘擦’的一声,在扬州的扬子津上,客船中的韦应物点上了一炷香: 佛祖保佑,这盛唐诗坛的香火,且让我来传递吧。

图片 25

少年时期的古惑仔生涯,青年时期的家道衰落,中年时期的官场沉浮,这些经历似乎在他身上发酵了。

四十多岁,韦应物做了滁州刺史,他的诗也迎来了巅峰。

这一年春天,仍然是在滁州,韦应物一个人到郊外散心。 那是一个山涧,溪水边花草丛生,黄鹂在树上歌唱,一阵春雨说来就来。

美,太美了。那一刻,韦大人似乎真的“若有神助”,一首叫《滁州西涧》的神作,跟那场雨一起从天而降: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对这首《滁州西涧》,我只说一句:仅凭“春潮”两句,韦应物就可以站在唐诗第一梯队。

杜甫去世的前后两年,有四个孩子刚刚出生。他们是韩愈、白居易、刘禹锡和柳宗元。 这四人尚未踏入诗歌江湖的20年里,唐诗的长河基本是断流的。

某个阴冷的雨天,白居易、元稹,还有那个“锄禾日当午”的李绅,正在为新乐府运动要不要向杜甫看齐而摇摆,韦应物送来了春天的消息。

中唐诗坛,开始浪奔浪流。韦应物真的像一个扫地僧,初看,他就是在扫地,没有技术含量,再细看,扫帚上刻着八个小字:改邪归正,传递香火。

晚年的韦应物,就是一个看透世事、心怀慈悲的老僧人。 做江州刺史,他是个工作狂:“到郡方逾月,终朝理乱丝”。

后来又做苏州刺史,看到百姓流亡,他惭愧得不好意思拿工资,他写诗道: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退休后,他没有一点家产,跑到苏州的永定寺,吃斋念佛、耕田读书,走完了传奇的一生。

从“好兄弟讲义气”的韦爵爷,到“察民情写民生”的韦诗人,他吃尽了一个时代的磨难,才悟透了这山高水远的人生。

但无论如何,我想,韦应物都不会感谢苦难,安史之乱永远只会是诗人心中的痛。

回答:

这与他的亲临其境的感受和所见所闻有关,安禄山之乱让他恍然大悟,以皇帝为代表的皇宫贵族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究其原因还是贪图享乐,不求进取,置国家安危与不顾。这一切可能唤起了他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于是一改以往的流氓颓废,发奋图强。加上出身名门和以后的丰富经历,让他最终成为了著名田园诗人。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史之乱让他从纨绔恶少进化成伟大诗人,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