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无标题文章

2019-08-30 14:01栏目:企业概况
TAG:

  今晚天上有半轮的下弦月;

今晚天上有半轮的下弦月;

天上有半轮下弦月,

  又被它从睡梦中惊醒,深夜里的琵琶!

  我想携著她的手,

  我想携着她的手,

我想牵着你的手,

  是谁的悲思,

  往明月多处走——

  往明月多出走--

往明月处走--

  是谁的手指,

  一样是清光,我说,圆满或残缺。

一样是清光,我说,圆满或残缺。

一样是清光,我想圆满或残缺?

  像一阵凄风,像一阵惨雨,像一阵落花,

  园里有一树开剩的玉兰花;

园里有一树开剩的玉兰花;

路上有一条小博美,

  在这夜深深时,

  她有的是爱花癖,

  她有的是爱花癣,

我想让你喜欢上它,

  在这睡昏昏时,

  我爱看她的怜借——

  我爱看她的怜惜--

而我喜欢看你怜惜的模样--

  挑动著紧促的弦索,乱弹著宫商角征,

  一样是芬芳,她说,满花与残花。

一样是芬芳,她说,满花与残花。

一样是爱,是惜爱还是残爱?

  和著这深夜,荒街,

  浓阴里有一只过时的夜莺;

浓阴里有一只过时的夜莺,

树上有一只过时的夜莺,

  柳梢头有残月挂,

  她受了秋凉,

  她受了秋凉,

它受了东冷,

  啊,半轮的残月,像是破碎的希望他,他

  不如从前浏亮——

  不如从前浏亮--

不如从前浏亮--

  头戴一顶开花帽,

  快死了,她说,但我不悔我的疑情!

快死了,她说,但我不悔我的痴情!

快死了,我说,但我不悔我的痴情!

  身上带著铁链条,

  但这莺,这一树花,这半轮月——

但这莺,这一树花,这半轮月--

但这莺,这小博美,这半轮月--

  在光阴的道上疯了似的跳,疯了似的笑,

  我独自沈吟。

  我独自沉吟,

我独自沉吟,

  完了,他说,吹糊你的灯,

  对著我的身影——

  对着我的身影--

对着我的身影,

  她在坟墓的那一边等,

  她在哪里,啊,为什么伤悲,调射,残缺?

她在哪里,啊,为什么伤悲,凋谢,残缺?

你在哪里?啊,我为什么伤悲,残爱,残缺?

  等你去亲吻,等你去亲吻,等你去新吻!

图片 1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企业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徐志摩诗集,无标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