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装一次文艺小青年,徐志摩诗集

2019-08-30 22:08栏目:企业概况
TAG:

  庭院是一片静,

图片 1

有山岂无石,人自厌嵯峨。有水能不流,人自厌风波。所见亦由人,山水本无他。——明代·释函可《偶成二首 其二》

枯之树

  听市谣围抱;

偶成二首 其二

明代:释函可

释函可(1611-1659),字祖心,号剩人,俗姓韩,名宗騋,广东博罗人。他是明代最后一位礼部尚书韩日缵的长子。明清之际著名诗僧。

释函可

乱离惭我母,辛苦赖人将。影息秋畦近,钟鸣蕉叶长。山中一食暇,林外几家忙。因数振嚣俗,超然及上皇。——明代·释函是《因乱奉母蕉林阿字频为省视感而赋诗》

因乱奉母蕉林阿字频为省视感而赋诗

山境只如此,一一皆可悦。有石无不松,有松无不雪。日夕众烟空,微钟上初月。禽各静其枝,虎亦安其穴。千峰一皓然,竟与人寰绝。仁义属荣华,道法徒餔歠。我舌久已焦,我心久已决。安得一二人,把臂不须说。——明代·释函可《山境》

山境

怅望湖山头渐白,送君临别益凄其。金轮夜月虚残照,珠海西风怯早吹。帆指庾关云暗处,人归晋寺雪深时。玉渊再会终无负,一语先传猿鹤知。——明代·释函是《送雪草还归宗兼寄栖贤诸子》

送雪草还归宗兼寄栖贤诸子

明代:释函是

怅望湖山头渐白,送君临别益凄其。金轮夜月虚残照,珠海西风怯早吹。

帆指庾关云暗处,人归晋寺雪深时。玉渊再会终无负,一语先传猿鹤知。

1

一棵常青的松

  织成一地松影——

八月,还有一方清凉的净土

何时变得这般枯萎

  看当头月好!

为了你的诗意和浪漫

谁说你会永远有惹人的绿

  不知今夜山中

逶迤几座轮廓美丽的山丘

谁又说你会绵延不绝

  是何等光景:

烟雨中青若眉黛

无论再怎么精心绘制

  想也有月,有松,

你是否能想见

终是抵挡不住画在绢上的河流般的时光

  有更深的静。

那是何等的光景

那骄傲的绿终究随着秋的来临染上了那深深的黄

  我想攀附月色,

我想,它应该有月,也有松

一棵常青的松

  化一阵清风,

有更深的静

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

  吹醒群松春醉,

图片 2

那原本令人骄傲的绿

  去山中浮动;

现在才懂得

  吹下一针新碧,

紫薇浸月

也不过就是一次匆忙地停留

  掉在你窗前;

木槿朝荣

所以 当夜晚来临

  轻柔如同叹息——

我们坐在青梅树下饮酒

或是繁星满天

  不惊你安眠!

你推杯,我小饮,一弯新月如钩

或是山中正逢月圆

我想攀附这当下的月色

那挺拔的接近生命终点的松

化一阵清风

是否也会哀叹曾经令人羡慕幸福的生命就这样逝去

吹醒那宿醉的竹海松林

但这颗逝去保护色的树

去山中浮动

最终会返回最初的混沌

图片 3

把自己逐渐缩小成一粒黄土

淡化成灰白与空茫

石桥下的清溪

重新生长

泊着未知的寂寞与哀愁


那蛐蛐儿,朝生暮死

图片 4

那温暖的浆果

静了  静了

浸在清冽的酒中熟睡、腐烂

回忆着寒冬的温暖

一觉醒来

却总记不起黎明的第一缕阳光

是滚烫而痛苦的幻想

静了   静了

月对影无言

瞬时的呼吸

仿佛伸向寂静的深处

再也无法得到安宁与和平

只要想起一生中还有一件浪漫的事

莫非是造物主的诙谐与幽默

丁香便落满了山岗

恣意地反复着悲与喜

图片 5

是厄运还是幸运

娱乐着它的心

2017年7月20日仙子书于苏州

静了   静了

在缥缈处

有着一般的无


图片 6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

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轻,是对往事浮沉喧嚣的放下

静,是对当下悲喜的洗铅

如是,华丽的过往已成云淡风轻

如是,姹紫嫣红的悲戚却已凋零

亦喜亦悲

亦生亦灭

何须在意那孤廖

已是流淌

轻而静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企业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装一次文艺小青年,徐志摩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