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作品赏析,志摩的诗

2019-08-31 16:32栏目:企业概况
TAG:

  我骑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向着黑夜里加鞭;——
    向着黑夜里加鞭,
  我跨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图片 1

  我骑著一匹拐腿的瞎马,

  沈从文在1932年的《论徐志摩的诗》中写道:“一种奢侈的想象,挖掘出心的深处的苦闷,一种恣纵的、热情的、力的奔驰……这类诗只显示作者的一面,是青年的血,如何为百事所燃烧。……另外一个倾向上,……柔软的调子中交织着热情,得到一种近于神奇的完美。”  

  我冲入这黑绵绵的昏夜,
    为要寻一颗明星;——
    为要寻一颗明星,
  我冲入这黑茫茫的荒野。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向著黑夜里加鞭;——

  徐志摩怀着浪漫主义的单纯理想热忱真诚地追求美好和自由,然而他的追求却总与现实格格不入,因此就不满和再次寻求,诗歌这种艺术就成了他抒写人生体验的媒介。  

  累坏了,累坏了我胯下的牲口,
    那明星还不出现;——
    那明星还不出现,
  累坏了,累坏了马鞍上的身手。

提起徐志摩,大家都会想起那首著名的《再别康桥》:

  向著黑夜里加鞭,

  1922年10月到1925年上半年,徐志摩从英国回国后近三年的时间内,是他诗情勃发的一个时期。1925年8月,徐志摩将这一时期的诗歌创作结集成《志摩的诗》,并自费出版了他的第一部诗集。诗集取名《志摩的诗》,有提醒读者、反观自己、自信与审慎以及负责之意。诗集出版后,立即引起了文坛的注目和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一颗耀眼夺目的新诗明星中国冉冉升起。徐志摩甚至因此被认为是当时中国最有前途的诗人。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荒野里倒着一只牲口,
    黑夜里躺着一具尸首。——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①曾编入《志摩的诗》。原载1924年12月1日《晨报六周年纪念增刊》。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我跨著一匹拐腿的瞎马!

  朱自清在《中国新文学研究纲要》中让《志摩的诗》在占有较大的篇幅,并对《志摩的诗》从整体上进行了的总结:“a爱与死;b“灰色的人生”;c理想与失望;d自然与儿童;e同情;f怀古;g“许多韵体上的尝试”——散文体,无韵体,骈句韵体,各种奇偶韵体,章韵体,变相的十四行体;h“土白诗”;i想象,表现,与音乐。”  

  处在挣扎和战斗的历史境况中的现代中国作家,大多数人不是通过营造独立的艺术世界来与外部现实中的黑暗、庸俗和守旧的生活世界相对抗,而是把社会内容、信息的要求高悬于美学要求之上,总是想把广阔的生存现实和社会经验意识纳进艺术的内容之中。与这种创作现象相对应的,则是形成了一种只重视内容形态而忽视美感的文学批评。例如茅盾,他在论述徐志摩的诗歌的时候,就很不满意《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一类轻灵飘逸的抒情诗,认为“圆熟的外形,配着淡到几乎没有的内容”,不足取。这种创作和批评潮流的直接后果之一,是影响了纯粹艺术品的产生。纯粹精美的抒情诗不多,纯粹的抒情诗人更少。
  但徐志摩算得上是现代比较纯粹的抒情诗人,《为要寻一个明星》也是比较纯粹的抒情诗之一。什么是比较纯粹的抒情诗?瓦雷里认为这类诗的追求是“探索词与词之间的关系所产生的效果,或者说得确切一点,探索词与词之间的共鸣关系所产生的效果;总之,这是对语言所支配的整个感觉领域的探索。”(《纯诗》)就是说,它不是直接地承担我们这个生存世界的实在内容,而是探索语言所支配的整个感觉领域;既包容、又超越;最终以一个独立的艺术与美学的秩序呈现在人们面前。
  不是现实世界的摹写,而是感觉领域的探索;不是粘恋,而是超越;不是理念与说教,而是追求词与词关系间产生的情感共鸣和美感;——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比较纯粹的抒情诗,它的最终评判,是离开地面而飞腾起来。在这个意义上,徐志摩的《为要寻一个明星》算得上是一首比较纯粹的诗。在这首诗里,拐腿的瞎马、骑手、明星、荒野、天空、黑暗,这些具体的意象全不指向实在的生活内容。凡非诗的语言总会在被理解后就消失,被所指事物替代;但在这首诗里,情形恰恰相反,它使我们对言词本身保持着持久的兴趣,在言词的经验之内留连。它让我们相信诗人真正钻进了语言,把握住词语功能的生长性,到达了通常文字难以达到的境界,——让你感到词语与心灵之间融洽的应和,让你体会灵魂悲凉而又美丽的挣扎。“为了寻一个明星”,这“明星”是什么?意象的隐喻是不确定的。但你可以感受到它与寻求者之间的严峻关系,黑绵绵的昏夜是对明星的一种严丝密缝的遮蔽,而执著的骑手却寻求它的敞亮,这中间隔着的是黑茫茫的荒野,骑手的胯下却是匹拐腿的瞎马。想往和可能之间的紧张关系就这样构成了。至于这种意象关系中的终极所指,人们去意会好了,根据自己的经验去“填充”好了:理想,美,信仰或者爱情,甚至现代诗人的自况,等等,均无不可。它可囊括其中任何单个的内容,但任何单个的释义却无法囊括,——诗已经从个别经验里飞腾、超越出来了。这里是一种诗的抽象,建构成为一种人性经验的“空筐”,装得下丰富的人生表象。
  然而这究竟是一种诗的抽象,诗的凝聚和诗的创造,不似哲学把经验提炼为一句警语,而是将感觉和经验转化为意象的创造和结构的营建。象诗中的意象非常具体、生动、澄明一样,诗人组织了一个线条明晰(单纯洁净)的情节来作为诗的悲剧结构:向着黑夜→冲入荒野→无望在荒野→倒毙在荒野。结尾写得最为出色,它象一幅震撼心灵的油画:

多么婉约,多么温柔。这首诗是如此地广为流传,加上他与陆小曼的故事,以致于,徐志摩在我脑海中曾经的形象,就是一个满腔柔情的民国文人,直到我在偶然间读了《徐志摩诗全集》。

  我冲入这黑绵绵的昏夜,

  《志摩的诗》出版,是中国现代新诗史上的一件大事,是继郭沫若的《女神》之后的最具特色的有一新诗力作。它以自由体的形式,以其清新之气,自由的排列,巩固了新诗创作的成绩。他驾驭白话的纯熟,讲究诗韵、节奏、和谐以及抒情、写意与音乐性的高度统一,在早期白话诗人中是非常突出的。另一方面,他又将西方诗式移入中国,进行诗歌创新和试验,这对当时诗歌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朱自清在《论中国诗的出路》对徐志摩的大胆尝试给予了高度评价:“徐志摩是试用外国诗的音节到中国诗力最可注意的人。他试用了许多西洋诗体。……纵观他所作,觉得最成功的要算无韵体(BlankVerse)和骈句韵体。他的紧凑与利落,在这两体里表现到最好。”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荒野里倒着一只牲口,
    黑夜里躺着一具尸首。——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在这一诗集中,当然会收录著名的《再别康桥》、《翡冷翠的夜》、《沪杭车中》等脍炙人口的柔情主义作品,但也有很多力透纸背的充满张力的词句,如《为要寻一颗明星》、《夜半松风》、《拜献》等等。

  为要寻一颗明星;——

  伴随着形式的赏心悦目《志摩的诗》中还洋溢着积极和乐观向上的人生观念以及诗意的美感。  

  犹如基督受难图一般,以无声的安详表达殉难的壮美。那“天上透出的水晶似的光明”,是对明星寻求者静穆庄严的祭奠,也是徐志摩作为浪漫主义诗人的标志。可贵的是画面如此静穆,水晶似的光明只有天边的一抹,因而更显得神圣而又高贵!
  情节与纯粹的抒情诗通常是矛盾的。情节和事件象走路,要有起点、过程和终点,而情感的抒发却象是跳舞,目的只是表现情感本身的价值和美,它的姿态、色调、质感和律动。但这首诗处理得很好。看得出来,这里的“情节”不仅是根据经验和情感虚拟的,为情感的展开与运动服务的,而且是内敛式的,象人体的骨骼,完全被血肉所充盈。不仅如此,在演奏这种情感时,诗人采用了一种复沓变奏的曲谱式抒情手段;每段的演奏方式大致相同,从一个意象出发、展开,又逆向回归这个起点。但每一个回归都同时是一种加强和新的展开。这样,就使每一个词都在“关系场”中得到了可能的功能性敞开,并让我们的经验和情感得到了充分的调动。
                           (王光明)

如此看来,徐志摩的心中,除了“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还有“我拜献,拜献我胸胁间的热”。令我想起一句话:

  为要寻一颗明星,

  在《为要寻一个明星》中,诗人追求的美好理想是“明星”,这“明星”是什么?理想、美、信仰或爱情,甚至诗人的自况。徐志摩只是要寻找。而黑绵绵的昏夜严丝密缝地遮盖着明星,而执著的骑手却要寻求它的敞亮,这中间隔着的是黑茫茫的荒野,骑手的胯下却是匹拐腿的瞎马。徐志摩以明星、骑手、荒野、天空、黑暗、拐腿的瞎马这些具体的意象抒发着寻找的感觉。向着黑夜→冲入荒野→无望在荒野→倒毙在荒野这个单纯洁净的情节,构成了诗歌的悲剧结构。结尾最为出色,像一幅震撼心灵的油画,又如基督受难一般,以无声的安详表达了殉难的壮美。悲凉中蕴涵着热切。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我冲入这黑茫茫的荒野。

  我骑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专做一系列,与朋友们分享徐志摩的心中猛虎,品味一个不一样的徐志摩。

  累坏了,累坏了我胯下的牲口,

  向着黑夜里加鞭;——  


  那明星还不出现;—— 那明星还不出现,

  向着黑夜里加鞭,  

为要寻一个明星

我骑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向着黑夜里加鞭; ——
向着黑夜里加鞭,
我跨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我冲入这黑绵绵的昏夜,
为要寻一颗明星; ——
为要寻一颗明星,
我冲入这黑茫茫的荒野。

累坏了,累坏了我胯下的牲口,
那明星还不出现; ——
那明星还不出现,
累坏了,累坏了马鞍上的身手。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荒野里倒着一只牲口,
黑夜里躺着一具尸首。 ——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累坏了,累坏了马鞍上的身手。

  我跨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我冲入这黑绵绵的昏夜,  

  荒野里倒著一只牲口,

  为要寻一颗明星;——  

  黑夜里躺著一具尸首。——

  为要寻一颗明星,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我冲入这黑茫茫的荒野。  

  累坏了,累坏了我胯下的牲口,  

  那明星还不出现;——  

  那明星还不出现,  

  累坏了,累坏了马鞍上的身手。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荒野里倒着一只牲口,  

  黑夜里躺着一具尸首。——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我有一个恋爱》中抒情主人公的寻找的也是“明星”,诗人的恋爱对象就是那“天上的明星。”,同样也表现出了对理想信念的异常坚定: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他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有一个破碎的魂灵,  

  像一堆破碎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里——  

  饱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与柔情,  

  我也曾尝味,我也曾容忍;  

  有时阶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伤,逼迫我泪零。  

  我袒露我的坦白的胸襟,  

  献爱与一天的明星,  

  任凭人生是幻是真  

  地球在或是消派——  

  大空中永远有不昧的明星!  

  他爱恋的明星在暮冬的黄昏、灰色的清晨、荒野的枯草间晶莹闪烁。人生的现实、个人爱情的挫折,把他那颗充满浪漫梦幻的诗心折磨成了破碎的灵魂。然而,像许多浪漫主义者一样,理想屡屡受挫但仍追求不舍,他是永远不甘平庸的,他要在灰色的天空里唱一支大胆的新歌。在晶莹的星光里诗人看见了自己人生的追求,得到了知心、欢欣、灯亮,这一光明慰藉了现实人生的抑郁苦闷,理想的歌颂重于现实的暴露。在诗歌结尾,诗人坚信永远有不昧的明星。这是一曲人生理想之歌,在这里,诗人的人生追求与晶莹的星光互为溶合,表达出诗人执著的爱恋与坚定的信仰。整首诗呈现出一个轻盈、空灵而又宁静、神圣的意境世界。

  然而,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美丽的人生是那样遥遥无期却那样让人无限想望。冲破现实的牢笼,从荆棘中和冰雹下闯出一条路来,这是解脱和得到的途径。徐志摩在《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传达出这种诗意: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容不得恋爱,容不得恋爱!  

  披散你的满头发,  

  赤露你的一双脚;  

  跟着我来,我的恋爱,  

  抛弃这个世界  

  殉我们的恋爱!  

  我拉着你的手,  

  爱,你跟着我走;  

  听凭荆棘把我们的脚心刺透,  

  听凭冰雹劈破我们的头,  

  你跟着我走,  

  我拉着你的手,  

  逃出了牢笼,恢复我们的自由!  

  跟着我来,  

  我的恋爱!  

  人间已经掉落在我们的后背,——  

  看呀,这不是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无边的自由,我与你与恋爱!  

  顺著我的指头看,  

  那天边一小星的蓝——  

  那是一座岛,岛上有青草,  

  鲜花,美丽的走兽与飞鸟;  

  快上这轻快的小艇,  

  去到那理想的天庭——  

  恋爱,欢欣,自由——  

  辞别了人间,永远!  

  徐志摩执着的理想在现实社会里不仅不易开花结果,还常常遭到扼制与摧残。“理想主义”的碰壁,使他对黑暗的现实产生不满与反抗,同时他也把理想寄托在一个幻想的世界里。虽然也常感幻灭的痛苦,但在美好的幻境里,诗人可以使他那颗受损的灵魂得到抚慰和憩息。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正是诗人否定和拒绝黑暗的现实世界、肯定和向往理想世界的作品。这首诗写于徐志摩与有夫之妇陆小曼相爱遭到反对之时。有着美好幻想的徐志摩深深感受到重压下的痛苦。他咒诅这懦怯的世界,决定逃出牢笼,恢复自由。整首诗格调明朗激越,以一个浪漫主义者的激情,表现了对理想世界的美好向往和热烈追求。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表现出徐志摩独特的诗情诗意诗趣,体现出徐志摩诗歌结构严谨整饬、形式灵活多变、鲜明的节奏感和旋律感、情感想象的节制与简洁、营造意境的完美、想象的奇美等艺术特色。  

  “辞别了人间,永远!”,屡屡受挫的徐志摩也会产生这样的念头。《去吧》这首诗,就好像是一个对现实世界彻底绝望的人,对人间、青春和理想、对一切的一切表现出的不再留恋的决绝态度,对这个世界所发出的愤激而又无望的呐喊:  

  去吧,人间,去吧!  

  我独立在高山的峰上;  

  去吧,人间,去吧!  

  我面对着无极的穹苍。  

  去吧,青年,去吧!  

  与幽谷的香草同埋;  

  去吧,青年,去吧!  

  悲哀付与暮天的群鸦。  

  去吧,梦乡,去吧!  

  我把幻景的玉杯摔破;  

  去吧,梦乡,去吧!  

  我笑受山风与海涛之贺。  

  去吧,种种,去吧!  

  当前有插天的高峰;  

  去吧,一切,去吧!  

  当前有无穷的无穷!  

  《去吧》这首诗,流露出诗人逃避现实的消极感伤情绪,是诗人情感低谷时的创作,是他的“理想主义”在现实面前碰壁后一种心境的反映。离去后的归宿是大自然,诗人希求在大自然中求得精神的慰藉和超脱。

  流连忘返于自然之中、寄情于山水之间的徐志摩发现,江山虽然如此之娇,可是,现实的黑暗也使自然暗淡无光。在目睹了日本对于往古风尚的保全时,徐志摩掩抑不住内心的羡慕。《留别日本》,留别的是虽然是日本,寄托的却是故国之思。诗人愿意去担负恢复家园的重担:  

  但这千余年的痿痹,千余年的懵懂:  

  更无从辨认——当初华族的优美,从容!  

  摧残这生命的艺术,是何处来的狂风?——  

  缅念那遍中原的白骨,我不能无恫!  

  ……  

  我欲化一阵春风,一阵吹嘘生命的春风,  

  催促那寂寞的大木,惊破他深长的迷梦;  

  我要一把崛强的铁锹,铲除淤塞与臃肿,  

  开放那伟大的潜流,又一度在宇宙间汹涌。  

  寻找的无法实现,部分原因是现实的黑暗,就像徐志摩在《毒药》、《白旗》、《婴儿》中所描写的那样。在《毒药》、《白旗》中,徐志摩用怨毒的语言,诅咒了社会现实的种种丑恶黑暗。而在《婴儿》中又流露出他的无限希望,他在等待着出现希望的那一天。这是徐志摩诗歌中表现理想和希望感情最为激烈、思想最为激进的诗篇。因此,于成泽在《评〈志摩的诗〉》中说:“《志摩的诗》中对于现实的世界,广漠地仿佛有十分不满意的态度。”徐志摩在一首名为《叫化活该》的诗中表现出了他在诅咒现实的同时,也对那些无奈生活在这种境遇中的人尤其那些社会最卑微者的同情:  

  “行善的大姑,修好的爷,”  

  西北风尖刀似的猛刺着他的脸,  

  “赏给我一点你们吃剩的油水吧!”  

  一团模糊的黑影,挨紧在大门边。  

  《志摩的诗》中有很多吟咏爱情的,抒发了诗人对浪漫爱情的憧憬与追求。对于一个注重性灵、敏感多情的诗人来说,爱情无疑是他表达的最大窗口。  

  写于1924年的《雪花的快乐》是一首轻松愉快、优美深情的希望之歌。那时诗人正沉浸在与陆小曼热恋的幸福中,诗人心中欢欣无比,诗中主人公自比为半空中飞扬的雪花,怀着欢愉的心情去寻求意中人,并终于溶化在她柔波似的胸口。整首诗托物寓情,那轻盈地飞向美丽清幽之处的雪花,是诗人充满信心的欢快情绪的自然流露。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雪花的快乐》中,我是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这个灵性的雪花,要为美而死。然而,他在追求美的过程中没有痛苦、绝望,他享受着自由、热爱的快乐。雪花“飞扬,飞扬,飞扬”,坚定、欢快和轻松自由的执著。诗人的追求在“假如”之上展开。“假如”使这首诗柔美而朦胧,然而,热烈和自由之上有淡淡的忧伤。雪花的旋转、延宕和最终归宿完全吻合诗人优美灵魂的自由、坚定和执著。重复出现的“飞扬,飞扬,飞扬”则是一幅深邃的灵魂图画。  

  那首脍炙人口的《沙扬挪拉》则写尽了日本女郎的风致。萍水相逢、执手相看的朦胧情意,被诗人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这首诗写于1924年5月徐志摩陪泰戈尔访日期间。这是长诗《沙扬娜拉十八首》中的最后一首。《沙扬娜拉十八首》收入1925年8月版《志摩的诗》,再版时删去前面的17个小节,仅留下题献为“赠日本女郎”的最后一个小节,即这首玲珑之作。  

  《沙扬娜拉》无论在情趣和文体上,都明显受泰戈尔小诗的影响,所短的只是长者的睿智和彻悟,所长的却是浪漫诗人的灵动和风流情怀。整体艺术风格温柔妩媚多情却又不令人腻烦之感。这首诗是简单的,也是美丽的;其美丽也许正因为其简单。  

  徐志摩的诗不仅情浓,而且往往带着痴情。在《多谢天!》《她是睡着了》等诗歌中就流露出诗人对爱的如痴如醉之情。如《她是睡着了》:  

  她是睡着了——  

  星光下一朵斜欹的白莲;  

  她入梦境了——  

  香炉里袅起一缕碧螺烟。  

  她是眠熟了——  

  润泉幽抑了喧响的琴弦;  

  她在梦乡了——  

  粉蝶儿,翠蝶儿,翻飞的欢恋。  

  徐志摩从浪漫派诗人拜伦、雪莱等讴歌恋爱至上的情诗中获得借鉴,再加上个人的情爱生活的体验,一首首情艳意浓的爱情诗就从他的笔端滔滔流出了。因此,朱湘在《评徐君〈志摩的诗〉》称徐志摩是“新诗中最擅长于情诗的人”。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企业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徐志摩作品赏析,志摩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