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诗歌,徐志摩散文集

2019-08-28 06:15栏目:企业概况
TAG:

  今天不是我歌唱的日子,我口边涎著狞恶的微笑,不是我说笑的日子,我胸怀间插著发冷光的利刃;
  相信我,我的思想是恶毒的因为这世界是恶毒的,我的灵魂是黑暗的因为太阳已经灭绝了光彩,我的声调是像坟堆里的夜鴞因为人间已经杀尽了一切的和谐,我的口音像是冤鬼责问他的仇人因为一切的恩已经让路给一切的怨;
  但是相信我,真理是在我的话里虽则我的话像是毒药,真理是永远不含糊的虽则我的话里仿佛有两头蛇的舌,蝎子的尾尖,蜈蚣的触须;只因为我的心里充满著比毒药更强烈,比咒诅更狠毒,比火焰更倡狂,比死更深奥的不忍心与怜悯心与爱心,所以  我说的话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虚无的;
  相信我,我们一切的准绳已经埋没在珊瑚土打紧的墓宫里,最劲冽的祭肴的香味也穿不透这严封的地层:一切的准则是死了的;
  我们一切的信心像是顶烂在树枝上的风筝,我们手里擎著这迸断了的鹞线:一切的信心是烂了的;
  相信我,猜疑的巨大的黑影,像一块乌云似的,已经笼盖著人间一切的关系:人子不再悲哭他新死的亲娘,兄弟不再来携著他姊妹的手,朋友变成了寇仇,看家的狗回头来咬他主人的腿:是的,猜疑淹没了一切;在路旁坐著啼哭的,在街心里站著的,在你窗前探望的,都是被奸污的处女:池潭里只见些烂破的鲜艳的荷花;
  在人道恶浊的涧水里流著,浮荇似的,五具残缺的尸体,它们是仁义礼智信,向著时间无尽的海澜里流去;
  这海是一个不安靖的海,波涛猖獗的翻著,在每个浪头的小白帽上分明的写著人欲与兽性;
  到处是奸淫的现象:贪心搂抱著正义,猜忌逼迫著同情,懦怯押亵著勇敢,肉欲侮弄著恋爱,暴力侵凌著人道,黑暗践踏著光明;
  听呀,这一片淫猥的声响,听呀,这一片残暴的声响;
  虎狼在热闹的市街里,强盗在你们妻子的床上,罪恶在你们深奥的灵魂里……

                 
  今天不是我歌唱的日子,我口边涎着狞恶的微笑,不是我说笑的日子,我胸怀间插着发冷光的利刃;相信我,我的思想是恶毒的因为这世界是恶毒的。我的灵魂是黑暗的因为太阳已经灭绝丁光彩,我的声调是像坟堆里的夜鸮因为人间已经杀尽了一切的和谐,我的口音像是冤鬼责问他的仇人因为一切的恩已经让路给一切的怨;但是相信我。真理是在我的话里虽则我的话像是毒药。真理是永远不含糊的虽则我的话里仿佛有两头蛇的舌,蝎子的尾尖,蜈蚣的触须;只因为我的心里充满着比毒药更强烈,比咒诅更狠毒,比火焰更倡狂,比死更深奥的不忍心与怜悯心与爱心,所以我说的话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虚无的;相信我,我们—切的准绳已经埋没在珊瑚土打紧的墓宫里,最劲冽的祭肴的香味也穿不透这严封的地层:一切的准则是死了的;我们一切的信心像是顶烂在树枝上的风筝,我们手里擎着这迸断了的鹞线:一切的信心是烂了的;相信我,猜疑的巨大的黑影,像一块乌云似的,已经笼盖着人间一切的关系:人子不再悲哭他新死的亲娘,兄弟不再来携着他姊妹的手。朋友变成了寇仇,看家的狗回头来咬他主人的腿:是的,猜疑淹没厂一切;在路旁坐着啼哭的,在街心里站着的,在你窗前探望的,都是被奸污的处女:池潭里只见些烂破的鲜艳的荷花;在人道恶浊的涧水里流着,浮荇似的,五具残缺的尸体,它们是仁义礼智信,向着时间无尽的海澜里流去;这海是一个不安靖的海,波涛猖撅的翻着,在每个浪头的小白帽上分明的写着人欲与兽性;到处是奸淫的现象:贪心搂抱着正义,猜忌逼迫着同情,懦怯狎亵着勇敢,肉欲侮弄着恋爱,暴力侵淩着人道,黑暗践踏着光明;听呀,这一片淫猥的声响,听呀,这一片残暴的声响;虎狼在热闹的市街里,强盗在你们妻子的床上,罪恶在你们深奥的灵魂里……

  ①《毒药》、《白旗》、《婴儿》均写于1924年9月底初载于同年10月5日《晨报·文学旬刊》,均署名徐志摩。《毒药》又载1926年《现代译论》一周年增刊。 

图片 1

  今天不是我歌唱的日子,我口边涎着狞恶的微笑,不是我说
   笑的日子。我胸怀间插着发冷光的利刃;
  相信我,我的思想是恶毒的因为这世界是恶毒的,我的灵魂
   是黑暗的因为太阳已经灭绝了光彩,我的声调是象坟堆里
   的夜鸮因为人间已经杀尽了一切的和谐,我的口音象是冤
   鬼责问他的仇人因为一切的恩已经让路给一切的怨;
  但是相信我,真理是在我的话里虽则我的话象是毒药,真理
   是永远不含糊的虽则我的话里仿佛有两头蛇的舌,蝎子的
   尾尖,蜈松的触须;只因为我的心里充满着比毒药更强烈,
   比咒诅更狠毒,比火焰更猖狂,比死更深奥的不忍心与怜
   悯心与爱心,所以我说的话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虚
   无的;
  相信我,我们一切的准绳已经埋没在珊瑚土打紧的墓宫里,最
   劲冽的祭肴的香味也穿不透这严封的地层:一切的准则是
   死了的;
  我们一切的信心象是顶烂在树枝上的风筝,我们手里擎着这
   迸断了的鹞线;一切的信心是烂了的;
  相信我,猜疑的巨大的黑影,象一块乌云似的,已经笼盖着
   人间一切的关系:人子不再悲哭他新死的亲娘,兄弟不再
   来携着他姊妹的手,朋友变成了寇仇,看家的狗回头来咬
   他主人的腿:是的,猜疑淹没了一切;在路旁坐着啼哭的,
   在街心里站着的,在你窗前探望的,都是被奸污的处女:池
   潭里只见些烂破的鲜艳的荷花;
  在人道恶浊的涧水里流着,浮荇似的,五具残缺的尸体,它
   们是仁义礼智信,向着时间无尽的海澜里流去;
  这海是一个不安静的海,波涛猖獗的翻着,在每个浪头的小
   白帽上分明的写着人欲与兽性;
  到处是奸淫的现象:贪心搂抱着正义,猜忌逼迫着同情,懦
   怯狎亵着勇敢,肉欲侮弄着恋爱,暴力侵凌着人道,黑暗
   践踏着光明;
  听呀,这一片淫猥的声响,听呀,这一片残暴的声响;
   虎狼在热闹的市街里,强盗在你们妻子的床上,罪恶在你们
   深奥的灵魂里……

大概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就几乎没有再接触过古诗词了。这几天看了中国诗词大会,就想要写一下那些记忆中的诗词。

  “今天不是我歌唱的日子,我口边涎着狞恶的微笑,不是我说笑的日子,我的胸间插着冷光的利刃;”无论如何,这样困兽犹斗式的形象,表面上很难跟风流浪漫的诗人徐志摩联想到一块。作为一个充满诗性,信仰单纯的诗人,徐志摩是爱、美和自由的歌手,他至死也不是一个冷嘲式的人物,一个社会革命的斗士。他宁愿按照詹姆士·杨的乡村复兴计划所描绘的朦胧蓝图,在山西的一个小县进行孤立失败的理想主义试验,而不愿在社会革命的洪流中追波逐浪。然而,当我们读到他的《自剖》,就不仅能发现这种矛盾的深层统一,而且会领悟到理想主义文化品格的特点。在这篇文章中,徐志摩说:“爱和平是我的生性。在怨毒、猜忌、残杀的空气中,我的神经每每感受一种不可名状的压迫。记得前年直奉战争时我过的那日子简直是一团漆黑,每晚更深时,独自抱着脑壳伏在书桌上受罪,仿佛整个时代的沉闷盖在我的头顶——直到写下了《毒药》那几首不成形的诗以后,我心头的紧张才渐渐的缓和下来。”
  其实,理想主义诗人都有表面对立的两面:一面是,敏锐激烈的批判;一面是,倾心倾情的赞美。在这章散文诗中,理想主义者爱和平的生性,由于受黑暗沉闷环境的压迫,酝酿发酵成一种不可遇制的爆发(就情感的激越性质来说,甚至让人联想到闻一多的诗《发现》),一种几乎不加节制的渲泄与诅咒。借以“毒药”为题,几乎象杜鹃啼血般地唱一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哀歌,这里显露出了徐志摩作为理想主义诗人的至情至性。正象郁达夫在《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导言》中评介鲁迅时说的那样:“这与其说他的天性使然,不如说是环境造成的来得恰对,……刻薄的表皮上,人只见到他的一张冷冰冰的青脸,可是皮下一层,在那里潮涌发酵的,却正是一腔沸血、一股热情……”。同时,“毒药”也是一个极好的意象,不过,徐志摩终不能象波德莱尔和鲁迅那样通过整体的想象力来处理它和发展它,获得情境的象征力量和反讽性,而只是作为“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激烈情绪的简单比喻。从作品本身看,情感的表现也嫌直露简单,象“因为……所以……”这样逻辑性而非表现性的语式,让人怀疑诗人在冲动的情感面前失去了控制力,因而说这篇作品有滥情主义倾向也不过分。理想主义由于黑暗的压迫产生一种怨毒式的情感是完全可以理喻的,但艺术创造不是情感的渲泄,而是它的驾驭,它的价值和美的表现。感情的渲泄只能产生一种刺激,情感的美和价值的完好表现才能有持久的艺术力量。
  《毒药》在艺术表现上不能算是一篇上乘之作。它有限的成功几乎全得力于情感饱和状态下诗人恣肆汪洋、俯拾皆是的才气。这一点,散文诗的欣赏者和创作者当能自明。
                           (王光明)

小学时候并不太懂得欣赏古诗词,只是单纯的去背诵,朗朗上口的诗句,记住了就一辈子也忘不了。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悯农》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赋得古草原送别》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登鹳雀楼》

还有一首也有些印象,那时觉得很有趣,很简单的诗。

一片二片三四片, 五片六片七八片;
千片万片无数片, 飞入梅花总不见.
――郑板桥《咏雪》

初高中以后,接触的唐诗宋词就多了,李白杜甫,李清照,王维,李商隐,陶渊明,辛弃疾,苏轼等等很多大诗人。接触了各种流派,婉约,豪放,田园,山水,就慢慢喜欢上了诗词的那种韵味。还专门读了那么厚一本《唐诗宋词鉴赏大词典》,还摘抄了很多很多诗词,也专门的去背诵,可惜到现在大多都已忘了。

看得诗词多了,便越觉得有意思。以前只知道“天涯何处无芳草”,现在知道了这是苏轼的词: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蝶恋花·春景》

以前只知道“青梅竹马”,现在知道了: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长干行》

以前只知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现在知道了: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特别喜欢上阕的最后一句“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很喜欢苏轼,后来还专门读了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江城子》,《赤壁赋》,都特别喜欢。

那时还特别喜欢《蝶恋花》这个词牌名,专门把看到的每一首蝶恋花都摘抄了下来,如今摘抄本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印象特别深,特别喜欢的是欧阳修的一句: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可能并不太理解诗人所要表达的情感,自己所领悟体会到的也形容不出来,但是那种韵味,唇齿间轻轻吐出的每一个字,就会特别喜欢。

邓丽君的《水调歌头》和《清平调》,还有王菲和好妹妹乐队演唱的版本,还有燕池的《将进酒》等等这些唱出来的诗词同样十分喜欢。

还有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个词人,姜夔。

诗为赋梅,唯和靖一联而已。世非无诗,不能与之齐驱耳。词之赋梅,唯姜白石《暗香》、《疏影》二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立新意,真为绝唱。

大概从这一句评论里对姜夔很感兴趣,然后读了他的一些词,大多都很喜欢,最喜欢的是这一首:

燕雁无心,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
商略黄昏雨。
第四桥边,拟共天随住。今何许。凭阑怀古。残柳参差舞。
――《点绛唇·丁未冬过吴松作鉴赏》

那时候毕业之后同学之间总爱留言,写一些祝福的话,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表达着真挚的祝福。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剩金。

还有很多喜欢的诗人,词人,很多喜欢的古诗词。后来,也有接触一些现代诗。读过《中国现代诗选》,《舒婷诗集》,《徐志摩诗集》,《北岛诗集》,还接触过《普希金诗选》,《泰戈尔诗选》,但是都没有较深的了解,很浅的接触。

那时候读韩寒的文集,有对一些现代诗歌的评论,觉得很有道理:

大部分的现代诗其实就是把一篇三流散文拆成一句一行写,而所谓比较大师的或者先锋的就是把一篇三流散文每句句子的顺序捣乱了再拆成一句一行写。

还有一首小诗专门来讽刺现代诗:

吟一首诗
不难
难得是
吟一辈子的诗

慢慢接触的多了,发现有很多诗歌自己都特别喜欢,北岛的《我不相信》,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祖国,或以梦为马》,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等等都让我慢慢改变了自己对诗歌的看法。

最早了解顾城是在舒婷的一篇采访录中:

舒婷,在今天中国的文坛上,你最想念谁呢?
顾城,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然后最先知道的便是杀妻自杀,一个变态偏执的人,当时很不理解,但是当读了他的诗歌,便立刻喜欢上了,也许天才总归是我们难以理解的吧。最最喜欢的一首诗是《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那时候还专门背诵了好久,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画下想象中
我的爱人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
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
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
画下丘陵——
长满淡淡的茸毛
我让它们挨得很近
让它们相爱
让每一个默许
每一阵静静的春天激动
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还想画下未来
我没见过她,也不可能
但知道她很美
我画下她秋天的风衣
画下那些燃烧的烛火和枫叶
画下许多因为爱她
而熄灭的心
画下婚礼
画下一个个早早醒来的节日——
上面贴着玻璃糖纸
和北方童话的插图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涂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我想画下风
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
画下东方民族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愉快的声音
最后,在纸角上
我还想画下自己
画下一只树熊
他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丛林里
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发愣
他没有家
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他只有,许许多多
浆果一样的梦
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在希望
在想
但不知为什么
我没有领到蜡笔
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
我只有我
我的手指和创痛
只有撕碎那一张张
心爱的白纸
让它们去寻找蝴蝶
让它们从今天消失
我是一个孩子
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还有徐志摩,最开始也不太喜欢他,所谓抛妻弃子反被抛,他的《再别康桥》也不是很喜欢,但是因为一首诗《毒药》,却改变了对他的一些看法。

今天不是我歌唱的日子,
我口边涎着狞恶的微笑,
不是我说笑的日子。
我胸怀间插着发冷光的利刃;
相信我,
我的思想是恶毒的
因为这世界是恶毒的,
我的灵魂是黑暗的
因为太阳已经灭绝了光彩,
我的声调是象坟堆里的夜鸮
因为人间已经杀尽了一切的和谐,
我的口音象是冤鬼责问他的仇人
因为一切的恩已经让路给一切的怨;
但是相信我,真理是在我的话里
虽则我的话象是毒药,
真理是永远不含糊的
虽则我的话里仿佛有两头蛇的舌,
蝎子的尾尖,
蜈松的触须;
只因为我的心里充满着
比毒药更强烈,
比咒诅更狠毒,
比火焰更猖狂,
比死更深奥的不忍心与怜悯心与爱心,
所以我说的话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虚无的;
相信我,
我们一切的准绳已经埋没在珊瑚土打紧的墓宫里,
最劲冽的祭肴的香味也穿不透这严封的地层:
一切的准则是死了的;
我们一切的信心象是顶烂在树枝上的风筝,我们手里擎着这迸断了的鹞线;
一切的信心是烂了的;
相信我,
猜疑的巨大的黑影,
象一块乌云似的,
已经笼盖着人间一切的关系:
人子不再悲哭他新死的亲娘,
兄弟不再来携着他姊妹的手,
朋友变成了寇仇,
看家的狗回头来咬他主人的腿:
是的,猜疑淹没了一切;
在路旁坐着啼哭的,
在街心里站着的,
在你窗前探望的,
都是被奸污的处女:
池潭里只见些烂破的鲜艳的荷花;
在人道恶浊的涧水里流着,
浮荇似的,五具残缺的尸体,
它们是仁义礼智信,
向着时间无尽的海澜里流去;
这海是一个不安静的海,
波涛猖獗的翻着,
在每个浪头的小白帽上分明的写着人欲与兽性;
到处是奸淫的现象:
贪心搂抱着正义,
猜忌逼迫着同情,
懦怯狎亵着勇敢,
肉欲侮弄着恋爱,
暴力侵凌着人道,
黑暗践踏着光明;
听呀,
这一片淫猥的声响,
听呀,
这一片残暴的声响;
虎狼在热闹的市街里,
强盗在你们妻子的床上,
罪恶在你们
深奥的灵魂里……

当回想记忆中这些诗词时,最喜欢的却是这一首。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
平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企业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记忆中的诗歌,徐志摩散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