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客诞生,出人意料的殷静

2019-10-17 20:02栏目:联系我们
TAG:

  孔若君赶回家时,王海涛和宋智明正准备回家。

  晨练的音乐结束后,居委会主任弯腰关录音机。当她拿着录音机转回身面对练友们时,人群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居委会主任的头变成了一只哈巴狗的头!尽管本小区的居民已然经历过昨天殷静变异的磨练,但他们还是结结实实地大惊小怪了一回。

  除殷静外,家人都对贾宝玉在此时此刻的深沉睡眠感到不解。

  正和辛薇在网上聊天的孔若君听到父母回来了,他对辛薇说他要暂时离开一会儿。辛薇说我等着你,只给你5分钟。孔若君惊讶地说你给我这么长时间?5分钟对咱俩来说是5个世纪。辛薇说快办你的事去吧,已经过去1个世纪了。

  “她怎么样?”孔若君问两位继弟。

  “出了什么事?”居委会主任发现大家都看她。

  “贾宝玉从来不在咱们用餐时睡觉呀?”范晓莹边吃晚饭边说。

  果然,殷雪涛进门换完鞋就大声问:“若君,小静,见蒙面人的结果怎么样?”

  “殷静上网玩得很高兴。”王海涛说。

  “你的头……”一个年龄相当于6个少女的练友指着居委会主任的头结结巴巴地说。

  “它错吃了安眠药吧?”殷雪涛说。

  孔若君走出自己的房间,对继父和生母说:“我说服他了,他同意一个月后再见小静。”

  “谢谢你们。”孔若君说。

  “我的头怎么了?就算变成狗头也不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呀!”居委会主任一直对昨天电视台不因殷静的事采访她耿耿于怀。

  “今天小静也大白天睡觉。”孔若君说。

  范晓莹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家人,千万别客气。”宋智明说。

  当居委会主任的手接触到自己的脸时,她的声带发出了压过所有人的声音。

  “咱家有瞌睡虫了?”范晓莹说。

  孔若君说:“和我们同龄,清河大学的学生,很帅。”

  殷静从卫生间出来,问孔若君:“你去哪儿了?我发现上网太有意思了!”

  “快报警!”有人说。

  “可能是。”殷静表情不自然。

  “真不错。”殷雪涛眼角湿润了,“若君,谢谢你。”

  “我们走了。”王海涛说。

  孔若君的房间窗户距离晨练的花园不远,他在按下“确定”键不到5秒钟后清清楚楚听到了居委会主任的嚎叫声。

  家人已经能从殷静的狗头上看出不自然的表情了。

  孔若君不自然地提醒继父:“爸,是我把小静的头……,您怎么还能谢我……”

  “常来。”殷静说。

  孔若君不顾一切地冲出家往楼下跑。

  “有事?”殷雪涛问女儿。

  殷雪涛拍拍继子的肩膀说:“若君,你不是故意的,事后你的表现令我极其钦佩。如果日后我和你妈离婚,我坚决要你的抚养权。”

  贾宝玉也依依不舍地送客。

  目睹变成哈巴狗头的居委会主任,孔若君成为花园里的一尊石雕,他没有了思维,没有了呼吸,只剩下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居委会主任的狗头。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殷静欲盖弥彰。

  “我已经满18岁了,不需要监护人了。”孔若君笑了。

  王海涛和宋智明刚走,范晓莹和殷雪涛就前后脚下班到家了。

  这回,电视台的车是和警车一起感到的。

  大家都看殷静。

  “我估计咱俩离婚时,会为争夺孩子展开一场大战。我抢小静,你抢若君。”范晓莹对殷雪涛说。

  殷雪涛一进门就说:“全市都在说异变的事。”

  还是那位警长,他见到居委会主任后说:“又一个!”

  殷静索性用另一桩事转移家人的视线。

  “预见到恶战,就别离了。”殷雪涛说。

  范晓莹说:“何止全市,是全世界。”

  警长和电视台的记者同时向居委会主任发问。摄像机疯狂摄取一切能摄取到的镜头。

  “蒙面人说明天上午必须见我,否则一刀两断。”殷静放下筷子说。

  “有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范晓莹笑着说。

  “殷静挺好?”殷雪涛问孔若君。

  目击者争先恐后向警察和记者描述事件的经过。

  “我说你今天怎么心事重重。”孔若君恍然大悟。

  孔若君:“有蒙面人的照片,你们不看?”

  “挺好。”孔若君说,“忙着上网呢。”

  一位记者从摄像机里拿出录像带对同事说:“你先把带子送回台里发消息,我们在这儿继续拍,你随时来拿!”

  范晓莹和殷雪涛都知道现在蒙面人对殷静的重要性,如果失去蒙面人,殷静将发疯。家里谁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殷雪涛和范晓莹异口同声:“你怎么不早说!”

  殷静出来和父母打招呼。

  没人注意变成石雕的孔若君。

  范晓莹看孔若君:“若君,你懂网恋,怎么才能既不见面又不失去对方?”

  “在小静那儿。”孔若君指着正在自己的房间和蒙面人网恋的殷静说。

  “有个股民对我说,有家公司的老总变成麻雀头了。可惜电视台得到信息晚了,没拍上。”范晓莹说。

  孔若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使劲儿打自己的头。

  殷雪涛和范晓莹迫不及待到女儿的我是看准女婿的照片。

  “我听说是变成钱串子头了。”殷雪涛说。

  正准备出门上班的范晓莹和殷雪涛看出孔若君神色不对,殷雪涛问:“若君,你不舒服?”

  是殷静的头致使她不能见蒙面人。孔若君在自责。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房间拥抱了阔别了5个世纪的辛薇。

  好象别人变得越多,他们的心理压力就越小。

  孔若君摇摇头,他的泪水顺着鼻子两侧流下来。

  “若君,你别这样。”殷雪涛说,“咱们想想办法。”

  “小静,给妈妈看看蒙面人的照片。”范晓莹说。

  “晚饭后,我有话对你们说。”孔若君郑重宣布。

  孔若君想说是我害了殷静,但他没有勇气说出来。

  孔若君说:“明天上午只有我替小静去见蒙面人。”

  殷静腾出一只打字的手,将桌子上的照片递给继母。

  “干吗弄得跟外国电影里百万富翁修改遗嘱似的?”殷静说。

  “你这是怎么了?”范晓莹见儿子这个样子,慌了。

  “你去?”范晓莹说,“他会以为你就是狗头,蒙了他。”

  殷雪涛凑过来看。

  “妈,你快做饭,要不吃简单点儿。”孔若君说。

  电话铃响了。

  孔若君说:“我能让他相信狗头是我妹妹。我和蒙面人在网上打过牌,我说出我的网名,他会相信的。”

  “真帅呀!”范晓莹说。

  “什么事?”范晓莹问。

  殷雪涛接电话,是宋光辉打过来的。

  殷雪涛问:“你怎么跟他解释小静不来赴约?”

  “是很英俊。”殷雪涛说。

  “若君出去了一下午。”殷静说。

  “你们看电视了吗?”宋光辉问。

  孔若君说:“我就说小静确实有事,一个月内保证见你。如果你是真爱她,就宽她一个月时间。如果我在一个月内变不回小静的头,我就把我的头也变成贾宝玉!”

  照片上的杨倪倚在一个酒柜上,脸上展现着自信的笑容。

  “出什么事了?”殷雪涛问继子。

  “没有,怎么了?”殷雪涛问。

  孔若君有一句潜台词没说出来:殷静的头变不回来,就意味着辛薇的头变不回来,那他孔若君就索性舍命赔君子,以狗头和辛薇永结秦晋之好。至于殷静,孔若君想,如果蒙面人真的爱狗头,他也会嫁狗随狗。

  殷静说:“拿到你们的房间去仔细看吧。”

  “我想一起说。”孔若君说。

  “你快打开电视!”宋光辉说。

  “哥,这事只有拜托你了。”殷静对孔若君说。

  殷静不愿意父母看到电脑屏幕上她和蒙面人的对话。

  “殷静听没事吧?”殷雪涛担心是和殷静有关的事。

  殷雪涛打开餐厅里的电视机,屏幕上是长着狗头的居委会主任。

  贾宝玉总算醒了,只见他呆头呆脑地走过来朝殷静叫了一声。

  范晓莹会意地冲殷静努努嘴,拉着殷雪涛去他们的卧室。范晓莹从外边关上殷静的门。

  “不知道,但愿没事。反正要你们都在场。”孔若君说。

  “快去叫殷静!”殷雪涛对范晓莹说。他觉得这对殷静来说是好消息。

  “你是怎么了?”孔若君拍拍贾宝玉的头。

  殷雪涛和范晓莹轮流看杨倪,他们先是为女儿高兴,继而为女儿担心。

  听孔若君这么一说,范晓莹和殷雪涛都没心思吃饭了。

  殷静还在睡觉。范晓莹叫她快起来。

  只有殷静明白贾宝玉干吗冲她叫。

  殷雪涛叹了口气。范晓莹明白这口气的含义。

  “咱们吃方便面吧?”范晓莹问家人。

  “干什么?”殷静问。

  次日上午九点整,孔若君出现在湖滨公园北门。

  “但愿能找到。”范晓莹说这话时底气不足。说实话,她从没对找到那张磁盘抱有信心。

  都没意见。

  “又有一个人的头变了,电视上正在报道,你快去看。”范晓莹说。

  公园门口人不多,以孔若君的网龄,他很快就判断出站在距离公园门比较的一棵树下的那个戴墨镜的小子就是蒙面人。

  殷雪涛拿着杨倪的照片看,他突然把照片那近了看,再拿远了看。疑惑出现在他脸上。

  饭后,全家围坐在餐桌旁,孔若君把贾宝玉也叫来了。

  “真的?”殷静一越而起。

  孔若君走到他面前,问:“你是蒙面人?”

  “怎么了?”范晓莹问丈夫。

  大家看着孔若君。

  全家人包括贾宝玉都看电视。电视台的记者说,就在昨天出现人体异变的那个住宅区,今晨又出现了一例人体异变。异变者也是变成了狗头,只是这回是哈巴狗。记者还特别说,该居委会主任从不养狗。电视台采访了有关专家,以为专家分析说,很可能该住宅区的建筑中使用了放射性建筑材料,导致人体异变。另一位专家反驳说,反射性物质只会导致白血病什么的,决不导致质变头。还有一位专家甚至推测这是外星人的恶作剧。

  杨倪说:“我真是有眼无珠,我被你骗了,我真的以为你是女的。你戏弄了我的感情,我会杀了你。”

  “你看这是什么?”殷雪涛指着照片上的酒柜说。

  “我说完后,你们打我,骂我,脱离关系,甚至将我绳之以法,都行。”孔若君一字一句地说。

  孔志方也打来报喜电话。范晓莹说我们已经看到了。

  杨倪认定跟前这个知道他网名的小伙子是在网上男扮女装的狗头。

  范晓莹说:“酒柜呀,可能是蒙面人家的酒柜。”

  大家面面相觑。

  范晓莹看了看表,对殷雪涛说:“咱们该上班去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狗头。我是狗头的哥哥。”孔若君说。

  “你看酒柜的玻璃门。”殷雪涛说。

  “你总不会说我变成贾宝玉的头是你弄的吧?”殷静笑,“这样的胡话你已经说过了,最好来点儿新鲜的。”

  殷雪涛问孔若君说:“你身体没事吧?”

  “接着骗?”杨倪冷笑。

  “玻璃门里是酒呀!”范晓莹纳闷丈夫的大惊小怪。

  “你变成贾宝玉的头确实是我弄得。”孔若君及其严肃地对殷静说。

  孔若君说:“刚才有点不舒服,已经好了。一会儿宋智明和王海涛来。您放心吧。”

  孔若君说:“咱们早就在网上认识,我的网名是牛肉干。咱俩在联众锄过大地。”

  殷雪涛再拿起照片放在眼睛前仔细看。

  “孩子受刺激了吧?”殷雪涛对范晓莹说。

  范晓莹和殷雪涛走后,殷静对孔若君说:“这世界上怪事越来越多。”

  杨倪想起牌桌上确实有个网友名叫牛肉干。

  “你看这个地方,酒柜玻璃门反光的一个东西。”殷雪涛指给范晓莹看。

  “我很正常。”孔若君说,“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口气说完的机会,不管你们多不信,也不要打断我的话。”

  “是……”孔若君心不在焉。

  孔若君说:“还记得有一次我出牌太慢,你说牛肉干你怎么出牌跟大象生孩子似的。我问你大象怎么生孩子,你说大象生孩子特慢。”

  “是什么?”范晓莹还是看不出来。

  殷雪涛和范晓莹先对视,然后再和殷静对视,3个人都点头同意。

  “……我如果对你说……。是我把你弄成这副模样的……你会原谅我吗?”孔若君对殷静说。

  “你确实是牛肉干。”杨倪说。

  “骷髅保龄球!”殷雪涛一字一句地说。

  孔若君大约沉默了1分钟后,开始叙述。

  殷静哈哈大小:“别逗了,你要是真有这本事,你可就值大钱了!”

  “狗头是我妹妹。”孔若君说。

  “怎么可能?你看花了眼吧?”范晓莹拿过照片仔细看,“还真有点儿像。”

  他从范晓莹和孔志方离婚讲起,然后是殷雪涛和殷静进入他的生活,殷静对他的不屑一顾,导致他高考落榜……。

  “如果是真的呢?”

  “她为什么不来?她特难看。”杨倪说,“我已经想好了,就是狗头长得比猪八戒的妹妹还难看,我今生今世也非她不娶了。”

  杨倪倚靠的那个酒柜的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反射出酒柜对面的一个球形物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殷雪涛太熟悉骷髅保龄球了,只有他能注意到。

  范晓莹以为孔若君是要和家人算总帐,她想阻止儿子继续说下去,殷雪涛示意她不要这么做。

  “我喜欢幽默!那居委会主任也是你弄的?这样吧,你再帮我弄一个人怎么样?我的小学数学老师,她对我特不好。”殷静笑着说。

  孔若君很感动,他看出蒙面人是真爱上殷静了。

  这张照片是杨倪在满天家拍摄的。那天满天过生日,杨倪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骷髅保龄球,满天觉得很刺激。

  孔若君冲继父投去感激的一瞥。

  孔若君叹了口气,没人会信他的话。

  “我妹妹很好看,不亚于电影明星。”孔若君说。

  “我去叫若君!”范晓莹说完往儿子的房间跑。

  孔若君的叙述进入了关键的阶段,他的话开始结巴。孔志方送给他数码照相机……他从楼上拍下殷静的照片……受2000年6月号<童话大王>杂志封面的启发……他恶作剧地要将贾宝玉的头安到殷静身上……认为美国公司编的图片软件不好……自己编了一个<鬼斧神工>……没想到殷静的头真的变了……居委会主任……孙经理……存有殷静照片的磁盘碰巧被盗……

  殷静和孔若君一起吃早餐。殷静吃完饭后竟然用舌头舔盘子。

  “真的?”杨倪说,“那她为什么不来见我?”

  正和辛薇热火朝天的孔若君被母亲不由分说地拉离电脑。

  “我说完了。你们审判我吧。”孔若君如释重负。

  门铃响了,孔若君从门镜往外看是两个小伙子。

  孔若君对杨倪有好感,且不说杨倪身高180公分以上,胸前戴着清河大学的校徽,单是杨倪刚才那句猪八戒的妹妹也要娶的豪言壮语,就令孔若君为殷静高兴。

  “妈,你干什么?人家分别也得打个招呼呀!”孔若君抗议,他还想把1分钟再变成1个世纪。

  殷雪涛,范晓莹和殷静大眼对小眼,人首对狗头。

  “你们找谁?”孔若君问。

  “我不想编谎话。”孔若君对杨倪说,“但我现在也不能告诉你真实原因。你知道,谁都会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

  范晓莹什么也不说,他把孔若君拉进她的房间。

  “编童话?”范晓莹问儿子。

  “我是宋智明,他是王海涛。”外边说。

  “这倒是。”杨倪深有体会。

  “出什么事了?”孔若君看出坐在床上的继父脸色异常。

  “全是事实,不信现在你们可以给孔志方打电话。”孔若君说。

  孔若君打开门,4个人都做自我介绍,他们立刻就成了朋友。王海涛和宋智明没有对殷静的头表示任何惊讶,这使殷静感到欣慰。

  “你给我们一个月时间,最多一个月,如果我妹妹还不能见你,你就和她分手。”

  “若君,你看这个。”殷雪涛将杨倪的照片递给孔若君。

  “我要给孔志方打电话。”殷雪涛说。

  “你俩先陪殷静玩,我和网友有点事。”孔若军对王海涛和宋智明说。

  “她整容了?照着影星的模样?伤口还没愈合?”杨倪猜测。

  孔若君不接:“爸,这照片是我拿来的,我看了一路,路上还堵车,我眼睛都看出茧子来了。再说我连真人都见着了。”

  范晓莹拨电话。

  孔若君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他同时打开电脑旁的电视机,电视台正在直播在医院接受检查的居委会主任。

  “你想歪了,我妹妹无需整容,她本身就是影星模子。”孔若君说。

  “你看这里。”殷雪涛指给孔若君看。

  孔志方告诉殷雪涛,孔若君说的都是实话。

  有两件事,孔若君需要进一步证实:一,既然头能换过去,为什么不能换回来?二,别人编辑的图片切换软件也能做这事儿吗?

  “匪夷所思。”杨倪说。

  “不就是路易十八吗?我看出他家有钱。他是打车走的。”孔若君看着酒柜里的名酒说。

  殷雪涛放下电话,不吭声了。范晓莹和殷静从殷雪涛脸上看出了答案。

  孔若君在电脑里将居委会主任的头换了回来,他一边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一边按下了“确定”键。

  “没有悬念的经历没价值。好事多磨。”孔若君说。

  “你再看!”范晓莹指着骷髅保龄球说,“玻璃柜上反射的是什么?”

  “我的头真的是你换的?”殷静激动,“你很了不起呀!和你比起来,比尔。盖茨算个屁!”

  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专家检查的居委会主任的狗头突然不翼而飞,居委会主任的原装头完璧归赵。在场的人大惊。电视台记者急忙向观众报道事态的新进展。

  “好,我信你的话,我等她一个月,从今天算起。”杨倪说,“能麻烦你带一张照片给她吗?”

  孔若君凑近了看,他呆了。

  孔若君认定殷静是在挖苦他。

  孔若君兴奋之余又纳闷:居委会主任的头能换回来,殷静的头为什么不行呢?

  “你的照片?”孔若君问。

  “骷髅保龄球?”孔若君抬头看继父。

  殷静真诚地对孔若君说:“哥,我不怨你。要说我这也是自找的,我干吗蔑视你?从昨天起,我看出你是货真价实的好人,比金国强强一万倍。你不要觉得对不起我,不是找到那张磁盘还能把我变回来吗?多一种经历也是财富。”

  孔若君决定趁居委会主任在电视上,先试试别的图片切换软件能不能换头。孔若君使用市场上出售的图片切换软件嫁接居委会主任的头,电视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无动于衷。

  “咱们年龄差不多吧?”杨倪问。

  殷雪涛点头。

  孔若君泪流满面。

  “只有我的<鬼斧神工>拥有这种功能。”孔若君终于明白了。

  “我18岁,高考落榜。我妹妹也是18岁,我们是再婚父母双方各自带来的孩子。”

  “蒙面人是偷咱们家的人?”孔若君倒吸冷气。

  殷雪涛对孔若君说:“若君,尽管你爸爸证实了,可我还是不信。”

  有人敲孔若君的门。

  “她参加高考了吗?”

  “他是大学生呀!”范晓莹认为大学生不可能当贼。

  “我表演给你们看。”孔若君站起来。

  孔若君一边通过鼠标掩饰电脑屏幕一边说:“请进。”

  “参加了。”

  “前天的报纸上还说东北有两个大学生拦路抢劫被判刑了。”殷雪涛说。

  怎么表演?“范晓莹担心。

  王海涛推门进来说:“殷静哭了,你快去看看。”

  “落榜?”

  孔若君再看照片。

  “我把我的头变成贾宝玉的头。”孔若君说。

  “为什么?”孔若君问。

  “录取了。”

  “事关重大,万一咱们看错了,对小静来说就太惨了。”孔若君说,“我拿到电脑里放大了看。”

  “这不行!”殷雪涛说,“已经有一个了,再弄一个,我们咱们能承受?”

  “她从电视上看到那个居委会主任的头变回来了,就哭了。”王海涛说。

  “她在哪所大学?”杨倪急于想知道有关狗头的一切信息。

  殷雪涛点头同意。

  马上就能变回来。“孔若君说。

  孔若君跟着王海涛来到殷静的房间,殷静正在抽泣。

  “被取消了上学资格。”

  3个人到孔若君的房间,阿里八八正要死要活地呼叫牛肉干。

  “我想看。”殷静说。

  “她刚变成狗头就变回来了,我怎么不行?”殷静问孔若君。

  “能问为什么吗?”

  孔若君打字:我有急事,给我30个世纪。

  “你有把握恢复原状吗?”范晓莹问儿子。

  孔若君说:“你很快也能变回来。”

  “无可奉告。以后她见你时会告诉你。”

  阿里八八:30个世纪?太长了!只给你10个世纪!

  “绝对有把握。”孔若君说,“退一万步,就算我变不回来了,我心甘情愿和殷静作伴。”

  “我不信。”殷静还哭。

  高考被录取后又被取消入学资格,原因就那么几个,好事不多。杨倪隐约感到狗头可能是他的同路人,他更是非娶她不可了。

  孔若君顾不上理辛薇了,他将照片放进扫描仪扫描。

  殷静说:“算了算了,别表演了,真要是像我似的恢复不了,我不愿意。”

  “你们劝劝她,我马上来。”孔若君要再次尝试将殷静变回来。

  孔若君说:“再见。她在网上等你呢。”

  范晓莹和殷雪涛知道儿子也在网恋,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阿里八八就是辛薇。

  “我要表演,请你们成全我。”孔若君坚持。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电脑旁边,他再次将扫描后的殷静床头柜上的照片替换下殷静脖子上的贾宝玉的头。

  杨倪说:“我这就回学校上网。”

  扫描后的照片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孔若君操纵鼠标局部放大酒柜玻璃。

  “就让他试试吧!”范晓莹说。

  按下“确定”键后,孔若君跑进殷静的房间问:“变回来了吧?”

  孔若君没走出几步,杨倪叫他。

  殷雪涛和范晓莹站在孔若君身后死盯着电脑屏幕。

  孔若君拿出数码照相机,让殷静给他照一张像。

  殷静依然是贾宝玉头。

  孔若君站住。

  酒柜玻璃的反射物被孔若君逐渐放大,一直大到出现了马赛克。

  “我不会用。”殷静不想照。

  “人家这样,你还拿我寻开心!”殷静哭得更厉害了。

  杨倪过来对他说:“有一句话我忘了说:大学里坏蛋多着呢,不上也没什么。”

  骷髅保龄球再明显不过地呈现在屏幕上。

  “我已经弄好了,你按快门就行了。”孔若君说。

  只有一种解释说的通:恢复头必须使用换头时使用的那张照片,别的照片不行。

  孔若君说:“谢谢。你快走吧。你早一秒钟上网,我妹妹早一秒钟高兴。”

  沉默。

  殷静只得使用数码相机给孔若君拍照。

  孔若君顾不上说话,他急于证实自己刚才这个判断,他跑回自己的房间。

  杨倪是坐出租车走的。孔若君等公共汽车。

  沉默中的3个人都能听到别人心中的疾风暴雨。

  “贾宝玉的照片我的电脑里有,不用照了。”孔若君接过数码相机,“你们去我的房间,我表演给你们看。

  孔若君清晨给居委会主任照了两张像,他要用另一张照片做试验。

  孔若君进家门时,殷静已经和蒙面人在网上卿卿我我多时了。

  “不是说本市有两个这样的骷髅保龄球吗?”范晓莹打破沉默,她心疼殷静,她认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能以大弧线击倒殷静心中的所有幸福和希望之瓶,全中。

  家人跟在孔若君身后走进他的房间。

  孔若君又用<鬼斧神工>将那哈巴狗头接到居委会主任的脖子上,电视屏幕上自然又是一番忙乱:居委会主任的头又变成狗头了。孔若君再用另一张照片恢复居委会主任的头,没有作用!

  狗头:我哥回来了,我先去看你的照片,待会儿说感受。

  “另一个在作家郑渊洁手中。”殷雪涛说。

  孔若君坐在电脑前,他将数码相机里他的照片输入电脑,屏幕上出现他的照片。

  此时此刻,孔若君彻底明白了:只有他编程的<鬼斧神工>软件具有换头功能,只有换头的那张照片才能恢复被换者的原貌。

  蒙面人:估计你看了很失望。你哥可把你描述成仙女。

  “也许蒙面人认识郑渊洁,他是在郑渊洁家照的像。”范晓莹说。

  “这就是我编的<鬼斧神工>软件。”孔若君一边操作一边给他们解说,“现在我开始把贾宝玉的头换到我的身体上。”

  孔若君面对的是残酷的现实:备份有殷静换头的那张照片的磁盘被窃贼偷走了。如果找不到这张磁盘,或者窃贼已将磁盘中的殷静照片删除,殷静将使用贾宝玉的狗头生活终生。

  狗头:没那么辉煌。但也不会让你觉得丢人。

  “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殷雪涛说。

  “不可思议。”看到电脑屏幕上贾宝玉的头到了儿子身上,范晓莹感叹。

  孔若君清楚自己如果想恢复殷静的原貌,就必须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想起大海捞针这句话。

  蒙面人:觉得妻子长的丢人的男人不是人。丢不丢人不在脸上。

  “咱们先不要告诉小静,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咱们弄清楚照片上的这颗骷髅保龄球到底是不是咱们的再决定是否告诉她。再说了,就算真的是,也需要小静稳住蒙面人。以小静的性格,她知道后,不会不痛斥蒙面人。”孔若君说。

  “现在如果我按下”确定“键,现实中的我的头将变成贾宝玉的头。”孔若君通过鼠标将光标移到“确定”键上待命。

  隔壁传来殷静的笑声。

  狗头:我先去看你的尊容。我哥给我送来了。

  殷雪涛和范晓莹都点头同意。

  “算了吧,我们信了。”殷雪涛说。

  孔若君托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殷静的房间。王海涛告诉孔若君,当殷静看到电视上的居委会主任的头又变成狗头时,就开心地笑了,她还说与其来回变着玩还不如不变。

  孔若君将信封交给殷静。

  “我今天晚上就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孔若君说。

  孔若君义无反顾地按下了“确定”键。

  孔若君苦笑。其实昨天殷静已经接受了现实,今天居委会主任的异变先是给她以心理上的平衡,等居委会主任恢复后,殷静就不平衡了。现在居委会主任又复辟了,殷静就又平衡了。

  殷静拿出照片,说:帅哥呀!“

  “听说这人不好找,深居简出。”殷雪涛说。

  孔若君的头变得和殷静一模一样。

  “既然如此,为了让殷静好受点儿,就让居委会主任陪着她吧。”孔若君想,“我看那居委会主任变头后见有这么多记者围着她,挺兴奋的。刚才我恢复她后,她好象很失落。”

  “还是清河大学的学生,和咱们同龄。你的眼力真不错。”孔若君说。

  “我从小看他的书,再说他有自己的主页,我给他发电子邮件,说明事情的紧迫,他会见我的。”孔若君有信心。

  尽管有思想准备,范晓莹和殷雪涛还是目瞪口呆。

  孔若君毕竟阅历少,遇到这么大的事,他需要找人帮他拿主意。

  殷静哭了。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怎么还不吃饭?我都饿疯了!”殷静进来说。

  殷静像找到了知音,她情不自禁地抱着孔若君的头狂亲。

  “爸爸,我是孔若君。”孔若君在电话里听到爸爸的声音后说。

  “你怎么了?”孔若君问。

  孔若君赶紧更换电脑屏幕上的图案。

  贾宝玉吓的钻进床下。

  “你们看到那人的头来回变了吗?”孔志方问儿子。

  “如果我不能复原,他不会要我。”殷静抽泣。

  “蒙面人的照片呢?不还给我了?”殷静问。

  孔若君摸自己的头,还照镜子。

  “看到了。我有事找您。”

  “他说你就是猪八戒的妹妹他也要你。这人不错。”孔若君安慰殷静。

  孔若君从扫描仪里拿出杨倪的照片交给殷静。

  “快变回来吧!”范晓莹说。

  “什么时候?”

  “我如果是猪八戒的妹妹就谢天谢地了,我比猪八戒的妹妹难看多了。”殷静还哭。

  “还扫描了,放大呀?你们够隆重的。”殷静结果照片说。

  孔若君通过电脑恢复了自己的模样。

  “就现在。”

  杨倪通过ICQ的敲桌子功能呼叫殷静。

  孔若君说:“放大了看得清楚。”

  范晓莹和殷雪涛都松了口气。

  “现在不行,我正代表公司和客户谈一笔大生意,晚上吧?”

  蒙面人:看完了吗?评头论足吧。

  “你们都怎么了?”殷静看出父母脸上不对。

  “恢复殷静的关键就是找到那张磁盘?”殷雪涛问。

  “特别重要的事,我必须现在见你!”

  狗头:我很不安。

  “他们为你高兴。”孔若君说,“我也饿了,谁做饭?”

  “对。”孔若君说。

  “什么事?”

  蒙面人:我很丑?

  孔若君担心谁绷不住劲说漏了,他急于支走父母。

  “如果找不到呢?”殷雪涛觉得实在不容易。

  “我不想在电话里说。反正你怎么想这件事的重要性都不会过分。”

  狗头:你很帅,我担心……

  “我去做饭。”殷雪涛说。

  “一定会找到的!”孔若君说,“万一找不到,我就变狗头陪着殷静,和他作伴。”

  “王海涛还在你家?”

  蒙面人:为你的学历担心?没关系,明年再考,我辅导你。我有死记硬背的绝招儿。

  电话铃响了。

  “千万别这么想,我相信能找到。”殷静说。

  “他和宋智明都在。”

  狗头:大学请我我都不去了。

  殷雪涛接电话,是孔志方打来的,他找孔若君。

  “这个贼除了偷钱,还顺手拿走了磁盘和保龄球,说明他喜欢这两样东西。从明天起,我天天去保龄球馆转悠,看看有没有人用骷髅保龄球。”

  “你叮嘱他们,等你回去再离开,殷静身边不能没人。你现在来吧,我在公司等你。”

  蒙面人:应该有这种气魄。

  “若君,你爸找你。”殷雪涛说。

  “我也注意。”殷雪涛说。

  “谢谢你。”孔若君挂上电话。

  狗头:大学里好女孩儿特多吧?

  孔若君接生父的电话。

  “小静,谢谢你对若君的宽宏大量。”范晓莹说。

  孔若君向王海涛和宋智明交待后,拿上数码相机和<鬼斧神工>的备份磁盘去见孔志方。

  蒙面人:最好的不在大学里。

  “若君,咱们不是说好了,辛薇是最后一个吗?”孔志方使用明显责怪的口气质问孔若君。给辛薇变头后,孔若君要儿子发誓再不当白客。

  “谢谢你。”孔若君说。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急?”孔志方在公司会客室问儿子,“我提前轰走客户,弄不好老板会炒我鱿鱼。”

  狗头:在哪儿?

  “您是什么意思?”孔若君听不明白。

  “我还没说完呢,我有个条件。”殷静对孔若君说。

  孔若君关上门,将殷静异变的来龙去脉告诉孔志方。

  蒙面人:最好的是你。被有眼无珠的大学取消了入学资格。

  “你还装傻!你又弄了一个人的头!”孔志方怒不可遏。

  “你的条件我都满足。”孔若君说。

  “逗我?”儿子说完后,孔志方说。

  狗头:你的嘴很甜。

  “我又弄了一个?我弄谁了?”孔若君反问生父。

  “你帮我把一个人的头换了。”殷静说。

  “爸!我会跑这么远来拿你开涮吗?”孔若君说。

  蒙面人:我心更甜。

  “你打开电视看看!”孔志方怒气冲冲地挂断电话。

  “谁的?”孔若君,范晓莹和殷雪涛异口同声问。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孔志方审视儿子。

  蒙面人:希望这个月过的快一些,早些见到你。

  孔若君放下电话后急忙打开电视机。

  “辛薇。”殷静说。

  “绝对是真的。”孔若君说,“我是你儿子,你还能不了解我?这是装有<鬼斧神工的磁盘。”

  狗头:你要是真爱我,应该希望这个月过得慢一些。

  电视台正在紧急报道本市一位高中教师的头在1个小时前变成马头的新闻。顶着马头的教师在电视屏幕上晃来晃去。

  孔若君吓了一跳,辛薇是当今家喻户晓的女影星。

  孔志方接过磁盘看,然后看儿子。

  蒙面人:我的想象力很丰富,可我真的想不出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孔若君,殷雪涛,殷静和范晓莹都雕塑般凝固了。

  殷静说:“辛薇和我是高中同班同学。上高二,大导演汪梁到我们学校挑演员,我和辛薇进入了最终的候选人,汪梁要从我们两个中挑一个。辛薇和我是好朋友,她对我说,咱俩要凭真本事公平竞争,不靠别的。我答应了。没想到,辛薇背着我使用别的手段获选了。”

  “白客。”孔志方冒出这么一句。

  狗头:好在离真相大白不远了,让悬念再陪伴你最多一个月吧。

  殷雪涛和范晓莹同时看孔若君:“你干的?”

  孔若君明白了:“所以你一直嫉恨她?”

  “什么白客?”孔若君不懂。

  殷静和蒙面人一直聊到傍晚,谁也没吃午饭。

  “绝对不是!”孔若君大喊。

  “是的。”殷静承认,“她不光明正大。”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计算机领域将多一个名词:白客。”孔志方若有所思的说。

  殷雪涛和范晓莹几乎是同时下班回到家里。

  “别人也有<鬼斧神工>?”殷雪涛说。

  “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孔若君说。

  “相对于黑客?”孔若君有悟性。

  “不可能!”孔若君否定。

  “我也觉得不好……”殷雪涛说。

  孔志方点点头。

  殷静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殷静哭着说:“我的要求一点儿也不过分,如果当初被导演挑走的是我,我已经是明星了,有了自己的豪宅,我根本不可能给我爸来你们家。我不来,怎么会被你变成狗?可以说,是辛薇把我害成这样。我并不是让你永远把她变成动物头,什么时候我恢复了,什么时候你就恢复她,完全同步。”

  孔若君忽然想起昨天殷静曾经莫名其妙地问过他可否复制<鬼斧神工>。

  “……”孔若君看范晓莹和殷雪涛。

  “小静,你干的?”孔若君问殷静。

  “如果你们不同意,那你们就马上把我变回去。否则,我今晚就自杀。”殷静威胁说。

  “小静怎么会?”范晓莹制止儿子。

  “我答应你……”孔若君赶紧说。

  “小静昨天问我能不能复制<鬼斧神工>。”孔若君说。

  “咱们必须尽快找到那张磁盘!”殷雪涛说。

  殷雪涛在孔若君向殷静发问前就怀疑到是女儿的恶作剧,刚才电视台的记者介绍说到那变成马头的教师所在的校名时,殷雪涛心中就格登一下,那是殷静就读的高中。殷雪涛的初步判断是孔若君意志不坚定,再次被殷静说服戏弄她的中学老师。殷雪涛没想到是女儿独立当了白客。

  “爸爸是怕我哪天再要求哥哥帮我变别的人。”殷静说,“不会了,那我成什么人了?不过像辛薇这样的人却是要咱们教教她怎么做人。”

  “小静!”殷雪涛怒斥女儿,“你变了头是很痛苦,我们在为你想办法。你不能这样连续祸及他人。连有益传播艾滋病都是违法行为,何况故意换人家的头!”

  “护窗安好了?”范晓莹打岔,她想转移殷静的注意力,没准一会儿殷静就改变主意了。范晓莹对殷静让孔若君换辛薇的头很不安,她觉得这是犯法。此外,辛薇是范晓莹喜欢的影星。

  殷静大哭。

  “上午来安装的,挺结实。”孔若君说。“这楼上的住家几乎今天都安了。”

  “雪涛,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不要这样说小静,她也有她的难处……”范晓莹劝阻丈夫。

  “早安装就好了。”殷雪涛明白后妻的用意,“我看看安得怎么样。”

  殷静突然站起来,她声嘶力竭:“金国强!我杀了你!!”

  “哥,咱们什么时候给辛薇换头?”殷静锲而不舍地问孔若君。

  金国强?家人面面相觑。

  殷雪涛中止去视察护窗,静观事态的发展。

  孔若君猛然想起昨天他回家时贾宝玉的异常表现。

  “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孔若君怕殷静自杀。他发现殷静多变,一会儿一主意,想到了就要做。“

  “金国强来过?”孔若君全身不寒而栗。

  “现在。”殷静说。

  殷静哭诉经过。

  “咱们现在怎么去给辛薇拍照?”孔若君找借口拖延。

  家人都瘫在地上,只剩下殷静站着颤抖。

  “就是,今天这么晚了,辛薇又是大腕,找她肯定不容易,不定要过多少关呢。明天再想办法吧。”范晓莹说。

  殷雪涛骂道:“小静,你混!你糊涂!金国强是个什么东西,你还不清楚吗?你确实是狗脑子!”

  “不用找她就能给她拍照。”殷静说。

  “你冷静点……。”范晓莹泪流满面地劝丈夫。

  “怎么拍?”孔若君问。

  “贾宝玉,你给我过来!”孔若君趴在地上叫贾宝玉。

  殷静打开电视机,说:“过不了10分钟,就会有她,你去拿数码照相机,拍电视屏幕上的她。”

  贾宝玉知道没好事,它战战兢兢过来。

  家人这才想起,辛薇最近给一家制药厂生产的补钙营养品做广告,她天天在电视屏幕上鼓动如簧之舌并配以姿色苦口婆心不遗余力地诓消费者去买那钙。

  “你看到金国强进我的房间,你为什么不咬他?他给你香肠了?你是个笨蛋!”孔若君怒斥贾宝玉。

  果然,辛薇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她不辞辛劳地实践“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谬论。

  贾宝玉很委屈,它发誓再见到金国强一定咬死他。

  “从电视屏幕上拍照行吗?”孔若君能托就托。

  有人按门铃。

  “你翻拍橱窗里的照片都能给孙经理换头,电视屏幕怎么不行?”殷静说,“我拍。这也是创举。将来影星都不敢上电视了。”

  殷静看门外是孔志方,就开了门。

  殷静拿起数码相机。

  孔志方进屋看见一屋子人都躺在地上,他对孔若君说:“我很后悔给你买数码照相机。”

  “广告完了。”范晓莹提醒殷静,她为辛薇庆幸。

  “不是若君的事,你不要不分青红皂白。”殷雪涛对孔志方说。

  “您放心,她闲不住。”殷静更换频道。

  “还能有谁的事?”孔志方说。

  辛薇风尘仆仆转眼飞到了几千公里外的电视台继续为那钙涂脂抹粉。

  殷雪涛冲殷静努努嘴。

  殷静手中的数码相机的闪光灯亮了。

  范晓莹将孔志方拉进他们原先的卧室,详述原委。

  孔若君迫不及待凑过去看效果。

  孔志方也没能控制住自己不瘫在地上。

  殷静洞悉了孔若君,她对他说:“你如果说这张照片不清楚,你就堕落成为和辛薇一样的信口雌黄的人了。”

  谁都清楚,金国强这种人成为白客,说是世界末日都有可能。

  孔若君忙改口:“清楚……真清楚……”

  “咱们要赶紧制定对策!”孔志方对前妻说,“除了殷静,你把他们都叫来。”

  “咱们开始吧?”殷雪涛句句话扣题。

  孔志方觉得现在暂时不让殷静知道蒙面人有骷髅保龄球比较稳妥。

  孔若君,范晓莹和殷雪涛面面相觑。

  殷静对于家人将她排斥在外商量对策大为不满,但她没有办法。

  “我现在就去死,你们谁也不能拦我。割腕。”殷静往自己的房间走。

  关门前,孔若君反复警告殷静不要将家里发生的事告诉蒙面人。殷静说你当我是弱智呀,说完她自己又说自己确实是弱智。

  贾宝玉叫。

  “首先,咱们应该马上确定蒙面人照片上的骷髅保龄球是不是咱们的,如果是,咱们再想办法从他那儿拿回有小静照片的磁盘。”孔志方说,“上帝保佑蒙面人没有覆盖那张磁盘!”

  “没人说不换呀!给辛薇也换上贾宝玉的头?”孔若君拦住殷静。

  不能轻易报警,我担心惊动金国强后,他会将<鬼斧神工>放到网上,谁都可以下载,那可就真是天下大乱了。“殷雪涛说,”我比你们了解金国强,他现在绝对不会把<鬼斧神工>传出去,他要垄断。我奇怪他为什么没有删除若君电脑里的<鬼斧神工>。以金国强的品质,他应该这么干。“

  “我没那么傻,换贾宝玉的头,她会怀疑到咱们。你等等。”殷静到她的房间拿出一本画册。

  孔若君说:“也许他没有时间了。我在楼下就听见贾宝玉叫。”

  “就换它。”殷静指着画册里的一张兔子的照片,说。

  “只要咱们不惊动他,他不会传播<鬼斧神工>。咱们先不要报警,再说,警察里也不是没有坏人,谁都可以复制<鬼斧神工>当白客。”殷雪涛说。

  孔若君明白自己倘若再不举起数码相机翻拍这只眼睛血红的兔子,殷静随时可能切腕自绝于人民。这丫头的倔劲上来了,谁也拦不住。

  “现在我就和若君去找郑渊洁核实骷髅保龄球,如果真是蒙面人干的,咱们再定方针。”孔志方说。

  孔若君翻拍完兔子后,大家站在原地不动。

  孔若君说:“我通过因特网和郑渊洁联系。”

  “特沉重是不是?”殷静说,“实话说,我也有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最后正义占了上风,我要替天行道。我很感谢哥哥创造了白客。我刚才想了,即使哥哥没把我变成狗头,我现在也会心甘情愿地以我变狗头为代价换取让辛薇变兔子头。她对我的伤害太大了。我进这家门后只是对哥哥冷淡些,哥哥就高考落榜了。而我原来和辛薇平起平坐的人哪!如今她是什么,天皇巨星!我又是什么?无名鼠辈一个!”

  “但愿他在网上。”范晓莹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殷静声泪俱下。

  1小时后,孔若君和孔志方坐在郑渊洁家的客厅里。

  “小静,”殷雪涛说,“除了世界首富和世界首穷,所有人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幸福和痛苦的秘诀在于,幸福的人比下,痛苦的人比上。”

  “对不起,打扰您了,很急的事。”孔志方拿出儿子使用打印机打印的杨倪的照片递给郑渊洁:“您认识这个人吗?”

  “都往下比,人类历史还能前进?”殷静反驳。

  郑渊洁拿起杨倪的照片看,他摇摇头,说:“不认识。”

  殷雪涛张口结舌。

  “您有一个骷髅保龄球?”孔若君问郑渊洁。

  “咱们走。”孔若君拿着数码相机率先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郑渊洁点头。

  范晓莹和殷雪涛步履沉重地跟在后边。

  “别人借走过吗?”孔若君又问。

  不知为什么,殷静的泪水撒了一路。贾宝玉跟在后面舔地上的泪水,它边舔边哭,越舔越多。

  郑渊洁摇头。

  孔若君坐在电脑前,他什么也不说,将数码相机里辛薇和兔子的照片偷渡进电脑。范晓莹注意到,儿子的手在微微发抖。

  孔若君和孔志方现在确定无疑蒙面人起码和盗窃磁盘的人有关系。

  孔若君操纵鼠标用<鬼斧神工>将兔子的头安插到辛薇的身上。殷静,范晓莹和殷雪涛站在孔若君身后看。

  “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向我提出这些问题吗?照片上这个人是谁?你们干吗对骷髅保龄球感兴趣?”郑渊洁说。

  屏幕上出现了“确实要完成此次移花接木吗?”的询问。

  孔若君看看爸爸,他觉得可以信任郑渊洁。孔志方点点头。

  孔若君将光标放到“确定”健上。他感觉那不是光标,是铡刀。是国民党匪徒切刘胡兰的头使用的那口铡刀。

  孔若君问郑渊洁:“您从电视上知道人头异变的事了吧?”

  “慢!”殷雪涛大声说。

  郑渊洁说:“我有10年不看电视了。”

  “慢”字传进孔若君和范晓莹的耳膜,变成了绿林好汉劫法场时喊的“刀下留人”。

  “报纸上也报道了。”孔志方说。

  3个人都看殷雪涛。

  “我有8年不看报纸了。我是从网上知道的。”郑渊洁说。

  “我有个条件。”殷雪涛看殷静。

  孔若君尽量简要地告诉郑渊洁<鬼斧神工>的事。

  不等殷雪涛说,殷静就说:“我保证,辛薇的头是我要求换头的最后一个人。”

  “真没想到,变头的原因是这样。”郑渊洁感叹,“生活本身就是童话。连童话都不敢这么写,写出来谁信?”

  殷雪涛说:“说话要算数。”

  “事情结束后,我们将结果告诉您,您写本书。”孔若君对郑渊洁说。

  殷静像美国总统宣誓就职那样举起手,说:“我发誓。”

  “一言为定,书名就叫<白客>。”郑渊洁说,“作品写完后,拿我的骷髅保龄球当封面。”

  “我还有一个条件。”殷雪涛说。

  “说起来,白客的事还跟您有关系。”孔若君说。

  殷静皱眉头。贾宝玉喜欢这个表情,它偷偷模仿。这两天,贾宝玉从殷静脸上学到不少过去他无法正确掌握的面部表情。

  “跟我有关系?”郑渊洁惊讶。

  “咱们要为白客保密,谁也不能泄露出去。”殷雪涛忧心忡忡地说,“<鬼斧神工>流传出去,这世界就完蛋了。你们仔细想想!谁没有仇人?嫉妒比自己强的人有多少?”

  “我最初在电脑里换殷静的头,是受2000年6月号<童话大王>的封面启发,那期的封面是您同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的合影。”

  “绝对不能传出去。”范晓莹说。

  “这么说,我是白客的源头了?”郑渊洁笑。

  “现在知道这件事的只有5个人,不能再扩大了。”孔若君说。

  “您对人的研究比我们多,您认为我们应该怎样从蒙面人手里拿回磁盘?”孔志方问郑渊洁。

  “找到那张磁盘,恢复殷静后,立即彻底销毁<鬼斧神工>。”范晓莹说。

  “他可能是坏人。”孔若君说。

  “其实拿<鬼斧神工>收拾坏人不是很好吗?”殷静说。

  “再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就像再好的人也有坏的一面一样。”郑渊洁说,“刚才你们说了,蒙面人很爱殷静,这是说服他交出磁盘的基础。”

  “最终肯定是坏人拿它收拾好人。”殷雪涛说。

  孔志方和孔若君对视,他俩觉得郑渊洁的话有道理。

  “爸爸骂我?”殷静噘嘴。

  郑渊洁站起来:“这是孤注一掷。你们好象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了。我等你们的结局再动笔。”

  贾宝玉苦练这个表情。作为宠物,撒娇和嗔怪是贾宝玉喜欢的表情,但它和祖先一直没找着到位的向主人表达的方式。

  孔志方和孔若君起身告辞。

  “其实拿<鬼斧神工>收拾坏人不是很好吗?”殷静说。

  “最终肯定是坏人拿它收拾好人。”殷雪涛说。

  “爸爸骂我?”殷静噘嘴。

  贾宝玉苦练这个表情。作为宠物,撒娇和嗔怪是贾宝玉喜欢的表情,但它和祖先一直没找着到位的向主人表达的方式。

  “都答应不外传<鬼斧神工>?”殷雪涛特别看女儿。

  “我答应。”孔若君,范晓莹和殷静都说。

  殷雪涛冲孔若君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确定”了。

  “来人!给我拉出去斩了!”殷静说。

  殷雪涛瞪殷静。

  孔若君做深呼吸,他依然下不去手,他想起从电影上看过刽子手在行刑前都喝酒。

  “我要喝酒!”孔若君说。

  “胆小鬼。”殷静拿开孔若君的说,她按下了“确定”键。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白客诞生,出人意料的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