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边的小豆豆,第十五章

2019-10-17 20:01栏目:联系我们
TAG:

  出征,终于轮到在巴学园受大家喜欢的杂役小良了。其实,他是一位比学生们要大得多得多的叔叔,可是大家都怀着亲昵之情称他为:

巴学园,是1937年小林宗作创办的实行幼小一贯教育的学校。后来巴学园因为在东京大轰炸中被毁而被废止。巴学园在黑柳彻子的《窗边的小豆豆》中登场,在书中,巴学园是一个深受孩子们喜欢的学校。

  “小良!!”

一直以来,我以为黑柳彻子写的《窗边的小豆豆》是只属于小学生的读物,也就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本书对我们教育者来说,是可读可不读的。可当我读完,才深知这本关于成长,关于教育,关于爱的书确实值得我们老师一读。

  他是在大家遇到困难的时候的救命之神。小良什么都会干,平时他只是不声不吭,脸上总是笑嘻嘻的,可是他随时都掌握着孩子需要他帮忙解决的问题。那次小豆豆没注意到厕所掏粪口上未盖混凝土盖子,从远处跑来,落进齐胸深的粪池里,他立刻把小豆豆捞上来,并且不嫌弃地给她洗得干干净净。

图片 1

  小林校长先生为了送别出征的小良,对大家说:

读完后与同事交流读书体会,有同事说,这书里面的东西我们根本学不了,有些事我们也做不到。我们去哪儿弄电车教室?我们怎么才能实施从最喜欢的那门功课开始学习?我们怎么做到上午学习,下午散步?现在在特别敏感的安全问题面前,我们又怎么敢让学生去游泳?哪儿有游泳池?怎么可能全校学生在礼堂里露营?怎么可能让学生在地板上涂画?等等。

  “我们开个茶话会吧。”

确实,同事说的这些,我们是做不到。可我们从巴学园中能学到的东西还是有好多。我分明从巴学园里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尊重”二字,而且,这两个字,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茶话会?”

尊重学生,就要耐心倾听。心理学认为,一个人将悲伤、委屈、苦闷等抑郁之情通过向自己信任的人诉说而合理地发泄出来,可求得心理平衡,保持心理卫生。善于倾听,也是一种教育艺术。

  怎么回事?大家高兴极了,懂得了完全不懂的事物是值得高兴的。当然,孩子们还理解不到小林老师不叫“送别会”而叫“茶话会”的心意。如果叫送别会,大孩子立刻就会明白那是个悲戚的集会。然而,谁也闹不清“茶话会”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在兴奋。

我想,小林宗作先生一定是深知这些道理的。正因如此,小林宗作先生在小豆豆来到巴学园的第一天,是这样做的:

  放学后,小林老师告诉大家像吃午饭时那样用桌子在礼堂摆成个圆圈儿。大家围成圆圈儿就座之后,小林老师发给每个一条细细的烤鱿鱼干,这在当时,已经算是了不得的美味了。然后,老师与小良并排而坐,并把装有一点儿酒的玻璃杯放到小良面前,这就是配给出征的人的。校长先生说:

 “好了,你跟老师说说话,说什么都行。把想说的话,全部说给老师听听。”

  “这是巴学园的首次茶话会,要把它开成欢乐的会。大家有什么话要对小良讲的,就请讲吧,不但对小良,同学之间有什么话也可以讲。一个人一个人讲,站到中间讲。好,开始吧。”

“已经没有了吗?”

  如果说在学校里吃鱿鱼干是第一次,那么,看到跟大家坐在一起,并且一点儿一点儿地喝着酒的小良也是第一次。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没有了吗?”

  一个接一个,面向小良站立,说出自己的想法。开始都是说些个“您走啦”、“注意不要得病”一类的话,当小豆豆班的右田君说出“下次我从乡下给大家带葬礼馅馒头来”的时候,已经掀起哄堂大笑了。

当小豆豆再也无话可说的时候,校长先生站了起来,用温暖的大手摸了摸小豆豆的头,说:“好了,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

  事情是这样的,右田君总也忘不了在一年前,他在乡下吃过的葬礼馅馒头的味道。打那以后,一有机会他就说给大家带来,可是直到如今一次也不曾带来过。

这么长的时间里,校长先生一次也没有打呵欠,一次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样子,先生整整听了小豆豆说了四个小时的话。

  校长先生乍一听这个右田君的“葬礼馅馒头”的词儿,不由得面起瘟色。一般说来,这是个不吉利的词儿。一想,这个词儿的确是右田君的天真无邪的“让大家吃上好东西”的意愿,也就随着大家一起笑起来了。小良也大笑起来了,右田君对小良也一直说“带给你”。

尊重学生,就要放低自己。当大荣君扯小豆豆的辫子,小豆豆去向小林先生“告状”:

  大荣君起来表决心:

“小豆豆一边抽泣,一边敲了敲门,校长先生打开门,像平时那样弯下腰,让自己和小豆豆一样高,问:‘怎么啦?’

  “我要成为日本首屈一指的园艺家。”

校长先生对小豆豆的“告状”自然也是认真的。因此,大荣君站到小豆豆面前,大声说:“对不起。刚才我不该拉你的辫子。我被校长先生教训过了,他说对女孩要友好,一定要尊重女孩,爱护女孩。”

  大荣君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园艺家的孩子。青木惠子默默地站起来,像平时那样,面带几分羞意地笑笑,恬静静地鞠个躬,又返回座位上。小豆豆旁若无人地走到中间,继小惠子之后鞠了躬,说道:

 “让自己和小豆豆一样高”,这,不正体现出校长先生对孩子的尊重吗?

  “小惠子家的小鸡在半天空飞,这是我最近看到的。”

还有,校长先生处理这起“告状”事件的方式,也体现了他对孩子的尊重。他不是把大荣君叫来,然后让大荣君和小豆豆当面“对质”,不是硬性地让大荣君向小豆豆道歉。而他私下里做的工作,却使他的教育让大荣君心悦诚服。

  “有受伤的猫狗请拿到我这儿来,我负责给治。”天寺君说。

反思我们自己呢?多少年来,我们之中一直还有人在信奉着“师道尊严”,以为教师就是神,老师的话就是圣旨,放不下架子,自然也就走不进学生心里。这样,何谈与学生有融洽的师生关系?所谓亲情师,信其道。教师放不下架子,又怎么能与学生友好相处?

  高乔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桌下钻出,站到礼堂中央,精神抖擞地说:

尊重学生,就要相信学生。小豆豆的钱包掉进厕所里了,她决定从厕所后面的掏口里找出来,她努力地把粪池里的脏东西掏出来,这些脏东西越堆越高。

  “小良,谢谢您。所有的一切,谢谢您。”

这时,小林先生从这儿经过,他没有对小豆豆的行为生气而指责,也没有去设法帮助她,而是很信任她,“稍微把脸凑近了小豆豆的面孔,像好朋友似的说:‘弄完以后,要把这些全都放回去,啊。’在小豆豆成年后,她认为,校长先生这样的信任,绝对是把小豆豆当作一位很有人格的人来尊重。

  税所爱子说:

还有,巴学园里,学生上课的时候,座位可以根据当天的心情和方便,每天都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座位。

  “小良,有一次我摔倒,是您给我扎的绷带,谢谢您,我不会忘记的。”

在第一节课开始的时候,教师就把当天要上的所有的课,还有每一节课所要学习的所有问题点,满满地写在黑板上,然后说:

  在俄日战争中有名的东乡元帅是税所祖父的弟弟,还有,她是明治时代以和歌胜地的歌人而闻名的税所敦子的亲戚。税所从来没有亲口说过这件事。

“下面开始上课,从你喜欢的那门课开始吧。”

  小美代是校长先生的女儿,所以跟小良最要好,可能是这个原因,她眼里噙满了泪水:

让学生自由选择座位,让学生从自己喜欢的那门课开始学习,不都体现着对学生的信任吗?

  “请保重,小良,写信啊。”

尊重学生,就要关爱每一个学生。“然后呢……”这是校长先生在午饭时学生进行“说说看”这项活动经常用到的句子。即使说话最不流利的学生,也会在他的关爱下进行交流。小林先先生认为:“以后,孩子们能够在别人面前,清楚、自由、毫不羞涩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是绝对必要的。”

  小豆都有很多话要讲,不知从何说起。还是决定说:

校长先生在开运动会的时候,特意设计了适合高桥君的项目,让他可以取得好成绩。为了使高桥君、泰明这样身体上有障碍的孩子能够去掉自卑心理,以及“我比别的孩子劣等”的想法,校长先生尽了他能做到种种努力。

  “您走了以后,我们每天还开茶话会!!”

我想,仅仅“尊重”这两个字,就足以值得我们这些教育者好好地学习了!

  校长先生和小良都笑了,大家,包括小豆豆在内也都笑了。

或许,当我们做到了真正尊重学生的时候,学生就不会再“盼望着下课,盼望着放学”,而会把我们的校园当成乐园,那时,我们的校园就能真正变成和谐的校园!

  小豆豆说的话,从第二天起果真成了事实,大家一有空,就结成小组开始完“茶话会游戏”。舔吮着代替鱿鱼干的树皮等,慢慢喝着充作酒的玻璃杯中的清水,有谁在说:

  “给你们带葬礼馅馒头来。”

  于是大家欢笑,然后说出各自的想法。没有吃的,但是茶话会依然是欢快的。

  “茶话会”是小良留给巴学园的最佳礼品。当时大家想都未曾想过,“茶话会”其实是大家即将分手前,在巴学园的最后的会心的游戏。

  小良乘着东横线出发了。

  与善良的小良擦肩而过,美国的飞机出现在东京上空,每天投掷炸弹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一分快三平台|一分快三在线稳定计划|一分快三全天免费计划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窗边的小豆豆,第十五章