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看了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中国文学上一个

2019-08-28 14:58栏目:新闻中心
TAG:

图片 1

沈复,字三白,号梅逸,生活于清朝乾隆嘉庆年间的苏州。他原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书生 ,却因一本“不过记其实情实事而已”的抒情散文集《浮生六记》而被后人所铭记。《浮生六记》最初成书时总共有六记:《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和《养生记道》,无奈后两记早已零落亡佚。王韬十分推崇此书,赞其“笔墨之间,缠绵哀感,一往情深”。林语堂曾将其翻译成英文,并称“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上最可爱的女人”。俞平伯这样评价它:“妙肖不足奇,奇在全不着力而得妙肖;韶秀不足异,异在韶秀以外竟似无物。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致,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大公报》评论: “凡治中国文学者,鲜有不读沈三白的《浮生六记》的。”此书在五四时期大放异彩,后来更是广为流传,深受人们喜爱。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图片 2

文:海绵

沈复的文笔流畅活泼,在书中真实地描写了他与妻子陈芸之间深情缱绻的爱恋,并记载了他平时的爱好雅趣、坎坷的人生经历以及游赏名川大山的豪兴等。而最令人过目难忘的部分,是他们夫妻二人情投意合的日常生活描写。一些温柔缱绻的话语在书中不时显现,暗香浮动,散发出罗曼蒂克气息,在今天读来也不失为最美的情话。

沈复,字三白。苏州才子,有《浮生六记》传世。《浮生六记》共分为六卷,即《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记道》。

我想但凡男人碰到这样的女人的话,大抵也都会发出与林语堂一样的感慨,「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

汪涵和胡歌曾推荐过一本书,叫《浮生六记》。

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

这些年,一直没有读完沈复的《浮生六记》。初中课本中节选了《闲情记趣》中一段,这是我对沈复的初印象:善于在细微处作乐,和蚊子也能玩的不亦乐乎。大学时,又读了《闺房记乐》,羡慕与沈三白和陈芸之间的心意相通,柔情缱眷。对浮生六记,我的阅读一直停留在《闲情记趣》和《闺房记乐》这两篇。直到最近读完《坎坷记愁》,生生地颠覆了我数年来的认知。

这个可爱的女人,叫做陈芸,生于乾隆二十八年一月,是沈复,沈三白的妻子。

“浮生”二字出自唐代诗人李白创作的一篇骈文《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中的“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如果为我选媳妇,我一定要娶淑姐。沈复的妻子陈氏,名芸,字淑珍, 比他大十个月。在迷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一个十三岁的少年确信自己有了心上人,鼓足勇气告知母亲,更令人拍手称快的是,他母亲随后也欣然同意为他和陈芸缔结婚姻。于是,一段浪漫爱情的序幕就此拉开,甚至可以说,顺利地有些不像话。沈复耿直坦率的性格,因为这一句掷地有声的誓言而袒露无遗。我们仿佛能清晰地看到他那坚定的脸庞,从而深信,他们夫妻二人以后的甜蜜相守必定是顺理成章的了。 

我原以为沈三白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幸福的人。他恰好生活在乾隆盛世的太平年间,恰好出身于家境富裕的书香门第,恰好又是碧水青于天,画船听雨眠的姑苏,恰好家宅又在古迹名胜的沧浪亭旁。身为长子,父母健在,有弟一人。命运馈赠给他几乎所有人梦想的瑰宝。正如他文中说的,“天之厚我可谓至矣。”如果不作文记之,未免辜负了上天对他的厚爱。

读过《浮生六记》的人应该都知道,其中第一记「闺房之乐」描绘的,大概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贤妻,陈芸了。撰写这《浮生六记》的就是这位有幸娶到这位最可爱女人的沈复。

“六记”讲的是这本书分为六个部分,分别记录了作者经历过的六类事情:第一部分是他和妻子陈芸相识相知相爱相许的闺房乐事;第二部分是养花修枝焚香煮酒等闲暇时光的趣事;第三部分是半生坎坷、妻子早逝的哀愁与痛苦经历;第四部分是寻访胜迹的、寄情山水的畅快和潇洒;第五部分《中山记历》和第六部门《养生记道》已经佚失,至今未见传世的版本。

情之所钟,虽丑不嫌。

天时地利人和,他都占尽了。然而命运的馈赠的远没有完结。陈芸,让他的生活整个鲜活起来,有了勃勃生气。林语堂说,陈芸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性形象。陈芸是沈三白舅舅家的女儿。她幼失所祜,生而颖慧,依仗着手工娴熟,撑起了母亲和弟弟一家三口的生活。

沈复这个人呢,笼统来说,就是一位典型的中国文人形象,颇有些电视剧里迂腐读书人的感觉。但与普通文人最不相同的,恐怕就是在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里,能够突破封建礼数深情的描写自己夫人一事了。

但这流传下来的四记,不仅记录了两百多年前封建社会、森严礼教对妇女的压迫摧残,还描述了一对志同道合、鹣鲽情深的夫妻之间点滴的过往,也写尽了天人永隔、痛失所爱的悲怆。

有了喜欢的人,即使那人很丑,也不会嫌弃。此话出自陈芸之口。丈夫本来讨厌吃卤瓜,后来渐渐喜欢上它的味道,她由此事总结出这句话。可见,陈芸确实心路活泼、冰雪聪明,这明明是在拐着弯地夸赞沈复啊。她虽然瘦不露骨、眉弯目秀,却有两颗龅牙外露,因此也算不上美人。然而在沈复的眼中,她情态缠绵、让人神消。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另一种表达吧。简单的八个字, 透露出这样的讯息: 陈芸十分了解她的丈夫,相当清楚自己在丈夫心中的重要位置。她在说这句话时,一定满怀幸福。

沈复十三岁时说,此生非陈芸不娶。他和他的芸娘,没有经历任何坎坷情殇,水到渠成般的订婚、成亲。我羡慕沈三白有情人终成眷属。在我们这个世上,情深缘浅的痴男怨女如恒河沙数。在情窦初开的时候,多少人都曾信誓旦旦地说,此生非某某不娶/不嫁,然而他们终究败给了时间,败给了世俗,最终只能在回忆中伤情,在幻想中求得圆满,两两相忘于江湖。又有多少人是单相思,相伴一生不过是镜花水月,最终只能望着皓月,低底地吟一句,愿逐月华流照君。在美好的年华里,和有情人朝朝暮暮常相伴,上天着实厚待沈复。

陈芸是沈复舅舅亲戚心馀先生的女儿,也是沈复的表姐。小时候的她很聪明,学说话的时候,听一遍《琵琶行》就能够全文背诵下来,四岁时候父亲去世,留下母亲、她与弟弟相依为命。家徒四壁,一直过得很困苦。

这本书中的每一个文字的记录,都展现了那个时代的人文风貌、旖旎风光,不同于现在的生活乐趣,以及亘古不变的真情与实意。

来世卿当作男,我为女子相从。

我羡慕沈三白生活在人杰地灵钟灵毓秀的姑苏,那是古今文人骚客倍出的地方,也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林妹妹也是来自苏州的。可惜在那个年代,还没有红楼梦这本奇书。不然的话,陈芸定是爱不释手。

她是一个机敏聪慧又颇有才情的女子,古代女子以无才为德,但她因幼时背得《琵琶行》,后又偶然在一个破旧的藏书箱子里翻到一册《琵琶行》,然后对着书逐字逐句照着看,就此学会了认字,还在做刺绣的闲暇时光里通晓了吟咏诗词,写过「秋清人影瘦 霜染菊花肥」的诗句。

《浮生六记》作者沈复,字三白,生于乾隆癸未年,这本书是他大半生的回忆录。

下辈子你做男人,我便做女子来跟随。沈复经常游幕在外,辗转各地,好热闹,喜交友,乐于拜访名山、搜探胜地,而妻子是女子,性格又安顺,在清朝乾嘉那个特定的年代里不能陪他遨游天下,他心中感到很是惋惜。陈芸说,今生如果不能,那么就约定来世吧。沈复便说,希望两人下辈子互换性别,仍然恩爱相守。他们之间的爱太过深沉,这辈子没爱够,下辈子还要继续做夫妻。他们二人感情极其深厚,想要时时刻刻陪伴在爱人身旁,一同经历风雨阳光,一同看遍大好河山。这样的愿望在今生难以实现,只能奢望来生,怎能不令人心生惆怅?

我羡慕沈三白有陈芸这样聪慧而有趣的伴侣。陈芸学说话时听一遍琵琶行,即能背诵。我们大部分人在高中学到琵琶行,都无法做到过目不忘。这样看起来陈芸的记忆力是要好过我们太多。陈芸没上过学,她对着琵琶行,挨字而认,完成了自学启蒙。

十三岁那年,沈复随母亲探亲,看到了她做的诗,便折服在她的才情之下,跟母亲说,「如果您日后要为我择妻的话,我就非她不娶了」。恰逢母亲对陈芸颇有好感,门楣相当,于是,二人在父母之命下,定了婚约。十八岁的时候,二人结为夫妻。婚后的芸娴静有礼、性子柔和,算是古代女子中典型温婉可人的贤妻良母。

沈复在苏州城的书香世家中长大,居住在苏州的沧浪亭边上,过着诗情画意的逍遥生活。

求之闺中,今恐未必有此会心者矣。

陈芸是个有趣的人。他们的日常生活颇有些李易安夫妻赌书泼茶的情趣。

那时沈复之父在会稽郡当幕僚,专门负责接待,沈复自己就在父亲推荐的先生门下学习作文。古人多重先成家后立业,因而成家之后的沈复还要继续学业。正值新婚燕尔的两人因沈复要离家继续学业而颇为怅然,离别后,因为整日思念佳人,沈复整日怏怏不乐。他的老师知道缘由后,写信给了沈复的老爸,然后出了十道文题作为家庭作业,然让他回家学习去了。

而他的妻子陈芸,字淑珍,是他的表姐(陈芸比沈复大十个月),是舅舅陈心馀先生的女儿。四岁的时候,舅舅就过世了,表姐、表弟与舅母三人相依为命,家境十分清贫。

现在怕是未必有如此会心的女子了。沈复为人清淡雅致,闲暇的时候喜欢养花寻石、布置园林。妻子风雅感性,与他趣味相投。两人总会有些奇思妙想,把他们的生活空间装点得妙趣横生。例如,沈复的插花已经具备风晴雨露多般妙处,而妻子提议让他效仿一下绘画里的草虫之法,使得他的作品更加精妙入神。娶到了如此天资聪颖、独具匠心的女子,大概是上天眷顾他吧?沈复十分欣赏妻子的才情,让他经常有如获至宝之感。因为有这样的妻子在身边,清寒潦倒的日子也过得清雅风流。拥有共同的兴趣爱好,这也是他们夫妻二人感情能够长久保鲜的秘诀。

七夕,他们刻了两个印章,愿生生世世为夫妻。一个阳文一个阴文,各执其一。现代社会盛产怨偶,有多少夫妻,这一世都已经相看两厌,还甘愿生生世世永为夫妻呢?只有琴瑟和谐,相知相惜。觉得这一世太短,祈求永世为好。

在家待着的沈复陈芸二人,自此开始了秀恩爱之旅。

陈芸小的时候就表现出极高的才情,她聪慧过人,口头上教授一遍《琵琶行》,她就能背下来,但家里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了,她没有机会读书习字,反而要日日刺绣来养活家人,还要给弟弟读书交学费,“三口仰其十指供给,克昌从师修脯无缺”。

……

古装电视剧里演绎的无法取信于人的女扮男装,居然真实的发生在陈芸和沈三白身上。陈芸想去看水仙庙的花照,碍于女子身份不能往。沈复用自己的衣冠装饰陈芸,遍游庙中,无人识出。这对夫妻的日常生活活脱脱就是一部古装浪漫偶像剧,甚至浪漫的超出了电视剧的编辑。

六月里,天气暑热,沈复带着陈芸到家住附近的临水小轩消夏,每天的模式是妻在身旁红袖添香,二人谈古论今,品月评花。无事的时候,沈复教陈芸行酒令,夫妻两人饮酒作乐,乐不思蜀。

陈芸偶然得到一本《琵琶行》,想着之前会背诵,便一字一字的认过去。她在刺绣干活的闲暇学着认字,还学了诗词的韵律,偶尔吟诗,写过“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的佳句。

当然,在《浮生六记》中,这样的情话还有很多,本文只撷取非常具有冲击力的四句话进行赏析。沈复和陈芸这对神仙眷侣的形象,无疑将会深深留存在我们这些读者的心中。他们的甜蜜,或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生活启示:该怎样与自己的另一半白头到老?该怎样把平凡的日子过得美妙无穷?

陈芸还要给沈复找一个美妾,既要姿色艳丽,又要人品出众。虽然并未成功。我无意用现代人的观念来评判当时年代的行为,但在男人眼中,芸娘算是无可挑剔的贤妻。

有天,二人闲谈起来,沈复问陈芸喜欢哪位诗人,陈芸回答说,「杜甫的诗锤炼精纯,李白的诗潇洒落拓,与其学杜甫的森严,不如学李白的活泼」。沈复笑道说,「开始可没料到,芸是李白的知己」,陈芸又道,「我的诗歌启蒙于白居易先生,时常感怀,从不遗忘」。

乾隆乙未年,一个是富家的闲散公子沈复,一个是从小生活艰苦的灰姑娘陈芸,两个家庭背景、生活环境完全不一样的人,却因为沈复一句誓言,订婚了。

中秋月夜游沧浪,假借归宁览太湖。良辰美景,赏心悦事,四美齐聚矣。

沈复道,「这么奇怪啊,李太白是知己,白居易是你启蒙老师,我沈复字三白,是你的夫婿,没想到我的夫人跟‘白’字倒是如此有缘呢」!所以说,文人调情就是高雅的多。

当时,沈复随母亲回娘家省亲,看到长大后的表姐,模样虽柔弱消瘦,但心思细腻、才情兼备,便心动不已,久久不能忘怀。

再读《浮生六记》,我本想重新瞻仰幸福。看看人类幸福的极致是怎样快乐的生活,夫妻之间可以和睦到什么程度。可是当我打开坎坷记愁,颠复了我之前对浮生六记,对沈复和陈芸所有的印象。

那时的恩爱夫妻,跟现代的热恋小情侣一样,也会做些浪漫之举。七夕节的那天,沈复作为一位深谙女人心意的丈夫,刻了两枚「愿生生世世为夫妇」的印章,自己拿了一枚阳文印,赠给老婆一枚阴文印,此后,这就作为二人书信往来的印鉴。当天晚上,二人在临水小轩里摆上瓜果,拜过织女,赏月闲谈直至烛火燃尽。

图片 3

原来,沈三白和陈芸还经历了,为父母所厌,兄弟阋墙被逐出家门。依傍朋友,寄与他人门户。为每日生计所愁。长女青君也无奈做了童养媳,幼子逢森不幸早逝。

沈复说,陈芸的癖好与他相同,而且既能察言观色、推敲眉目,但凡他一举一动,或者使个眼色,她就能心领神会,无不办的头头是道。为此,他曾惋惜的说,「可惜你是女子,性格又安顺,如果能化女为男,我和你一起拜访名山、搜探胜地,遨游天下就好了」!陈芸说,那就老了,我陪你到近地游玩,沈复又道,那个时候你老了,都走不动了。陈芸又说,今生不能,那就来世吧。

沈复是个敢做刚当之人,当即告诉母亲说,如果要为儿子选媳妇儿的话,今生今世就非她不娶。“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

沈复的父亲在外做官,其父托朋友转告沈复,请其为父纳一个妾,以便照料在外起居。沈复又将这件事托付给陈芸。陈芸完成了托付,却也失了婆婆的欢心。红楼梦里面的凤姐,对于这件事是有多远离多远,极力的撇清自己。这些利害关系。为公公寻找小妾,这可是大忌呀,最终是在公婆的夹缝之间两面难做人。

于是两人相约,来世沈复为女,芸为男。为此,沈复还特地请了一位画师,画了一幅月老像,请另一位友人题了赞语,挂在内室,每逢月初、十五都焚香祈祷来世再续今生缘分。

母亲也觉得陈芸这孩子性格温柔,当即便脱下金戒指,定下了这门亲事。

芸娘为沈三白的弟弟启堂之间借贷担保,债主追债,启堂无钱可偿,芸娘求助沈复,为启堂和公公所知。公公询问启堂,启堂不敢承认借贷,反诬陷芸娘背夫借贷。公公甚怒,专门派人回苏州严词斥责陈芸,又令沈复自立门户。

有一年,沈复应朋友之约,在神诞节日那天,到离家一里多的醋库巷去参加了一次洞庭仙祠的插花布置。神诞节日的时候,每个姓氏族里都会划一块地方,悬挂一套玻璃灯,玻璃灯中间设一个宝座,旁边就陈设各类插花,华丽的很。白天演戏,入夜就开始热闹非凡的活动,有吹奏笙箫的,欢歌唱闹,有煮了茶,在一旁聊天的。

乾隆庚子年,订婚五年后,两人完婚。婚后的夫妻生活是那般的有趣和甜蜜。两人相伴课书论古,品月评花。

俗语说,一不为人作媒,二不为人作保。陈芸偏偏这两件事情都做了。结果也是惨烈的。沈复、启堂兄弟自此反目,而她也为公婆所恶。而后,沈复碍于友人情面,竟又为友人借贷作保,塾料朋友竟携款远逃,触怒于父母,不得与寄居朋友之家。

回家后,沈复把当天的热闹情景跟妻子渲染了一番,引得妻子羡慕不已,但无女性亲眷陪同的女人,向来不许出门。为了让妻子开心,沈复建议让陈芸女扮男装,穿上他的衣服,带着他的帽子出门去。

有共同的话题,就有聊不完的趣事,有一致的三观,就有相同的待人处事的方式,他们深刻地懂得夫妻的感情需要仪式感,更需要你来我往的交流与经营。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像陈芸这种童年不幸,父亲早逝,本人又聪慧敏感的女子,大多不能善终。陈芸的病,始于她弟亡母丧,加上平时多思多虑,努力想做一个好儿媳,承欢公婆膝下,终不能如愿。欲为沈复寻一美妾憨园,憨园又被富豪千金所得。旧时姐妹赠送奴仆阿双,谁料阿双竟卷财逃跑。

临出门的时候,陈芸又有些忐忑,怕被人认出来不成样子,被婆婆听说,就更不妥当。沈复劝到,反正庙里的人他都认识,认出来了就不过笑一笑,他母亲去妹妹家还没到时候回来,没人会知道的。如此,夫妻二人装作兄弟,外出热闹游玩了一番。

那年七夕节,他们在沧浪亭爱莲居“我取”轩中,摆着香烛瓜果一起拜织女星,欣赏那疏星渡河汉的美景,两人谈论着宇宙这么大,往来古今是否存在同样这般闲情逸致的人的事。

陈云心思郁结,辗转病榻,早早离世。与沈复二十三年的不离不弃的相伴。沈三白在陈芸离世之后,又经历父丧。回家奔丧,又不容于胞弟。启堂指使讨债者向沈复追讨,沈复立誓不继承家产,又外出漂泊。期间又闻幼子逢森离世,满目凄凉,其后沈复浮萍无根,辗转漂泊。除了四川、贵州、云南外,踏遍中国。其情其景。不忍猝读。

一日,沈复父亲的一位友人去世,父亲写信让沈复前去吊唁。陈芸私底下跟沈复商量,去吴江要经过太湖,她一直很想看看太湖,所以想一起去,长长见识。沈复欣然同意,说自己正愁旅途独胆,有妻子陪伴,很是不错,但是她出门却不能一起前往吊唁,没有由头倒是难办。陈芸说,就托词她要回娘家,到时候,丈夫先登船,到时候两人汇合。归途的时候,两人再在万年桥下乘凉赏月后再回家。沈复深以为然。此番又是一番良辰美景话佳人。

沈复雕刻了两枚图章作为七夕节的礼物,一枚给自己,一枚送给妻子。两枚图章上刻的文字是“愿生生世世为夫妇”,但一枚是凸出的阳文图章,一枚是凹入的阴文图章,用上红印泥,两枚图章可以盖出红色和白色两个版本的“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印记。

浮生六记,我终是没有读完。到今天,我还是只读了半部浮生六记,没有陈芸的浮生六记,我是没心情看的。

后来,因沈复轻信友人,当担保人为其贷了不少银子,结果友人变卦一路消失无踪,夫妻二人被人追债至家门,震怒的父亲嫌他们有辱家风,将他们赶出门。期间,有位姓鲁的友人将自家的萧爽楼供给他俩寄住。寄居其间,二人并不整日愁苦,反倒是依然如故的好客饮酒。

同样的文字,两个凹凸契合的版本,只用作你我今后往来情书的落款。这份的惊喜,是来世的期许,是文人的浪漫,更是费尽心思的款款深情。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沈复自来喜好小酌,而且喜欢朋友迎来送往,行酒令以娱情。朋友们凑的份子钱,往往只能解燃眉之急。陈芸就想尽各种办法做一些便宜不贵又好吃的下酒菜,厨艺高超的她得到诸多朋友的称赞。时间长了,为了能继续满足沈复文人的品诗论画,谈评铭品,宴请朋友的需求,她毫不犹豫地卖了自己的朱钗来买酒。

陈芸出自穷苦人家,喜欢茶泡饭,满足于用腐乳、卤瓜下饭的生活,沈复从未吃过这两样东西,非常讨厌它们散发的味道。有一次,陈芸将卤瓜强塞到丈夫口中,沈复捏着鼻子嚼了几下,觉得非常清脆,不再抵触、不再捏着鼻子,放心地尝起来,发现这原来是一种美味,后来竟然也喜欢吃了。

半部浮生六记,我原以为沈三白是最幸福的人。

油菜花黄时节,沈复想去苏州南北二园赏景,但赏景就要饮酒啊,巧的是南北二园附近偏偏就没有酒家。如果带着食盒,就是些冷饭冷菜,一点意思都没有。这可让一帮文人雅士赏景的心情大打折扣,有人说要不就就近找酒喝,又有人说要不赏完花之后再回来喝酒,但是想来想去,都不如对景小酌来的有劲儿。于是,芸出了个主意,她说花钱雇一个馄饨担子,担子有炉火,出门前一天她就把酒菜准备妥当,到时候就用担子上的炉火把菜做熟即可。要烹茶的话,到时候再带一个砂罐,用铁叉串着罐炳煎茶就行了。

陈芸还尝试用芝麻油加上少许白糖拌腐乳,或者用卤瓜捣烂拌腐乳,还给它们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双鲜酱”。沈复曾自嘲道:为什么开始这么讨厌东西,后来却变成这么喜欢了呢?

然后,众位游人享受了一次兼具美景美食、文雅情调的野餐。

陈芸回复他是因为“情之所钟,虽丑不嫌”,是因为你爱我,所以爱屋及乌,我喜欢的食物、喜欢的服饰、喜欢的世间万物,都变成了你的喜欢。

既要节俭,又要满足文人的雅,陈芸换着法子的为沈复布置宴餐。沈复喜酒,但不喜欢布置太多菜,于是,陈芸就为他置备了一个梅花盒。用6个两寸白瓷的深碟子,摆成一个梅花形状,用灰色再把周边漆一遍,放在一个大小合适的盒子里,底盖上有凹楞,盒盖子上有柄,像花蒂一样,每次沈复宴请朋友的时候,就摆上梅花盒,一盒子六种颜色,旁人可随意从碟子取出来吃,吃完再添,既雅又俭。

图片 4

三十一岁那年,沈复随他的表妹夫去广东回来,表妹夫带回一个侍妾,大夸自己的侍妾如何美丽,邀请陈芸去看。陈芸看了回来后,说姿色不错,但是没有韵味。表妹夫问芸,是不是你丈夫纳妾,必然会纳一个又美又有韵味的?芸答,那是必然。自此,陈芸便为纳妾一事挂心,但是没钱办这事儿。

那个时代的女人的一生都是被束缚和压抑的,大多时间都只能待在家里的庭院里,抬头也只能看到四角的天空里偶然飞过的小鸟;偶尔能出门,也只能随着丈夫去附近的地方,去领略名山大川的风采是不被允许的。

后来,她相中一个名妓的女儿,名叫憨园,天香国色。本来期间陈芸与憨园已将纳妾之事说妥了,满心欢喜要为夫婿纳一个既有美貌又有韵味的侍妾,结果,名妓心高气傲,要憨园攀高枝,将憨园送去给了豪门做小妾。芸因此生了重病,此后不久就去世了。

沈复对妻子说:可惜你是个女人,如果你是男人,我们一起去寻访名山、游览胜迹,遨游天下那才是最痛快的事情。

说至此处,大约陈芸满足了所有男人对理想伴侣的想象,既能独自靠女红养活一家、自学认字,还能陪丈夫谈论诗书、赏月饮酒,心路活泼,不拘泥,敢于女扮男装看庙会,还能为丈夫的情趣想尽办法满足他,乐于富足,安于贫穷,既能下得厨房出得厅堂,还主动为丈夫物色侍妾。不知林语堂先生所云「最可爱」的地方,是不是如此呢?

陈芸回答道:今生不能的话,就盼着来世可以这样。

至于沈复此人,你们看过此书便可知其一二了,就我个人而言,不过一个文人,风花雪月、略有才情的文人而已!译者张佳玮在知乎上有一个关于评价沈复的回答,颇得我意,大家有兴趣也可以去看一看。

沈复说:那下辈子你当男人,我做女人跟着你。“来世卿当作男,我为女子相从”。

图片 5

陈芸道:都说是月下老人管着人间的婚姻大事,我们今生已经靠他牵了红线了,如果还想着来世,是不是也要仰仗他老人家的神力撮合,为什么不请人画一幅他的画像来祭拜他呢?

ps:看这本书时想起来,原来上学时学的那篇文言文「童趣」竟是沈复所写,再涨了一次知识。文首的图片是百度搜索的,书中描绘的陈芸也是一个美女,可能,古人心中美女大抵是这样的吧。

于是,两个人找到当时善画人物的画师戚柳堤,请他画了一幅月老的画像,每逢初一、十五两人都焚香拜祷,只愿来世还能重逢,重逢亦能记得今生种种。


有一次水仙庙的庙会,像龙宫夜宴一样热闹,陈芸很想去,但是又怕被人认出,公婆知道了会不高兴。沈复就偷偷将妻子打扮成自己的表弟,改变发型带上了帽子,又画了重重的眉毛,换了蝴蝶履,“易鬓为辫,添扫娥眉”。

往期文章:

两人偷偷出门,遍游寺庙中,玩的不亦乐乎。

我真的很无知啊

林语堂曾为《浮生六记》写了序言,其中有一句评价:“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中一个最可爱的女人”。

一部只有两个演员的纪录片,一声对人性与狼性回归的召唤

确实可爱,她是偶尔的古灵精怪,有时又会迂腐执着;是温柔娴雅,又是那样的聪慧善解人意。

我做的那些无聊事(有图有真相)

图片 6

只可惜,这个最可爱的女人,在那个时代的背景下,却只能如一朵正娇艳欲滴的花,花期是那样的短暂,逐渐在逼仄压抑的环境中,日渐枯萎凋零。

公公常年在外地,陈芸因代写家书,被婆婆抱怨表述的有问题,后不再敢代写家书,却又被公公指责这点小事都不乐意做。

公公想让儿子从家乡给自己纳一个妾,送过去陪伴他漂泊的生活。丈夫为难,找陈芸诉苦。陈芸体贴丈夫,瞒着婆婆,自己做主进行张罗,这件事让她彻底失去了婆婆的欢心。

后来,又因为陈芸的结拜姐妹被诬指为青楼女子,丢了家族的脸面,辱没了书香世家的门楣,被赶出了家门。沈复不离不弃,主动放弃锦衣玉食,陪伴妻子,共度艰难。

嘉庆癸亥年,在经历了居无定所的漂泊之后,陈芸的身体越来越差,时常咳血,病中日日牵挂送走的两个孩子,又埋怨是自己拖累了丈夫,于三月三十日含恨而终。

可以说,“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这一句誓言,沈复践行了一生一世,携手走过23个春秋,无论是早期的锦衣玉食、奴仆成群的生活,还是后来的颠沛流离、寄人篱下的日子,他们从来都是不离不弃相依相伴走过。

头七是传说的回魂之日,有所留恋的人会在死后灵魂来到自己生前熟悉的地方。

那天,所有人都辟邪走得远远的,而沈复却一直在他们的房间里等待,等待妻子的魂魄归来。

他看见房间的陈设还和之前一样,但是人已经不再了,顿时心中伤痛泪如雨下。

又怕自己的泪眼模糊看不清妻子的模样,忍着眼泪睁大眼睛,坐在床边默默地等待。“又恐泪眼模糊失所欲见,忍泪睁目,坐床而待”。

摸着妻子穿过的衣服,气息仿佛还在上面,却再也见不到她的身影,听不到她的声音了,想到这里,沈复肝肠寸断,悲恸不已,昏倒过去了。

图片 7

嘉庆十三年,妻子走了五年以后,作者开始写这本书,开始去回忆以往的点点滴滴。

这五年,他浪迹天涯,欣赏过波澜壮阔的大海,也欣赏过奔腾不止的黄河;行走过一望无际的梅林,也行走过深险雄峻的函谷关;见识过故人西辞的黄鹤楼,也见识过白浪翻滚的趵突泉。

只是,寻遍天下,再也没能找到妻子的身影。

美景再美,这一场没有你参与的梦何时能醒,你已入黄泉轮回,香消玉殒;而我徒留人间徘徊,白雪满头。

.End.

作者简介:海绵,80后,水瓶座,爱青山的险峻,也爱流水的清澈,爱树林中穿行的飞鸟,也爱罅隙间游弋的小鱼,更爱从历史故事中,感悟人生的道理。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些看了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中国文学上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