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岛跟皇帝争夺诗稿被贬,唐朝最执着的诗人

2019-08-30 13:59栏目:新闻中心
TAG:

图片 1

二十解书剑,西游长安城。举头望君门,屈指取公卿。国风冲融迈三五,朝廷欢乐弥寰宇。白璧皆言赐近臣,布衣不得干明主。归来洛阳无负郭,东过梁宋非吾土。兔苑为农岁不登,雁池垂钓心长苦。世人遇我同众人,唯君于我最相亲。且喜百年见交态,未尝一日辞家贫。弹棋击筑白日晚,纵酒高歌杨柳春。欢娱未尽分散去,使我惆怅惊心神。丈夫不作儿女别,临岐涕泪沾衣巾。——唐代·高适《别韦参军》

  有一首虽很著名但据说是伪托大文豪韩愈的诗,①是写赠并赞扬诗人贾岛的。这首题为《赠贾岛》的诗说:

半堤花雨。对芳辰消遣,无奈情绪。春色尚堪描画在,万紫千红尘土。鹃促归期,莺收佞舌,燕作留人语。绕栏红药,韶华留此孤主。真个恨杀东风,几番过了,不似今番苦。乐事赏心磨灭尽,忽见飞书传羽。湖水湖烟,峰南峰北,总是堪伤处。新塘杨柳,小腰犹自歌舞。——宋代·褚生《百字令·半堤花雨》

在文学界,一直存在着一种说法,那就是诗歌比别的文学形式更需要天赋和灵感。往往很多小说家、散文家需要长期的积累,沉淀了足够的人生阅历之后,才能一飞冲天。诗人却不同,在上天的眷顾之下,年少成名的诗人比比皆是。

别韦参军

唐代:高适

高适是我国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世称“高常侍”。 作品收录于《高常侍集》。高适与岑参并称“高岑”,其诗作笔力雄健,气势奔放,洋溢着盛唐时期所特有的奋发进取、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

高适

贤哉令尹,三仕已之无喜愠。我独何人,犹把虚名玷缙绅。不如归去,二顷良田无觅处。归去来兮,待有良田是几时。——宋代·苏轼《减字木兰花·送东武令赵昶失官归海州》

减字木兰花·送东武令赵昶失官归海州

逢君说行迈,倚剑别交亲。幕府为才子,将军作主人。近关多雨雪,出塞有风尘。长策须当用,男儿莫顾身。——唐代·高适《送董判官》

送董判官

圭峰霁色新,送此草堂人。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唐代·贾岛《送无可上人》

送无可上人

唐代:贾岛

圭峰霁色新,送此草堂人。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43秋天,赠别,抒情,孤寂

  孟郊死葬北邙山,日月风云顿觉闲。

百字令·半堤花雨

宋代:褚生

圭峰霁色新,送此草堂人。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唐代·贾岛《送无可上人》

送无可上人

记归程过半,家住天南,吴烟越岫飘渺,转眼秋冬,几回新月,偏向离人燎皎。急管宵残,疏钟梦断,客衣寒悄。忆临岐,泪染湘罗,怕助风霜易老。是尔翠黛慵描,正恹恹憔悴,向予低道:念此去谁怜,冷暖关山路杳?才携手教、款语丁宁,眼底征云缭绕。悔不剪、春雨蘼芜,牵惹愁怀多少!——明代·陆宏定《望湘人·记归程过半》

望湘人·记归程过半

林下荒苔道韫家,生怜玉骨委尘沙。愁向风前无处说,数归鸦。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清代·纳兰性德《山花子·林下荒苔道韫家》

山花子·林下荒苔道韫家

清代:纳兰性德

林下荒苔道韫家,生怜玉骨委尘沙。愁向风前无处说,数归鸦。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33写景,抒情,怅然

比如最着名的诗仙李白就是如此,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不无羡慕地说“李白斗酒诗百篇”,这也说明谪仙人作诗一定是不假思索,一挥而就。大部分人的天赋都没有那么高,而诗歌的山峰是那么迷人,那该如何?他们之中的部分人,选择了笨鸟先飞,勤能补拙,发扬死磕的精神。

  天恐文章浑断绝,再生贾岛在人间!

图片 2

  不难看出,写这诗的人对贾岛真可谓推崇备至了。就算它不是韩公写的,但人们对贾岛诗作的崇拜,却是一个客观事实;即使不说同时代人对他的推重,就是后来诗人也很少有不痴迷着他的。

最有代表性的当属贾岛,他也是“苦吟派”的杰出人物。一个“推敲”的典故,就能体现他对于诗歌是多么入迷和执着,因此也被人称为“诗奴”。其实,还有一首诗,是这位以诗歌为生命的诗人的名作,而其中两句更是传唱千古,那就是《送无可上人》:

  这里我们姑且不说距离贾岛时代远一些的,比如南宋“永嘉四灵”热切爱好他的作品,就是在晚唐时期,喜爱贾岛作品的便大有人在。诗人李洞甚至还铸了一个贾岛铜像放在自己头戴的方巾中,手持念珠,一天口念“贾岛佛”不下一千遍。如果碰到了也爱好贾岛诗篇的,李洞遂手抄贾诗赠给对方。无独有偶,在南唐,做上了大官的诗人孙晟当年也在自己的屋壁画上贾岛的像,经常整天对之恭奉不休。仅举这两个例子,我们便可以大略知道贾岛的诗作成就以及其人被人们所爱好的情况之一斑了。

圭峰霁色新,送此草堂人。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

  范阳人贾岛,字浪仙,②由于接二连三地考不上进士,他一气之下就去当了和尚。后来碰上大文豪韩愈,并幸运地得到了韩的赏识,他这才还了俗又去应举。只是此后他仍然经过几次磨难,最终才算是如愿以偿。

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

  那个著名的“推敲”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贾岛,我们放在其他篇章再进行详细述说③外,即便他送和尚同道无可的诗作也无不如此,他这首五律诗这样写道:

图片 3

  圭峰霁色新,送此草堂人。

贾岛为人他孤僻冷漠,又因为怀才不遇且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在诗歌中经常满腹牢骚。然而,这首诗,却诗清新隽永,因为它是为了赠别自己的好友和堂弟无可上人所作。相传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当时也同为出家人,在同住长安草堂寺之后,无可上人要去庐山游历,贾岛便以此诗相赠。

  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

在第一句“圭峰霁色新,送此草堂人”中,作者开门见山,开宗明义,点明了写诗的目的、时间和周围的环境。在雨后初晴之时,送走自己的堂弟,心情并不算太坏。

  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

图片 4

  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

“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是紧紧承接上句而来的,上一句写“送”,这一句则写“别”,自然而然由两人过渡到一人。蛩就是蟋蟀,作者没有明言,却让蟋蟀的叫声,衬托了离愁别绪。这与刚刚还晴朗的天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是作者情绪低落的起点。

  然而,他居然在该诗颈联“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的底下,又夹注了一首五绝诗来表明他的苦心追求:

“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是这首诗最大的亮点,也是被后世夸赞了千年的名句。前一句是写堂弟孤单的行走,深潭映照出他孤单的影子,这当然是作者的联想,也寄托了对形影相吊堂弟关爱之情。后一句同样是在想象,堂弟要步行这么远,必定会多次倚靠着大树休息,无家可归之人是多么的可怜!

  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图片 5

  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

“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是紧接着上一句而来。因为贾岛和无可上人都是僧侣,虽然也有片刻的愁情,但很快也就豁然开悟,并不滞于境。他立即想到,离别之事不应该看得太重,因此才发出感慨,认为堂弟将会赴烟霞之约,将天台山作为近邻。

  这既可看出他对自己作品的自我欣赏,同时也可见出他对诗歌执着乃至痴迷的情愫了。他甚至还在每年除夕,把一年当中自己所写的诗作拿出来,恭恭敬敬地摆放在几案上,焚香点烛后对之纳头便拜。然后,贾岛起来把酒酹在了地上,还喃喃祝祷着:“这可是我一年来苦心经营的心爱东西啊!”

全诗之中,感情一波三折,不可谓不经典。然而,让全诗最为出彩,也是最为着名的,还是这句“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它们对偶工巧,语境奇特,却又清新自然,形成了独有的幽冷奇峭风格,因此也被后人称赞不已。贾岛自己也非常得意,在原诗的下方,又专门为此写了一首《题诗后》:

  事实上,贾岛对写诗不但毫不倦怠,而且对于他自己所写的诗歌也是爱惜有加的;为此,他无意中还得罪了皇帝呢。

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一天,他同几位诗友约好到当年居住过的青龙寺游玩。但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们到来,贾岛便把随身携带的诗稿拿出来,一边自我欣赏,一边自行作进一步的推敲、修改。

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

  夜色已经毫不犹豫地漫了上来,但诗友们仍还没有到达,贾岛估计他们大约是不会来了。于是他和衣卧在几案上假寐,但很快便睡眼朦胧了。一觉醒来,贾岛却发现一个陌生人从他的衫袖底下抽走了诗稿在看——那可是我的心血呀!贾岛心里这样一想,便“呼”的一声站了起来,毫不迟疑地从那人手里一把拽了过来,然后愤愤然说道:“看你穿得衣服这样鲜亮,长得又是如此肥头大耳的,就不是一块懂诗的料!”那人即便想要抢夺诗稿也来不及了,于是不再说什么,冷冷地看了贾岛一眼,顾自下楼去了。

图片 6

  事实上,这被贾岛讥嘲着的陌生人,可是当朝宣宗皇帝李忱呵!宣宗素有微服出行的习惯,这会儿适值他改换朝服,出来游览,来到该楼下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吟诗,就登楼上去。而此时的贾岛却因劳累过度而睡着了,于是便出现了上文这一幕。

也就是说,贾岛并不自夸天赋,而是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的平生最满意的两句诗,花了三年时间精心打磨。这种钻研的态度,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快节奏的今天,都是值得学习的。但是在文学创作的角度上来说,有人却不太相信。比如明朝诗人谢榛就表示:“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其词意闲雅,必偶然得之,而难以句匹。”亲爱的读者,你们觉得这两句诗,真的花了这么久时间吗?

  事后贾岛听人说起那陌生人就是当今皇上时,他吓得两腿颤栗不止,便赶忙跑到宫中去叩头谢罪。据说他后来被贬谪到长江担任主簿一职,就跟这事儿有着绝大的关系;但贾岛却因此又多了一个文学史上的雅称:贾长江。

  后来有许多诗人为他鸣不平,如唐人安程锜在一首诗里就有句说贾岛“夺卷忤宣宗”;④对此,李克恭也有诗句称“宣宗谪去为闲事”了。然而,贾岛这胆敢说宣宗皇帝不懂诗的代价,却委实是不低的;这可真是令人浩叹不置的事儿啊!

  按:① 此诗不见于韩文公诗文集,但见诸《唐才子传》。苏轼就曾以为此系“世俗无知者所托”,而《唐诗纪事》则持模棱两可态度;又,“浑”一作“中”。② 浪仙,一作“阆仙”。③ 具见本书《非关和尚独推敲》。④ 忤,一作“误”,似不确;此据《唐诗纪事》汲古阁本。安程锜,《中国文学家大辞典》作“程锜”,当为不确。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贾岛跟皇帝争夺诗稿被贬,唐朝最执着的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